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段标题

一.“感谢”赫鲁晓夫

二.“感谢”日本侵略

三.“感谢”文匪“精英”


一.“感谢”赫鲁晓夫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记载了毛泽东的一段话:“我们搞原子弹、导弹有很大的成绩,这是赫鲁晓夫帮忙的结果啊。撤走专家,逼我们走自己的路。” 老实说,“很大成绩”这个评价实在太谦虚。仅以氢弹为例,可以说,中国搞成氢弹绝不仅仅是“很大成绩”,而是绝对的世界奇迹。(以下主要资料来源:“中国人是如何自己突破氢弹原理的”——摘录自“往事不尽如风——绝密的中国1100目标亲历”)

氢弹比原子弹复杂得多。造不了原子弹就造不了氢弹。但造得了原子弹却不一定造得了氢弹——比如印度。世界上能造氢弹国家共有五个:中、美、苏(俄罗斯)、英、法,但只有中国和美国的氢弹能毫无疑义地被公认为是完全靠自己的力量搞出来的——英国和美国是铁哥们,从搞原子弹开始就是两家合伙。因此如果说英国人自己没这个能耐、全靠沾美国人的光才搞出了氢弹也没人能驳得倒。苏联虽然声称他们的氢弹是自己搞出来的,西方国家却说苏联氢弹的要害机密是用间谍从美国偷的。事实真相到底如何谁也说不清——既然苏联的第一颗原子弹的核心机密的确是从美国偷的,有此先例,苏联的氢弹究竟是谁的功劳只有天晓得,“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法国人绞尽脑汁也没攻克氢弹设计的要害关键,最后还是从英国表兄弟那里获得了这个机密。然而即便最热衷于污蔑中国偷西方军事技术的西方舆论也不得不一致承认中国的氢弹完全是靠中国人自己的力量搞出来的,因为谁都不敢否认:任何人都不会把如此机密送给中国。由此可见,在能造氢弹的五个核大国中,只有中国和美国毫无疑问地拥有完全独立的氢弹研制能力。但美国的核科学家并不全是美国人,相当多数是从外国进口的,连美国的“氢弹之父”泰勒都来自匈牙利。因此严格讲美国的氢弹并不是百分之百靠美国人自己的力量,而是借助了全世界最优秀的头脑。只有中国的氢弹才是百分之百、完全彻底由中国人自己搞出来的。中国氢弹项目负责人于敏是没留过洋、完全由中国教育出来的“国产土专家”,一丝一毫没沾洋人的光。中国整个氢弹项目是板上钉钉的中国力量中国物、中国头脑中国心。这样一算帐,世界上只有中国才毫无疑义地真正拥有完全、彻底的独立自主研制氢弹的能力,连美国都没这个水平。

美国从爆炸第一颗原子弹到爆炸第一颗氢弹用了7年3个月——这7年3个月还是不打世界大战、美国国力如日中天的7年3个月——对比美国一边打第二次世界大战一边仅用3年就搞出了原子弹的历史,氢弹难度之大可想而知。美国尚如此吃力,其他国家也好不到哪里去:走完同样的过程,英国用了5年6个月,苏联用了6年3个月,法国用了8年6个月。而中国呢?距爆炸第一颗原子弹( 1964年10月16日 )仅2年2个月就爆炸了第一颗低当量原理性实验氢弹( 1966年12月28日 ,12.2万吨TNT当量);又过了半年即仅2年8个月就爆炸了第一颗实战用空投氢弹( 1967年6月17日 ,330万吨TNT当量)——中国氢弹研发速度之快令全世界瞠目结舌,以至于法国总统戴高乐发了脾气:“为什么我们会落在中国人后边?”——要知道,当时法国的客观条件比中国不知优越多少倍。

美国经过了六次核试验才真正突破了氢弹技术,中国则一次成功。“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中国的氢弹:

——艰难程度世界第一:一切都是在被包围、被封锁、一穷二白、经济极端困难、最困难时粮食定量被压缩,靠野菜、瓜、菜和小球藻等来充饥的条件下完成的;是在土洋结合、算盘、手摇计算器、计算尺和最初级的电子计算机一起上阵的条件下完成的;是几个小时的计算机机时、磁带、上计算机运算的小汽车的使用都极其珍贵、都需要惊动钱三强这样部长级领导的条件下完成的。

——自力更生程度世界第一;

——研制速度世界第一;

——技术水平世界第一;

——投入产出的经济效益世界第一;

——战略效益世界第一:中国的导弹氢弹导致中、美、苏战略三角政治格局正式形成——从此无论是美国还是苏联都不得不把中国视为一个不可忽视的战略力量,不得不开始按“三角政治”的逻辑对待中国,当代世界的“新三国演义”就此开始:1967年中国实战氢弹爆炸成功,1969年苏联即根据“三角政治”的逻辑规则,没征得美国的同意决不敢单独进攻中国,惟恐美国利用中国对付苏联,使苏联陷入“一对二”的战略窘境。美国则同样根据“三角政治”的逻辑规则,立即坚决反对苏联进攻中国,惟恐中国顶不住苏联压力而重新投入苏联怀抱,使美国陷入“一对二”的战略窘境。拥有了导弹氢弹等战略核力量的毛泽东对此洞若观火,不动声色,以苏制美,以美制苏,纵横摆阂,左右逢源,一举突破了美苏的冷战合围,使中国的战略处境根本改观——1967年中国氢弹爆炸成功,1969年美苏不约而同按“三角政治”的逻辑对待中国,1971年基辛格访华,1972年尼克松访华,中国重返联合国,外交大突破,美国对中国实施了长达二十多年的经济封锁顷刻土崩瓦解,1974年中国开始技术大引进……历史的发展完全遵循了毛泽东的预料:“如果有氢弹、导弹,仗可能就打不起来,和平就更有把握了。”

这么多世界第一,外国人不敢否认,又不甘心公开承认,当然不会大肆宣扬,当然要故意冷落一旁,巴不得中国人自己忘光。对此中国那帮笔杆子们竟然视而不见,对老祖宗那么大的光荣愣是说不透,宣传了几十年都没宣传到点子上,还得等我这个学理工出身的人实在看不过去,来了个“路见不平一声吼”——究竟是这帮文人水平太凹,还是别有用心蓄意贬低中国人的光荣?

为什么中国的氢弹水平如此之高?是因为中国人比其他任何国家的人都聪明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中国人1949年以前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不是中国第一个发明原子弹氢弹?为什么中国近代会落后挨打?

中国研制氢弹只有一条是其他任何国家都没有的:自觉学习毛泽东思想,按毛泽东思想办事:

——根据毛泽东思想,坚持党的领导,放手发动群众,全国一盘棋,集中力量打歼灭战;

——根据毛泽东思想,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敢想敢干、艰苦奋斗、革命加拼命——“工作起来不分白天、黑夜,经常加班加点工作到深夜,甚至是通宵达旦。每天晚上,科研大楼内灯火辉煌,几乎每一个人都在忘我地工作,苦苦探索。大家一心只想的是怎么快点突破氢弹原理,为国争光,为民族争气!当时,理论部及研究室的党政领导和政工人员,为了保证大家的身体健康,不要累垮,经常在晚上到办公室去一个一个地动员大家回去休息。”

——根据毛泽东思想,学习《矛盾论》、《实践论》,运用辩证唯物主义指导科研——“以《矛盾论》中所说的‘唯物辩证法认为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作为指导思想,将热核点火和燃烧作为氢弹爆炸的内因,将辐射流体力学创造的条件作为外因,反复研究外因与内因的辩证关系,进而研究了高温高密度等离子体状态下的许多基本物理现象和规律。在研究过程中,于敏最‘善于抓主要矛盾’去解决问题。’”“二机部党委于 1965年2月3日 重新向中央专委呈报了《关于加速发展核武器问题的报告》。我们要进一步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提高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能力,力争时间,尽速解决这两个方面的问题。”“为了掌握先进的氢弹技术,一年多来,以毛主席的著作《实践论》、《矛盾论》为武器,进行了反复的探索与研究。最近提出了一种新的设想”……

——根据毛泽东思想,充分发扬科技民主,充分解放思想,充分发动群众,畅所欲言,集思广益,众志成城——“理论部的学术民主气氛是非常好的。那时已经成名的专家与刚出校门的大学毕业生,自然有知识与经验的差别,但是,在氢弹的秘密面前,大家都是平等的,谁也不知道氢弹究竟怎么设计。那时大家的学术思想非常活跃,几乎每周都要召开学术讨论会和鸣放会。在会上,从彭桓武副院长这样的大科学家到邓稼先、周光召、黄祖洽、于敏等部主任直到年轻的研究人员,不论资格,人人都有发言权。不论谁有了新的想法,都可以登台各抒己见,畅所欲言。有不同的意见就展开争论,一场争论下来,常常大家都面红耳赤,但谁说得对,就听谁的,彼此都从中得到启发。许多好的想法,就是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中产生出来的。通过一个个的学术报告会和学术讨论会以及鸣放会,许多种突破氢弹的设想和途径被提了出来。其中有人就提出用原子弹能量的这样或那样的朴素猜测。” ……

全世界所有搞氢弹的国家,只有中国人旗帜鲜明积极主动地运用毛泽东思想指导科研,坚持用辩证唯物主义办事,结果中国的氢弹水平世界第一,这难道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

电视剧的这个情节与事实不符:空投氢弹时飞行员并不是因为背诵毛泽东语录而误了事,仅仅是因为心情太紧张:“飞机多飞了一圈,主要是飞行员太紧张了。执行这项任务的一位飞行人员和我有一面之交。当年我们在一次谈话中,我问他投掷氢弹的前一天夜里睡着了没有?他说:说老实话,一分钟也没睡着。”(《我国第一颗氢弹爆炸背后的十大秘闻》)


用毛泽东思想指导“两弹一星”非但没有误事,反而确保了成功,而且是极其的成功——至少有一点明确无误:中国人搞“两弹一星”时大家读的是毛泽东的书,而不是“亚当.斯密”、《沉思录》、《论语》之类,更不是什么狗屁“普世价值”。

中国能拥有氢弹还真得感谢赫鲁晓夫——赫鲁晓夫撕毁合同、撤退专家和“搞原子弹,你们到头来连裤子都没得穿”之类冷嘲热讽对中国人产生的效果不仅有“当了裤子也要搞原子弹”、“再穷也要根打狗棍”、“就是用柴火烧,也要把原子弹烧响”等斩钉截铁;不仅有标志着卧薪尝胆的工程代号“596”(苏联撕毁合同的1959年6月);不仅有“独立自主、自力更生”、“为国争光,为民族争气”的同仇敌忾;而且还有“要是苏联继续帮忙,中国肯定没有氢弹”这种“坏事变好事”——“它将一个撤空了的广阔舞台,摆在了中方知识分子的面前,这让一大批‘英雄’几乎在一夜之间,找到了自己的‘用武之地’,这大概是当年事件的始作俑者没有预料到的。”(“两弹一星元勋:若苏联继续帮忙,中国肯定没氢弹

现在想想,如果赫鲁晓夫没撕毁合同、没撤退专家、继续援助中国搞原子弹,中国能主动跟苏联撕破脸皮吗?中苏不分裂,中国得继续是苏联阵营中的小伙计,得继续维持冷战大格局,又没有氢弹,能自成一家吗?能在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平等互利、互通有无的基础上对外开放吗?能成为世界的一极吗?中苏分裂,中国看似危险,但这反而促使中国独立自主全力以赴地迅速搞出了两弹一星,把危险变成了保险,实实在在“坏事变好事”,而且是大好事。凭这一条就可以说,在这一点上赫鲁晓夫功莫大焉。

难怪毛泽东说:“赫鲁晓夫不给我们尖端技术,极好,如果给了,这个账是很难还的。”“应该给赫鲁晓夫发一个一吨重的大勋章,感谢他促使我们搞出了自己的原子弹。”

能不能因为毛泽东这一句“感谢赫鲁晓夫“、“应该给赫鲁晓夫发一个一吨重的大勋章”就给毛泽东扣上个“里通外国”、“吃里爬外”的罪名吗?当然不能。看看中国“两弹一星”的成就就能明白毛泽东在这里的“感谢”的真正意思是“感谢反面教员”——感谢他们从反面教育、动员了中国人把自己的事搞好。

赫鲁晓夫并不是唯一获得毛泽东“感谢”的幸运儿。有幸被毛泽东“感谢”的反面教员多了去了,比如:

——“这一阶段的经验,使我们发生要感谢那些封锁我们的人们的感觉。因为封锁这件事,除了它的消极的坏处一方面之外,还产生了一个积极的方面,那就是促使我们下决心自己动手,而其结果则居然达到了克服困难的目的,学得了经营经济事业的经验。‘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的古话,对于我们,是完全自觉地被理解的。”(《经济问题与财政问题》)

——“我们要感谢何应钦,他不给八路军、新四军发饷,他这样一困,我们就提出了是解散,是饿死,还是自己动手搞生产的问题。解散不甘心,饿死不愿意,那剩下一条,就是首长负责,自己动手,发展生产,克服困难。”(《我们党的—些历史经验》)

——“我们要感谢我们的好先生,就是蒋介石。他把我们赶到农村去。”(毛泽东1956年9月同参加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拉丁美洲一些党的代表的谈话)

——“很感谢国民党对我们的经济封锁,使得我们没有办法,只好自己搞,致使我们各个根据地都搞生产。”(《同斯诺的谈话》)

——“蒋介石是中国最大的教员,教育了全国人民,教育了我们全体党员。他用机关枪上课”(毛泽东1956年与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代表团谈话)

——“没有‘蒋委员长’,六亿人民教育不过来的,单是共产党正面教育不行的。”(毛泽东 1958年9月5日 在第十五次最高国务会议上的讲话)

——“感谢美国人给我们运来一批重炮,当运输大队长的是蒋介石。”(《中法之间有共同点》)

——“这就要谢谢尼赫鲁和西藏叛乱分子。他们的武装叛乱为我们提供了现在就在西藏进行改革的理由。”(《关于西藏问题和台湾问题》)

——“这不是一个好教员吗?世界上没有杜勒斯事情不好办,有他事情就好办。所以我们经常感觉杜勒斯跟我们是同志。我们要感谢他。”(毛泽东 1958年10月2日 与保加利亚、阿尔巴尼亚、罗马尼亚、蒙古、苏联、波兰等六国代表团的谈话)

——“你们也是我们的先生,我们要感谢你们。正是你们打了这一仗,教育了中国人民,把一盘散沙的中国人民打得团结起来了。所以,我们应该感谢你们。”(1956年毛泽东与访华的日本前陆军中将远藤三郎谈话时讲话)

——“日本帝国主义当了我们的好教员。”“我们的第二个教员,帮了我们忙的是美帝国主义。第三个帮了我们忙的教员是蒋介石。”( 1964年7月9日 毛泽东与参加第二次亚洲经济讨论会的代表谈话)

——“抗日以后,政治动员也非常之不普遍,更不说深入。人民的大多数,是从敌人的炮火和飞机炸弹那里听到消息的。这也是一种动员,但这是敌人替我们做的,不是我们自己做的。”(《论持久战》)

——“没有你们皇军侵略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就不能团结起来对付你们,中国共产党就夺取不了政权。所以,日本皇军是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的好教员,也教育了你们。”(毛泽东 1964年7月10日 与日本社会党委员长佐佐木更三的谈话)

毛泽东为什么对敌人如此“感谢”?因为他一贯特别重视反面教员的作用:“革命的政党,革命的人民,总是要反复地经受正反两个方面的教育,经过比较和对照,才能够锻炼得成熟起来,才有赢得胜利的保证。我们中国共产党人,有正面教员,这就是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也还有反面教员,这就是蒋介石、日本帝国主义者、美国帝国主义者和我们党内犯‘左’倾或右倾机会主义路线错误的人。如果只有正面教员而没有反面教员,中国革命是不会取得胜利的。轻视反面教员的作用,就不是一个辩证唯物主义者。”( 1965年2月26日 《人民日报》)


二.“感谢”日本侵略

反毛“精英”们最近不知是黄豆吃多了还是伟哥用超了,突然又冒了股灵感,想起来用“毛泽东感谢反面教员”大做文章,于是“放屁攥拳头——臭来劲”,炒出了一个反毛新话题——“毛泽东感谢日本侵略”:

——“毛泽东充分肯定日本‘帮了我们的大忙’。这是他真情的流露,不是一时的即兴之言,也不是表演幽默。”(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研究员陈铁健:《“中间地带”的革命》告诉你:中共何以必胜?》《文汇读书周报》


——“你看,日本不是帮了我们的大忙?”“毛泽东的感言无疑是真诚的,完全符合历史实际的。”(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研究员陈铁健:《国际大背景下的中国革命》, 2011年02月21日 《北京日报》)

——《“感谢”就是感谢》(张振鹍,《抗日战争研究》2009年第四期)

……

一犬当先,众犬齐吠,网上顿时响起一片叫兽狂嗥:

——毛泽东感谢日本侵华助中共壮大

——《“中间地带”的革命》告诉你:中共何以必胜?

——大陆媒体曝光史实真相毛泽东称“感谢日本侵华”

——中共何以必胜?毛泽东说感谢日本侵略是真情流露

——中共匪喉舌終於承認毛匪泽东感谢日寇侵華幫共匪竊國成功

——陈铁健:中共何以必胜?毛泽东说要感谢二战前日本入侵

……

上述反毛歇斯底里虽然看上去气势汹汹,其实却是典型的“以其昏昏,使人昭昭”——蠢而不知其蠢,还自作聪明,还拼命上杆子卯足了劲惟恐让全世界不知道自己有多蠢。


蠢之一:拿汉奸逻辑当王牌根据还自以为得计

陈铁健、张振鹍们凭什么一口咬定“毛泽东充分肯定日本‘帮了我们的大忙’。这是他真情的流露,不是一时的即兴之言,也不是表演幽默”?因为他们声称日本人打跑国民党是帮助共产党发展壮大——“日军在国民党正面战场一次次发起进攻,一次次打败中国政府军,一次次扩大占领地,也就一次次‘削弱了蒋介石’。日军占领中国广大地区往往占领而不稳,不能完全占领,甚至完全不能占领。这就给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提供了有利的活动空间,他们深入敌后各地,动员、组织群众参与对敌斗争;开展游击战,开辟敌后战场;骚扰敌人,打击敌人,清除敌伪势力;壮大自己,扩充自己,把游击区变为抗战根据地。这就‘发展了共产党领导的根据地和军队’。这样的根据地由原来的一个陕甘宁边区,变成了抗战胜利时的19个,皆由原国民政府统辖地转变而来,日军占领成为这种转变的桥梁、枢纽。所以,毛泽东充分肯定日本‘帮了我们的大忙’。这是他真情的流露,不是一时的即兴之言,也不是表演幽默。”(陈铁健:《“中间地带”的革命》告诉你:中共何以必胜?》《文汇读书周报》

这就怪了:为什么日本人能打跑国民党而打不跑共产党?为什么日本人碰上国民党便势如破竹,“一次次打败中国政府军,一次次扩大占领地”、“一次次‘削弱了蒋介石’”,而碰上共产党就束手无策:“占领而不稳,不能完全占领,甚至完全不能占领。这就给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提供了有利的活动空间”?为什么共产党能“深入敌后各地,动员、组织群众参与对敌斗争;开展游击战,开辟敌后战场;骚扰敌人,打击敌人,清除敌伪势力;壮大自己,扩充自己,把游击区变为抗战根据地。这就‘发展了共产党领导的根据地和军队’”而国民党不能?谁也没拦着你国民党也去深入敌后建立根据地呀!“寇能往,吾亦能往”,你国民党为什么就不能往? ...

陈铁健、张振鹍们一方面不打自招承认共产党的根据地都是从日本鬼子手里夺回来的——“把游击区变为抗战根据地”,一方面又瞪着眼说共产党的根据地“皆由原国民政府统辖地转变而来”——这不是自相矛盾吗?你丢掉的领土别人为什么不能夺回?难道夺回了还得白白交给你好让你再去丢?你国民党有本事就别丢领土呀!无能,丢了领土,让共产党浴血奋战夺了回来,不但不说共产党抗日有功,反而污蔑共产党勾结日本人抢地盘,你陈铁健、张振鹍是什么逻辑?不准抗日的混蛋逻辑,“抗日有罪”的汉奸逻辑——厚颜无耻玩了个“原国民政府统辖地”的文字游戏,就弄出个只准国民党把领土丢给日本鬼子,不准共产党从日本鬼子手里夺回的逻辑:国民党丧失国土可以,共产党夺回国土不行;国民党见了日本鬼子望风而逃可以,共产党深入敌后坚持抗战有罪;自己不抗日还不准别人抗日,还把共产党深入敌后流血牺牲坚持抗战收复失地的成绩污蔑成“毛泽东充分肯定日本‘帮了我们的大忙’”、得出“毛泽东感谢日本侵略”、“这是他真情的流露,不是一时的即兴之言,也不是表演幽默”的“过硬证据”——这不叫汉奸逻辑叫什么?

不止日本侵略军,毛泽东还“感谢”过“蒋委员长”呢。按陈铁健、张振鹍们的逻辑,是不是应该说“蒋委员长”勾结毛泽东推翻自己?要是这样,那毛泽东“感谢”尼赫鲁、杜勒斯、赫鲁晓夫等等又该怎么算?谁勾结谁?谁帮了谁?陈铁健及张振鹍们就这逻辑水平还有脸扛着“学者”、“专家”的招牌满大街吆喝叫卖?身为“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研究员”的陈铁健以及张振鹍的逻辑常识一塌糊涂不说,连根本站不住脚汉奸逻辑居然还好意思当宝贝捧着到处招摇撞骗,还自鸣得意不觉其蠢,实在是蠢到家了。


蠢之二:中文无知却不自知

从“坏事能变好事”的角度出发感谢反面教员就成了赞成坏事?照此逻辑,中国好些成语都得变味:

——失败乃成功之母——意思是欢迎失败吗?

——吃一堑长一智——意思是鼓励吃堑吗?

——置之死地而后生——意思是教唆杀人吗?

——将欲取之必先予之——意思是教人赔本吗?

——小不忍则乱大谋——意思是让人逆来顺受吗?

——塞翁失马,安知非福——意思是赞扬丢马吗?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意思是鼓励你失之东隅吗?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意思是幸灾乐祸吗?

——因祸得福——意思是巴不得有祸吗?

——物极必反——意思是鼓励你去“物极”吗?

——否极泰来——意思是欢迎“否极”吗?

——歪打正着——意识是鼓励你不管三七二十一去“歪打”吗?

……

连起码的中文成语里的辩证逻辑都不懂,就这烂水平还好意思以“精英”、“学者”、“专家”、“研究员”名义到处卖弄,无知不无知?无耻不无耻?愚蠢不愚蠢?


蠢之三:当众歪曲诽谤、篡改捏造还以为别人看不出来

陈铁健、张振鹍们玩弄逻辑游戏,硬是把“毛泽东感谢日本侵略军当反面教员”歪曲成了“毛泽东感谢日本侵略军”,然后再进一步,引申成“毛泽东欢迎日本侵略中国”,最后演变成“毛匪泽东感谢日寇侵華幫共匪竊國成功”。

还有更无耻的公然篡改:(见“毛主席感谢日本皇军_自由战士888的空间_凤凰博报”)

——毛泽东的原话:“没有你们皇军侵略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就不能团结起来对付你们。”

——篡改后的话:“没有你们皇军侵略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就不能团结起来对付蒋介石。”

——毛泽东的原话:“日本皇军是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的好教员,也教育了你们。”

——篡改后的话:“日本皇军是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的好教员,也可以说是大恩人,大救星。”

“精英”们不是整天控诉“文革”搞“文字狱”吗?如此公然篡改歪曲制造罪名又算什么?

“手段卑鄙证明目的卑鄙”。鲁迅说:“捣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所以以此成大事者,古来无有”。号称“精英”,却连这个历史规律都不知道,用如此卑鄙的下三滥手段当众搞小动作,还以为人们都看不出来,是不是太蠢了点?


蠢之四:弄巧成拙,“熊的服务”,搬起石头砸了自己人的脚

陈铁健、张振鹍们把“感谢日本侵略”作为一大罪状想打毛泽东,实际打着了谁呢?——美国总统罗斯福,英国首相丘吉尔,法国将军戴高乐,中国的“蒋委员长”——这些人可个个都“感谢日本侵略”:

——美国历史学家约翰.托兰经过30年的努力,从他收集到的大量事实资料中找到了答案:美国总统罗斯福事先知道日本舰队的动向,故意让日本人进攻夏威夷基地,以便为美国参战寻找正当理由。这个孤注一掷的血腥行动改变了世界格局。

—— 1941年12月4日晚 ,罗斯福在白宫总统办公室同他的主要助手(陆军部长史汀生、海军部长诺克斯、陆军参谋长马歇尔将军)一起研究日本舰队的动向时,发现一支强大的日本海军舰队从日本启航后悄悄地驶向太平洋中心。华盛顿情报部门几星期前就破译了这支舰队的代号“机动部队”。 12月6日晚 ,华盛顿最高当局作出决定,不通知珍珠港守军,让珍珠港遭受日军攻击。

——美国陆军部长史汀生说:“在此之前,我们无法参战,为了拯救英国,总统很想进行干涉。自1940年6月以来,在一年半的时间内,英国一直在孤军奋战。总统想在为时不太晚之际,彻底粉碎纳粹德国对整个欧洲的疯狂进攻。但是绝大多数美国人过去却一直主张袖手旁观,‘坐视狂热的、堕落的欧洲人自相残杀。’”“现在,日本人帮助我们摆脱了进退两难的困境。辩论已经结束。我们的夏威夷基地遭到卑鄙无耻的突然袭击,美国人的思想障碍解除了。”“没有珍珠港事件,我们—包括罗斯福总统—决不可能把我国推进战争中去。”

——英国首相丘吉尔对此高兴得老泪往下淌,他在得知日本偷袭珍珠港的消息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好了!我们总算赢了。”事情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想不到日本人帮了他大忙。曾几何时,为了把美国拖进战争,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只搞到一个《租借法》,而日本人的行动却使美国人不得不痛下决心投入一场全球战争。当天,英国宣布同日本处于战争状态。

——在那个全球战争的第一个夜晚,温斯顿.丘吉尔心满意足地安然如睡。夏尔.戴高乐对帕西上校说,今后“应作好解放法国的准备……”

—— 1941年12月9日 ,中国正式对日本宣战,10日又对德、意宣战。接着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等近20个国家也相继对日宣战。11日,德意作出反应,对美宣战。美国同样也对德、意宣战。至此,战争名符其实地打成了一场世界大战。

毛泽东仅仅在嘴上说了几句“感谢日本侵略军当反面教员”,陈铁健、张振鹍们就大喊大叫毛泽东“欢迎日本侵略”,大做文章大兴问罪。而罗斯福呢?可不是嘴上说说而已,而是用货真价实的实际行动“欢迎日本侵略”,而且是大手笔:一下子就把美国在夏威夷的整个太平洋舰队赔了进去。这比嘴上说说“感谢日本侵略”可严重不知多少倍。陈铁健、张振鹍们怎么不敢找罗斯福算帐?怎么不敢大喊大叫说“罗斯福勾结日本侵略”?

抗日战争后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的抗日根据地扩大了,陈铁健、张振鹍们便以此为根据说毛泽东“充分肯定日本‘帮了我们的大忙’。这是他真情的流露,不是一时的即兴之言,也不是表演幽默”、“毛泽东的感言无疑是真诚的,完全符合历史实际的”——那抗日战争后美国占的地方都扩展到全世界了,陈铁健、张振鹍们为什么不以此为根据指责美国人“充分肯定日本‘帮了美国的大忙’。这是他真情的流露,不是一时的即兴之言,也不是表演幽默”、“美国人的感言无疑是真诚的,完全符合历史实际的”?

要说“真情的流露”、“感言无疑是真诚的”,那最典型、最生动的例子当属丘吉尔——听到日本偷袭珍珠港,他高兴得落泪:“就在这个时刻,我知道美国已经完全和拼命到底地投入了这场战争。因此,我们终于赢得了胜利!”“这对我说来,是最高兴的事。”“当我去睡觉的时候心中充满了并且洋溢着感情与感想,所以睡了一个得到拯救而心怀感激的人所睡的觉。”(丘吉尔:《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

你看,丘吉尔多么冷酷无情:美国人倒了大霉挨了炸,整个太平洋舰队都赔掉了,死伤一大堆,他却高兴得落泪,而且还“心中充满了并且洋溢着感情与感想”美美地睡了个好觉——这才是不折不扣“真情的流露”、“感言无疑是真诚的”,而且不但直言不讳,还直接写进了回忆录,根本用不着陈铁健、张振鹍们咬文嚼字察言观色做什么心理分析。既然陈铁健、张振鹍们对“感谢日本侵略”的“真情的流露”、“感言真诚”那么咬牙切齿,为什么不敢去找丘吉尔算帐?

“感谢日本侵略”的人还不止这些:听到日本偷袭珍珠港,法国将军戴高乐立刻决定“应作好解放法国的准备”,中国的“蒋委员长”立刻决定对日宣战——从1931年9.18到 1941年12月7日 的珍珠港事变十年多,中国丢了东北,丢了华北,丢了华东,丢了华南,丢了首都南京,遭受了“南京大屠杀”,牺牲无数、损失无数,吃足了亏遭够了罪还不敢向日本宣战,而此时却立刻对日宣了战,如果底气不足不乐观敢如此吗?这难道不算“欢迎日本侵略”?陈铁健、张振鹍们为什么不肯把“欢迎日本侵略”的大帽子同样扣到“蒋委员长”头上?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同样是“感谢”日本侵略,陈铁健、张振鹍们对毛泽东是一种态度,对美国、英国、法国、“蒋委员长”则完全是另一种态度。这充分证明他们给毛泽东扣上“欢迎日本侵略”之类罪名是彻头彻尾的诽谤污蔑、蓄意陷害。

鲁迅说:“无论古今,凡是没有一定的理论,或主张的变化并无线索可寻,而随时拿了各种各派的理论来作武器的人,都可以称之为流氓。”——同样是“感谢”日本侵略,陈铁健、张振鹍们对毛泽东一个样,对洋大人和“蒋委员长”完全另一个样,这足以说明他们正是“没有一定的理论,或主张的变化并无线索可寻,而随时拿了各种各派的理论来作武器”的流氓——臭不要脸的流氓,不学无术还冒充博学的文化流氓,用见不得人的下三滥小动作搞文字狱的学术流氓,浑身上下酸朽味呛鼻子的棺材瓤子臭流氓,“软的欺负硬的怕,见了洋人就爬下”、死皮赖脸、吃里爬外、以给洋人当狗腿子为生的职业汉奸流氓,失调少教、欠揍缺打、“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贱骨头流氓——老子有根有据,敢指明道姓当众这样教训你。不服气?站出来,摆事实、讲道理证明证明自己,是骡子是马牵出来骝骝——你们敢吗?有这个能耐吗?

本文内容于 2011/6/8 16:31:31 被小编a1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