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六年 我的六年 048 暴利行骗(之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57.html



我想既然这是台雷诺车,不如送去彼得玛丽斯堡的雷诺4S店,不管怎么说至少维修人员比较专业,而且零部件也全。


于是周末过后,我就把车开到了彼得玛丽斯堡。来到雷诺4S店,抬头一看果然气势不凡,其维修保养接待处装修极其华丽,还为在此等候的客人准备了沙发、报刊杂志和免费咖啡,维修车间干净整洁而且各种工具设备相当齐全,维修人员着装整齐,看那样子就比阿三的黑店专业得多。


我跟维修部的接待人员说明来意,维修人员很快就把我的车子开进检修区,我把我想要解决的问题跟维修人员从头到尾讲了一遍之后,他们就让我进休息区去等着。我半躺在沙发上叹咖啡,心想:这4S店就是不一样,服务好,舒服,而且维修人员没那么多糊弄顾客的废话。


在沙发上等了两个小时,修车的技师进来了,告诉我车子需要放在这里几天,因为他们查过我的车内电脑,结果完全读不出数据,所以他们需要更多的时间检查车子。我当即表态:“时间不是问题,关键是要能把故障排除掉,否则我把车子拿给你们修就没有意义了”。维修部的人表示他们会尽力而为,有什么问题他们会打电话给我。


在我转身离开雷诺4S店时,越琢磨越不是味,“有什么问题我们会打电话给你”这句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一个不好的预感从心底飘飘渺渺的升上来,我随即摇摇头,想要把这念头甩掉,这可是由法国雷诺汽车公司直接授权的4S店啊,不会的,不会的,他们要是坑蒙拐骗修不好车子,那南非就没有人能修这辆车了。


不幸的是,这一次我的直觉比我的“常识”更加可靠。


从我把车放在雷诺4S店回到“丽江”镇的第二天开始,我便每天打电话催促车子的维修进度,跟阿三开的汽修黑店一样,雷诺4S店也从没有给我打过电话,都是我打过去催,但每次打电话过去的结果都让我失望,不是“还在查原因”就是“等结果”……


整整一周过去,我已经彻底绝望了,这车子已经无药可救,看来把它送去修理厂根本就是个错误。果然,经过七八天的漫长等待,我终于从雷诺4S店得到答复:“你可以来取车了,我们已经尽力了,但是……”


于是我再次一路奔波,跑到彼得玛丽斯堡的雷诺4S店。维修人员跟我详细的解释了一番,说我这台车子是经过改装的,尤其是报警系统和中控门锁,并非雷诺出厂时的标配,而是后期另加装上去的;而且车上的这套报警系统和中控门锁与车内电脑相连,所以他们无法从这套改装过的系统里找出问题的根本,所以车子的转速表和水温表无法修复。可以肯定的是我的水箱散热风扇是正常的。


“不过,我们已经帮你把速度表修好啦。”维修人员的最后一句话让我大吃一惊!


我诧异的问道:“可是我的速度表在我把车子开来这里的时候,完全工作正常的呀!?”


维修技师答:“不,我们在检查时发现你的速度表不动作,所以我们给你换了一个新的速度表感测头。”


我日你大爷!我的速度表从二手车行里提车出来是就是好的,跑了几百公里完全没有问题,结果送来雷诺4S店竟然被他们给“修”坏了!


坑爹啊!可南非就是这样,明知道被坑,但没有证据,也只能吃个哑巴亏,原以为4S店没那么些猫腻,所以我当初把车留下来的时候没有防着他们,谁知道过度的信任还是让我着了道。


结账吧,一看账单四千多!光是车内电脑检测,仅仅是插进插头读取数据,还什么也没做,这一项就收费480块!而且整个检测维修过程是以小时计费的,我把车子扔在这一个多礼拜,他们到底花了多少小时在我的车子上我也不可能知道。南非的汽车“维修”行业也太好赚了吧?!我认了,这再一次证明了我对南非经商环境的理解:“卖方市场,没有竞争,不管商家要价多少顾客都得照单全收,别无选择”。


算下来这雷诺4S店并不比阿三经营修车黑店仁慈多少,只要逮住顾客同样是往死里宰,应了“天下乌鸦一般黑”这句老话,在黑非洲,果然是“没有最黑,只有更黑”。


无所谓,反正这是最后一次了,我是已经下定决心,这辆破车只要还能动我就再也不会送进修理厂维修了,总之能用个两三年是我的目标,往死里开,在那之后车子开到彻底报废就拉倒。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终付了三千九百块之后,我把车子开出了雷诺4S店,绝尘而去。


不过凭良心说,这雷诺Kangoo的发动机是很好的,我之所以一直没发现散热风扇启动就是因为机头过热的情况很少。


车子拿回来,平白无故前前后后花了四五千块“修理”费,结果没看出来修了些什么,反而还弄坏了我的速度表感测头,我彻底服气了,不想再折腾了,有车就好好用吧。没过多久,我和公主就有了个开车出远门的任务:公主的哥哥,也就是我的舅子,要从菲律宾飞过来探望几年没见的爹妈和妹妹,在约翰内斯堡下飞机,我们要开车去把他接回来。


舅子过来是好事,这是个通过跑长途测试我“新车”的好机会,同时也可以趁机在岳父岳母面前表现一下,我这中国女婿还是很愿意为这个家出力的,所以我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把车子里里外外收拾整理一番,就等周末来回跑一千多公里去约翰内斯堡机场接人。


可是就是这一个周末的长途“出差”竟是一个险象环生之旅,并让我再次领教了南非特有的“暴利修车经营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