美国人对中国的看法真的简单吗

南口残阳 收藏 0 382
导读:有一些中国人抱怨美国人对中国看法简单,无独有偶,其他国家的人也常常觉得美国人对世界事务看法简单。美国人对中国的看法真的简单吗?答案好像不是一个简单的“是”与“否”就可以回答的。那样的话,似乎过于简单了。   持有美国人对中国看法简单的人,可能不太了解美国人的实用主义精神和直来直去的沟通文化。首先,美国人生活在一个高度市场化的国家,日常生活的衣食住行等各个方面,与市场息息相关,市场上的风吹草动对美国人有立即和明显的影响。比如,最近油价居高不下,每加仑超过四美元,对于失业和收入低于通胀的美国人来说,雪上加

有一些中国人抱怨美国人对中国看法简单,无独有偶,其他国家的人也常常觉得美国人对世界事务看法简单。美国人对中国的看法真的简单吗?答案好像不是一个简单的“是”与“否”就可以回答的。那样的话,似乎过于简单了。


持有美国人对中国看法简单的人,可能不太了解美国人的实用主义精神和直来直去的沟通文化。首先,美国人生活在一个高度市场化的国家,日常生活的衣食住行等各个方面,与市场息息相关,市场上的风吹草动对美国人有立即和明显的影响。比如,最近油价居高不下,每加仑超过四美元,对于失业和收入低于通胀的美国人来说,雪上加霜。美联社的民调发现,1/4的受访者表示,高油价对他们生活影响严重,两部车变为一部车的家庭在上升,购买省油型车的人明显地增加,以至于畅销的省油车型缺货。又例如,中国的崛起带动了学中文的热潮,到中国短期留学的美国学生,数量空前。所以,一般美国人对中国的看法,往往从与己相关的角度,注重实用。


同时,美国一般民众对中国的看法持平,利弊互见,而非简单化。皮由传媒研究所(Pew )在年初做的调查发现,美国人已经从重欧转到重亚,该民调见报于《华尔街日报》,并将此看法转变描述为“史无前例”。接近1/3的受访者表示对有关中国的新闻有兴趣,而对其他国家如英国还不到关注中国的一半。据世界舆情调查所收集的多年民调,美国民众认为中国是崛起的经济大国,虽然中国成为美国在经济上的竞争对手,美中贸易对美国有负面影响,但是他们肯定中国的高速经济发展。同时,他们并没有将中国视为军事威胁,或者是敌对国家。


其次,美国文化尊重不同意见。所以,在沟通上美国人喜欢直来直来,开门见山,直抒己见。对于东方文化所看重的客套、避免撕破脸的沟通文化,美国人并不认同。其实,美国人在自己人之间,都会直言不讳,不会台面上说一套,背后说一套,而是表里如一。这种直来直去的沟通习惯,有时会让别国人觉得美国人天真。

以上的解释似乎把“美国人对中国看法简单”的看法简单化的,其实美国人看中国是复杂化的,他们把了解中国当成一门学问,在大学设有硕士和博士学位。美国的中国研究不论是人员上和研究机构数量上还是对华政策影响上,世界无敌。设有中国研究专业的学校多为名校,例如东岸的耶鲁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和密歇根大学,以及西岸的斯坦福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这些学校中国研究所培养出来的学生是“中国通”,属于美国社会的知识精英的一部分。当前,中国研究的领军人物和王牌专家有傅高义(E zra F .V ogel)、何汉理(H arryH arding)、李侃如(K enLieberthal)、沈大伟(D avid Sham baugh)等人。


有媒体将中国通形容为“美国的大脑”,实不为过。他们有两大渠道来发挥影响力:进入政府部门直接参与政府决策,或者服务于非官方的智库。在做官方面,加州大学的谢淑丽(SusanShirk)曾出任克林顿政府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即为一例;目前李侃如是奥巴马中国顾问团的成员。他们当中对美国的对华政策最有影响的,莫过于总统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基辛格博士。基辛格被公认为国师级的战略思想家,近几代美国总统在对华政策上,都咨询过他。有媒体评论者说,基辛格因在哈佛师从史学大师艾略特的缘故,他认为没有深入了解一国文化及历史,就不可能理解该国的政治和政府。他常常引述中国历史作为其政策的支撑点,其新著《论中国》充分展现这样的视点。基辛格在接受《华尔街日报》的专访时说,他和当今中国的高层都有面对面的接触,但对于中国领导人的看法,他从不单凭印象。

在服务智库方面,中国通遍布美国各大智囊思想库,包括如布鲁金斯学会、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传统基金会以及外交关系委员会。他们把中国问题的深刻看法,通过到国会作证、举办学术研讨会等形式,影响政府的决策。笔者曾经在一次研讨会上跟传统基金会的一位智囊交谈,他的看法敏锐,对中国的了解既有洞见,又有前瞻性。所以,就如何看中国,美国早已经建立起了一个亦学亦官的体系,中国通们看中国既有理论性的研究,又有操作性的美国对华政策建议。当然,他们以美国的价值和美国的利益作为出发点。


介于一般美国民众和精英中国通之间的,是美国的传媒,他们也扮演着如何看中国关键的角色。这是因为精英专家的看法,需要通过新闻记者,向美国大众传播,形成公众舆论,进而影响政府决策。每个大型智库都设有公关部门,密切和大媒体沟通。例如,卡内基基金会设有中文网站,并在网上发行《卡内基中国透视》,通过该刊物发表最新的对中国看法。另外,美国智库经常在华盛顿和纽约举办学术研讨会,邀请媒体和政府一起参加。会后,传媒大多会作深入报道。华人传播学者张赞国曾经从消息来源上,分析了《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他发现这两份在美国最有影响力的报纸在对中国的报道上,白宫行政部门是最大的消息来源,而记者写报道的形式包括匿名消息来源、新闻发布会和演讲。


更为重要的是,记者,特别是驻华特派记者,早已成为美国精英的一部分。对中国的报道在1977年中美建交后,深度明显加深,具有很强的专业性。有趣的是,在美国驻华记者中,许多也成为中国通,不仅为传媒写报道,而且著有看中国的专著。例如,《纽约时报》的克里斯托弗著有《中国醒来》一书;另一个时报记者,南卡大学的校友泰勒写有《六个总统和中国》的专著。《洛杉矶时报》的外交专栏作家詹姆斯·曼,写有三部观察中国的著作,他在谈如何看中国时说,要了解中国“有简单化的冲动是可以理解的。不过中国太大了,太复杂了,太不同了,不可能以单一的角度来看。对于中国,不能有简单化的公式来解释。”


中国人还能抱怨说美国人对中国的看法简单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