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感情的涩李岁月——找寻所谓的神医

老狼的兄弟 收藏 2 739


隔天再去她家里,看她有否好上一些。她还是躺在楼上小床,病情没有说很大的好转,但这回医院里配来的药,包括盐水、药片还有中药方剂,按医嘱坚持吃了三、四天后,应该说还是有些效果的,至少情况没有再变糟,似乎是得到控制了。到吃晚饭的时间,她娘端上来一碗稀粥,因为刚刚烧好还很烫,于是先搁在一边的凳子上凉一下。

“差不多了,可以吃了。”闲聊一会儿后,我端起了这粥碗,用小汤匙舀起一勺,一次次的把它吹凉,然后递送到她的嘴边。杏儿这时很是配合,但也只是这样吃了两、三勺,她似乎觉得不太合适了,说还是自己来好了。于是我递过碗,让她自己舀自己吃。

确实,刚刚那一幕真的很有镜头感吧。一对20多岁的男女,男人喂女的喝粥,这不是家人,不是最亲的人,不是有爱的人,可能吗?可谁知道多年以后她还曾记得那样一个镜头?吃完稀粥以后,我再把一瓶小黄瓜递过去。因为那些天,她和饭的就是这种菜,吃完一瓶再买,还是这种小黄瓜。不是因为特别喜欢,而是怕别的菜吃了会影响病情,因为也找不出其他口味还好,对身体又肯定没坏处的小菜了。

吃了晚饭就休息吧,休息前要洗脸、洗脚。于是和她娘忙着把热水瓶、脸盆、脚盆等等准备好,我搓了毛巾,递过去给她擦了脸,再给她准备好了洗脚水,拿到了床边,让她试一下水温是否合适。

“还好,好象热了一点。”杏儿说。

“洗脚应该是热一点,不觉得烫就好,你慢慢洗,多浸一会儿,热水洗脚是有利于健康的。”我说的不过是大家都知道的常识。

把她服伺好了,我们再下楼来吃饭。聊天的时候,她爹却有了新的意见了。

“杏儿的病怎么一点都不好呢?好象是越来越严重了。”这些日子他虽然很忙,忙着田里的农活,但同时另外一忙却也得交代,他四处打听,终于打听来邻县有个老医生,医术非常好,据说这种病只要一趟包管治好。“谢村有个和杏儿一样的病人,老医生那里只去了一趟,回来吃了几帖中药,也不用挂盐水,病就好了。现在吃饭有味道,做事有精神,幸亏找对医生啊。”老头子就是在谢村的田里种菜,那里的新闻消息他当然打听到了。

为了证明他听来的这老医生有多神奇,他还另外说了一个病人作对比,“任家的阿三,去过好几个医院了都没治好,省城大医院都去了,用冰块降体温,用猛药下狠劲,现在花了几千块钱了,病还是没好。”

由此他做了总结,“城南那家医院是故意不给病人看好,留着病人是在慢慢想赚钱,要是能马上治好杏儿的病,我情愿扔掉几千块钱。”

这就是她爹,一个急性子老头。虽然可能只是一时的气话,但这种话对于事情的处理有什么好处呢?如果把钱扔掉就能治病,这世界还要医生作甚?虽然她娘是有拦着他这种胡话,没和他一般见识,但我就不能顶上一句了,他可是爹啊。他说的话里是有胡话,但真有老医生,真有那么灵的话,我们也不能漠视,不能完全不相信啊。治病是第一要务,老头子说了这么个地方这么个医生,她娘、她姐姐也都认同应该去看一看,试一试,那么好,明天我只能陪她去一趟了。她爹娘得去田里干活,她姐姐已经大肚子了,因此这趟还得是我一个人陪着她,说实话,我愿意,非常乐意!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