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之我是韩信 风起云涌斩巨蛇 第十一章 攻心为上

一枝秃笔 收藏 0 16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29.html[/size][/URL] 翌日清晨,利苍早备好马匹,将韩淮楚唤醒,收拾行装,打马上路。 吴广义军攻打荥阳,一路上出榜安民,秋毫不犯。是故这荥阳战区,未见有难民惊惶逃避,倒见有无数英雄豪杰,引兵来投。更有百姓乡老,箅食壶浆,赶赴吴广军中,犒劳义军。 韩淮楚到了吴广大营前禀明来意,便有留守大营偏将李归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29.html


翌日清晨,利苍早备好马匹,将韩淮楚唤醒,收拾行装,打马上路。

吴广义军攻打荥阳,一路上出榜安民,秋毫不犯。是故这荥阳战区,未见有难民惊惶逃避,倒见有无数英雄豪杰,引兵来投。更有百姓乡老,箅食壶浆,赶赴吴广军中,犒劳义军。

韩淮楚到了吴广大营前禀明来意,便有留守大营偏将李归迎出。李归说道:“二位来得正好,假王正在率师攻打东门,你们可去助战。”

此时正是日中,艳阳高照、韩淮楚和利苍便人不卸甲,马不摘辔,又来到荥阳城东门前。

只见战场之上,烽烟四起,杀声震天。城墙之上,一排排利箭如雨点般铺天盖地射了下来。

义军排作一个横阵,将那东门团团围住。服饰五花八门,有的衣衫褴褛,有的衣甲鲜亮,不一而足,想是临时成军,军服不能制齐,便以青布包头,以辨明敌我。

一员身长八尺大将,虎须燕额,顶盔贯甲,持了一杆长枪,正带领一队义军,奋勇攻城。

只见他手中铁枪,舞如团絮,真个是水泼不进,风透不出。城楼上射下的利箭,到了身前,均被他格挡开来,纷纷坠地。

他的后面,义军各持弧型盾牌,排作纵队。拥着云梯、轒輼车,攻城塔等攻城器械,缓缓推进。

这些攻城器械均体型庞大,下部安有轱辘,由军士推动,若有人射倒,自有后继之人接手,可谓前仆后继。

其中最显眼的便是那轒輼车,车长一丈,下部安有无数滚轮,两侧和顶部用厚木板钉死,作为防护,外蒙坚硬的皮革。一排军士藏于木板之下,便不惧弓箭流石。轒輼上载有大木,有合抱粗细,若让它逼近城墙撞击墙门,纵墙门再厚再坚,也难抵挡。

韩淮楚老远看见义军阵中,一杆大纛上绣了一个“吴”字,大纛之下,一名男子身穿鱼鳞宝甲,胸前带有护心镜亮如秋水,绊甲丝绦九腹勒成,飞虎战裙遮住双膝,眉飘偃日,目炯曙星,鼻若胆悬,齿如贝列。

一群悍将,如众星拱月环伺周围。

韩淮楚料到那男子必是假王吴广,遂和利苍拍马驰上前,欠身禀道:“淮阴韩信,奉张楚王旨令,来假王麾下效力。”

那吴广乍闻韩信之名,猛一抬眼,炯目凝视着韩淮楚,问道:“你便是在龙武坡大败秦国上将军蒙毅的韩信?”韩淮楚点头道:“正是末将。”

吴广喜道:“你等来的正好,有你这般纵横家高弟相助,我大军便如虎添翼。不知陈王委你何职?”韩淮楚禀道:“张楚王授末将随军参将,来助吴王破城。”

吴广诧道:“以公子之才,就算封个统军大帅也不为过,只任一个参将,是否太过屈才?”韩淮楚回道:“陈王的意思是让我暂且为将军效力,若有战功,再回陈城另行封赏。”吴广“哦”了一声,说道:“那就委屈你了。”

韩淮楚又将利苍引荐给吴广。吴广连声称好,问到利苍授以何职,韩淮楚答未有授封。吴广便当即封利苍为都尉,并说战事紧急,无暇为两位接风洗尘,还请见谅。

韩淮楚心道,听说吴广礼贤下士,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此时战场杀声震天,吴广道:“二位且随我一同观战,看我军拿下荥阳。”


那领军攻城的大将名叫邓锐,他刚和结义兄弟伍余投身义军不久,便献计围住李由,斩杀秦军五千人马,此时锐气正盛,便自告奋勇带领五千儿郎攻打荥阳。

眼看那些攻城器具离城墙越来越近,已到了五十步之内,城楼上一员白袍将军,将令旗一挥,喊道:“射!”

下令之人,正是荥阳郡守李由。

随着李由一声令下,伴随一阵梆子声响,一排飞箭裹携火苗,如蝗射出。

那些飞箭,箭身绑了油囊,囊中装有一种采自甘陕的稠油。那稠油浇洒在义军云梯,轒輼车,攻城塔上,瞬时大火雄雄燃起。

其实那稠油便是石油,只是古人不识。古书云:定阳、高奴,有淆水,肥可蘸。那高奴县便在咸阳附近,淆水乃是延河的一个支流,均在秦境。秦国军队,便采石油制成火箭,又有用之润滑战车轮轴。

那李由一直隐忍不发,待到义军攻城战械进入火箭射程之内,猝然祭出这般利器。

义军那体积庞大的攻城战械,同时噼噼叭叭燃烧起来。藏于轒輼车里推车的军卒,被大火一拷,哀嚎阵阵。离出口近的,侥幸能及时逃出,而藏得深的,不是被火烧得体无完肤,就是被烟薰得呛满咽喉。

那躲在攻城塔云梯上的义军军卒,纷纷跳下高塔,不敢滞留。有手脚不快的,便尔挤下摔死。

吴广看得眼中直欲喷出火来。这些攻城器械,乃他精心准备,尽遣工匠按兵书所绘,历经半月才打造成功的,原指望今日一役,靠此庞然大物能拿下荥阳。殊料全部被毁,成了一堆废物。

李由在城楼上看着义军狼狈之状,意犹未尽,道声:“取我的弓来。”便有两名军士,抬上一只五尺长的大弓。

李由弯弓搭箭,“颼”的一声,射出一只雕翎箭,直向邓锐飞来。

那邓锐望见攻城器械被毁,正自气馁,手中的铁枪便舞得慢了下来,忽听一箭如流星般射来,直指自己头颅,吃了一惊,低头便躲。

虽然他应变及时,拾回性命,盔上红缨却为羽箭射下,落于尘埃。

城楼上秦军响起一片叫好,均赞李将军神技。李由却惋惜道:“可惜,未能射死这厮,报那日被围丧师之仇。”

吴广见军心已乱,锐气尽失,便下令鸣金收兵。

回到大帐,邓锐羞愧道:“末将有负大王厚望,今日一战,未能拿下荥阳,反折损了不少兵马和攻城的战械。”

吴广宽慰道:“邓将军毋须自责,我也未有想到那李由还藏有火箭这般利器。”

便有大将田藏道:“那荥阳城高墙厚,易守难攻,城中积粮甚多,我军为之奈何?”

吴广目光投向韩淮楚,问道:“韩将军乃纵横家高弟,有何妙计破城?”

韩淮楚略一寻思,说道:“兵法云,攻城为下,攻心为上。若能让此城不攻自破,方为上策。”

此言一出,便遭来田藏一顿喝斥:“你小小参将懂个什么?那李由乃是秦国丞相李斯之子,又官拜郡守食秦之禄,怎会不誓死守城。想让此城不攻自破,怕是异想天开。”

吴广一摆手,说道:“田将军休要激动,请让韩将军将话说完。”

韩淮楚便接着言道:“不错,那李由乃是秦国丞相之子,有这种身份,定会誓死守城。但事无常势,水无常形,说不定我们正可拿李由是李斯之子的身份,大作文章。”

吴广闻言,炯目霍然一睁,说道:“韩将军请明言。”韩淮楚环顾四周,说道:“法不传六耳,待末将私下,向王爷细细道来。”

于是吴广便遣散众将,宣韩淮楚单独入内帐,问道:“韩将军,有何妙计攻破荥阳?”

韩淮楚奏道:“听说秦国郎中令赵高和丞相李斯为争权夺利而不睦,吴王何不派出细作赴咸阳,广布流言说李由欲背叛朝廷,自立为王,已和我军密谋,要瓜分他羸秦的江山?那赵高若然得知,必拿此为把柄问罪于李斯。到时消息传入李由之耳,李由定不会为秦国死战,如此可不费一兵一卒,拿下荥阳。”

吴广犹豫道:“空口无凭,恐秦廷不会相信李由会反。”韩淮楚想了一想,计上心来,说道:“这般,这般——”


荥阳城内,郡守李由正在书房挥毫赋诗。

李由本是文武全才。家学渊源,他从小便有名士授以诗书礼乐各般技艺。十三岁时,便以才学闻名咸阳,文章华美瑰丽,汪洋恣肆。又写得一手好小篆,是以其墨宝一经流出,便为豪门富室争相竞价争购,珍藏于府中,引以为传家之宝。

长大一点,李由便觉得耍笔杆子不过瘾,又想学习武功兵法,李斯便让他投师于老将王翦,学了三年。有王翦这等名将指点,李由又天资聪颖,遂习得一身好武功,通晓兵事。经李斯的众位学生保奏,被秦廷派到三川郡做了首席长官。可谓年轻有为,春风得意。

前番和吴广恶战两场,李由均告得胜。后来一时骄躁轻敌,陷入义军重围,折损了五千军马。幸而力战得脱,逃回荥阳城里,便闭关固守,不再和吴广交战。

昨日,又略展武略,用火箭破了吴广的攻城战械,让敌军怯战自退,不由甚感欣慰。一时意兴遄飞,挥毫赋词起来。

忽有军士来报,云反贼军中派出使者,领了秦军战俘要来纳还,并送美酒十坛,肥牛十口,现正在城墙之下,不知是否放他进来。

李由闻言纳闷,那反贼和我军誓不两立,怎会纳还俘虏,还赠我美酒肥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