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科大45名学生未参加高考 教育部未明确回应

zj51xm 收藏 0 339
导读:昨日是高考的第一天,备受关注的南科大45名学子无人参加高考。记者昨晚从南科大学生获得证实,据学生介绍,此前在南科大布置了两个考场,但是昨天并没有学生去考试。 校长称拒考不是否定高考 昨日上午,南科大在校内准备了两间高考教室,因为无人领试卷,在考试过了15分钟之后,上午两个考场的考试被迫取消。 媒体报道称,在得知南科大无一人赴考的消息后,南科大校长朱清时表示,孩子们的拒考并不是对整个高考制度的否定,高考在当下比较起来仍然是唯一相对公平的选拔方式,但是不能“一刀切”,教育制度应该允许百花齐放,

昨日是高考的第一天,备受关注的南科大45名学子无人参加高考。记者昨晚从南科大学生获得证实,据学生介绍,此前在南科大布置了两个考场,但是昨天并没有学生去考试。


校长称拒考不是否定高考


昨日上午,南科大在校内准备了两间高考教室,因为无人领试卷,在考试过了15分钟之后,上午两个考场的考试被迫取消。


媒体报道称,在得知南科大无一人赴考的消息后,南科大校长朱清时表示,孩子们的拒考并不是对整个高考制度的否定,高考在当下比较起来仍然是唯一相对公平的选拔方式,但是不能“一刀切”,教育制度应该允许百花齐放,而南科大就是这百花齐放中的一朵小花,一颗小草。


朱清时校长表示,并不是说现在到了取消高考的时候,但是可以允许多元化的选拔人才方式,可以留个很小的口子,比如南科大的“自主招生、自授学位”,否则“一刀切”会把创新人才切掉。对于网上很多人关心的孩子们拒考会带来的牺牲、悲壮一说,朱清时表示,等这些孩子们长大,他们会为南科大的经历骄傲,不是牺牲,而是一种财富。


教育部门未明确回应


教育部目前仍未对南科大学生拒绝参加高考一事做出进一步回应。此前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曾就新华社记者的提问做出了回应。续梅表示,教育部已在去年经过专家评审,在评审基础上,同意南方科技大学进行筹建。“既然同意筹建,也是支持南方科技大学将来在筹建的基础上,能够开展一些教改方面的探索。”她同时还表示,任何改革首先要坚持依法办学,要遵循国家基本的教育制度,以制度来保障学生的合法权益。


昨天深圳市教育局有关负责人在电话里表示,他尚未得到发布有关南方科技大学事情的授权。相关评论见A02版


■ 探访


高考首日他们上外教课和微积分


南科大有的学生搬到旅馆,有的请假回家,留校学生继续上课


6月7日,高考第一天。南方科技大学内高考考场无一位同学进入。上午,留校的同学上了英语外教课,讲的是福岛核泄漏事件。下午,他们在老师的带领下一起做了微积分题。


昨晚九点多,记者赶到南方科技大学学生宿舍,仅有几个宿舍亮着灯。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同学告诉记者,今天全班大约有六七位同学留校上课,十几位同学因为拒绝参加高考搬到某一旅馆了。剩下的十多位同学则请了五天假回家过端午节。“也许他们会在家里参加高考吧。但我希望他们不会。”这位同学说,无论如何,大家都不能在南方科大参加高考。“这是一个原则问题。”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同学介绍,教育部要求南方科大参加高考的消息传来后,深圳市教育局考试教育学院的老师向同学们许诺,“如果参加高考,毕业后会有两个文凭。一个是南方科大颁发的文凭,一个是教育部颁发的文凭。”


据了解,6月3日,布置南科大高考考场那天,班里的几位同学相约去看了。考点就设在当初他们入学的考点。


对话1 南科大学生


“希望回到正常学习状态”


新京报:现在在学校学习和生活的怎么样?


南科大学生:很充实。我们所学的知识互动性非常强,需要我们不断思考。老师们也非常可爱,讲的课都很精彩,这样的课让我的思维发散能力和创造能力有很大的提高,我很享受。


新京报:今天都没去考试,是事先约定好的吗?


南科大学生:大家都很反对参加高考,这一点大家想法是一致的。我们已经开始在南科大学习了,而我们感觉这种学习方式是非常适合我们的,没必要再去重考一遍,走这个形式。


新京报:学校有人给你们做工作,让你们参加高考吗?

南科大学生:有,还有教育部门的人说,让我们参加高考,对学校和学生都有好处。但是,不参加高考是我们最心底的意愿,我们应该遵从它。


新京报:你不害怕前途受影响吗?


南科大学生:现在的社会靠的是能力,不是文凭。从选择报考南科大的那一刻开始,我已经不在乎文凭了。


新京报:怎么看这件事?


南科大学生:这件事让我们更成熟了,能够更客观和理性地看待这个社会。我们不是反对高考,只是对让我们立即高考这种“突击高考”的方式很不理解,当然我们也知道教育部门的苦衷。我只希望让我们快一点回到正常的学习状态中。


对话2 教育专家


“要他们高考不符合政策”


新京报:南科大虽然有两个高考考场,但是并没有学生参加高考。你觉得他们是在冒险吗?

熊丙奇(21世纪教育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南科大的同学没参加高考,我是比较赞赏的。他们的做法坚持了南科大办学的初衷:自主招生、自授学位。


他们现在表现出的勇气,会让南科大继续坚持自己的办学宗旨。


新京报:这些南科大学生都是高二学生,让这些学生参加高考是不是又有悖现行政策?


熊丙奇:让这些学生参加高考,的确不符合现行政策。南科大没有招生权就招生,是“违规”的,现在要学生参加高考,同样也“违规”。


但是,南科大的做法是符合《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的,将来就是要依照这个规划纲要修改法律法规,这样就不是南科大违规了。


新京报:这些南科大学生来自不同省份,并非都是深圳户籍,却让他们在深圳参加高考,这是不是涉及到异地高考问题?


熊丙奇:这也是问题。根据现行制度,就算他们高考,他们也要在原籍考,这也涉及到与现行法律法规冲突的问题。


总之,我觉得,允许南科大的学生不参加高考,这种探索是教育部门的上策。cw201168sw


南科大的学生拒绝参加高考是一种勇气。南科大有没有招生资格、考生有没有办法填报志愿,要求这些学生参加高考是否有悖高中非毕业生不得参加高考的规定等都是操作上的问题,思想上的问题不解决,操作上就会产生很多问题,关键是看要不要改革,要怎样改革。——王旭明(教育部原发言人、语文出版社社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