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申明:所谓哲学的角度,就是从人类社会发展的全部历史业已给出的现实角度。


因此,站在当下历史的高度,我们生存其中的世界,是被人类历史上形成的多个文化圈共同包围的世界;也是通过不同国家、区域集团参与全球经济生活的实践文化,以其作为市场载体、文化主体的双重资格(而将彼此作为利益交关的功能载体、相互类属的劳动对象),给予自身和他者全面社会改造的属人世界。


从文化圈上划分,目前世界的文化圈,包括中国和东方文化、欧美文化和西方文化,***文化、印度文化、斯拉夫文化、非洲文化、拉美文化,等等。这些文化还可以再分。但有一点必须认同:所有文化圈的扩张与形成,既反映了不同民族之间各种社会力量的相互对比,又反映了国家社会之间在制度文化上的文明推进。因此, 世界"文化圈"的划分,主要由两个方面决定。一是某种社会力量能够从特定民族(特别是"大民族")的生活方式中汇集一起、流传开去的地域范围,二是不同民族国家的文化传统及其历史进程,凭借语言、宗教、风俗习惯,通过学习教育、法律制度、行为规范等社会因素,而在制度文化、社会体制和产业结构上,在一定区域内将这一文明进程延续下去的世界性分布。这两个方面的交互过程、彼此递进,是构成世界性文化格局的主要因。宏观地看,前者更多地受到地域资源、种族文化、地理构造和海洋分布等自然因素的交互作用与影响。后者更容易从国家社会的发展中、区域经济和世界经济的互补中,受到来自他们/它们制度文化、运行体制和结构性约束等方面,规范给民族国家和类群文化整体的文化牵引。进一步说,人类社会通往未来的历史进程,正是在这种世界性文化格局的背景下,通过来自不同文化圈层之间的文化模仿、文化预设与文化互构而共同推进的。


但是从全球一体化的发展视野看,每个文化圈又都是由参与全球经济生活的市场载体和文化主体(历史上生成的所有民族国家、区域集团)来构成。显而易见,就市场化运作通行于全球经济的社会运行方式而言,每个文化圈的社会构成,必定是相应民族国家和区域集团在参与全球经济生活的实践文化中来完成。因此,这一文化圈中的“文化主体”,不再是有别于我、凸显特定社会学意味的研究对象,而是缔造一方历史、创造一定文化,并以市场载体和文化主体资格参与全球经济生活的民族国家和区域集团。


根据这一发展视野,无论在观察属人世界的观念方式上,还是在变革社会现实、引导历史转型的实践文化上,都把人类盘整历史、谋划未来的发展进路,悬系在民族国家、区域集团和世界经济这三者之间发展互构的文化原点上。这是把人作为一个族类存在的认识(逻辑)原点,也是所有民族国家、区域集团把自身的实践文化建构其上的发展原点。


推广开来,人和对象世界构成对象化联系的一切(宗教的、艺术的、经济的、文化的、科学的、政治的、技术的、哲学的),都是在把人作为一个族类存在的生命活动及其社会构造中历史发生。这是由全部存在贯穿于人类生命活动的普遍性,和科学发展在人和对象世界之间始终保有对象化关系的实践性这两个方面的人化性质决定的。所以,从人类统观世界的角度说,把人作为一个族类存在的实践文化不仅可以确定全部存在的社会功能和性质,还是整合未来科学发展的人化构造与期冀,探索自然宇宙的什么维度和前提。


不仅如此,从人类劳动变换自然的角度说,人类总是把适合在自己文化类群(生产生活)的社会一般尺度(宗教的、艺术的、经济的、文化的、科学的、政治的、技术的、哲学的),作为他们适用到对象方面的人化约定。具体说来,在人类变换自然的社会劳动中,需要仰赖方方面面的社会机能与功能载体;它们之间是按照变换自然活动的社会有效性和人化约定相互传递、彼此咬合的。这些机能是:最能实现人们交互一起的实践文化←→最能适合人类生存发展的社会维度←→最能类属于人的社会生命状况←→最能把各种活动整合一起的社会感官←→最能彰显彼此互构的知域构成←→最能凸显相对独立的类群个体←→最能实现人们交互一起的实践文化;当这些机能物化在把人作为一个族类存在的功能载体,上人类的生存与发展、知性和感悟、互构与实践,便通过这些(具有自适应机能、整合于族类存在的)功能载体,以他们独特的社会主体性方式——感悟生命、面向自然、统观世界!以至我们不得不说:人类劳动就是实践地、理论地把自身以类属。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