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高考拼搏到拒绝高考的精神裂变


最近大家都在关心高考,谈论高考有关的话题,我也来凑湊热闹,用自己的角度谈谈高考的一些现象和事件。一年一度的高考又再临近,不管是临近高考的考生们还是那些牵肠挂肚的家长们都绷紧了弦。差不多 每一年的6月份我们都会看到这样的场景,作为我们这些旁观者往往也是抱着一种精神支持和鼓励的态度 去看待这些事情。但是今年或多或少的也出了一些高考有关的新闻。下面来说说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几条。

首先就是今年的高考报名人数的下降以及高考招生人数的增加,甚至出现估计录取率将超过90%的省 份。且这样的省份并非个别现象。其次就是最近查获的涉及高考舞弊案的诈骗案。网上很多人贩卖高考作 弊的器材,其中有真有假,有的真的在卖,有的则是打着作弊的旗号在诈骗。总之透露出一个信息,那就 是高考舞弊,这个市场需求还真的有。另外一个热议的消息是南科大学生拒绝高考的消息。以校长朱时清 为带头人,决定不让学生参加高考。而其学院的学生也表示坚决拥护校长决定。

特意挑出这几条来说一说,就是想把这几个消息所表达的东西串起来客观的解读一下。其中有很多不 吐不快的情绪在里面。其实从这三条消息我们从这些现象当中可以看到:高考,一个曾经被比喻为“鲤鱼 跳龙门”的考学,说明考大学的难度之高。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一个村镇如果出一个大学生,是整个地方的光荣,就像是过去中了举人一样的稀罕,每一个大学生往往能够在毕业之后顺利的到能够学以致用的 工作岗位当中去工作。而在各个工作岗位上,也确实需要这些大学生们去创造着国家以及自己的未来。所以墙上的“人生能有几回搏”诠释着当时高考人的拼搏和努力。大学生一直被誉为“天之骄子”,他们身上往往承载着对祖国建设国家将来的责任与希望。到了现在也确实成 为了社会发展不可缺少的中坚力量。而如今这一切似乎变了味道。一方面,大学教改实行多年,到现在的 发展趋势是:学费不断的提高,学位不断的扩张。但是大学生失业率却在逐年增多。由此逐步的参加高考 人的欲望也就逐步减少。大学,曾经无数人的梦想正在成为失业证的伴侣。

那么为什么现在还有那么多的人愿意去买作弊工具呢?其实其心理不难探究。一方面是想给家长一个 交代,学了这么久,自己把握又不高,自然要往这方面去想,这不奇怪。从整个学生时代来讲,恐怕从来 没有做过弊的学生也寥寥可数。另外一方面自然是想靠一个相对知名度高一点品牌叫得响的大学,相对毕 业了自己的竞争力也高一些。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从目前来看“大学”还没有完全丧失其吸引力。也自然 就有这个“市场”需求。只是从逐年报考人数的减少来看,其吸引力也在逐年递减。除了这些方面的原因 ,其实在十几年的教改过程中,我们会发现大学逐步的走向所谓的“市场化”并非大学生走进市场化里, 而是很多大学本身打着市场化的旗号借扩招之名行揽钱之实。管他毕业会不会被录取,先招进来再说。进 来一个就是一个赚钱的指标。与大学逐年扩招相对应的,是实体经济的发展误区和萎缩。一方面企业的经 营环境逐年的恶化,另一方面我们的主要生产企业更多的是对外加工型,不需要多少创新。只需要按照要 求加工,本身企业的核心竞争力的部门需求不多也是一个原因。另外,如今的大学生已经不是当年一毕业 就是国家干部的待遇。而是一毕业就面临着或者失业回老家,或者找个临时工作过渡。考、做公务员对大 学生来说再也不是让容易的事情,而是一个必中彩票还低几率的梦。在众多就业出路都被堵死或者越来越 狭窄的情况下,大家对于逐年增加对家庭容易造成负担和困扰的高考,也就望而却步。

而这个时候,在改革开放龙头深圳开办的南科大出现了。其实南科大本身的出现,其实就是针对大学 生整个知识水平、个人素质以及市场竞争力提高而创造出来的。目的是在整个大学生平民化的时代,能够 培养出一批“精英大学生”让他们能够为市场而打造,而非为一个毕业证而打造。因此这个大学不管是校 长还是学生,他们的出现本身就是对现行教育制度的一种挑战和刺激。“绝不高考”所要表达的并非是不 参加高考不愿意被国家所承认。相反,他们要呐喊的正是要让国家承认他们正在做的努力,能够打破旧的 教育体系的框框,改变大学所谓的“经济化运作”状态。为国家培养真正的人才。不过从南科大成立三年 来未获得招生授权以及教育部门对于南科大的压力来看,就目前的体系下,南科大的教育模式和思维也是 昙花一现。为什么会如此说。因为在一个已经固化了的教育体系当中,这种学院的诞生,是全体大学的异 类和不安定因素。从利益方面说,所谓的官方承认学历是各个大学能够保住自己学生份额的法宝,岂能说 变就变?另外,对于这个异类单独的口子开放就意味着可能会出现第二个南科大。而第二个出现的,也会 像此南科大一样是站在社会层面向问题么?他们不会居者素质教育大旗行赚钱本质么?好歹现在大学的毕 业生还有个考试,还有个监督。如果放开,谁来监督呢?因此,一两个“教育实验基地”是无法改变整个 现状的。

但是他们的出现却具有积极的意义。因为正是透过他们的挑战和呐喊,让大家更能够注意到现行教育 体制所出现的问题和弊端。如果真的能够重视起来以南科大作为一个先行者进行一个教育的探索,怎么看 也是教育体制之福。跳出教育的问题不说,从现实讲,南科大对于人才的培养方式已为人所知,那么如此 一来更多的企业往往会对此大学毕业的学生重视起来。那么就目前的市场形态来看,他们会不会被国家承 认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能够被市场经济所接受。这也是南科大的校长和学生如此有底气的深层 原因。经历了一个时代,我们的教育思潮也逐步开始完成从高考拼搏拒绝高考的精神裂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