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豹 正文 003 独立支队之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6.html


曾豹吸了口烟,看了看大家继续说道:“我知道大家背后嘀咕我和政委,说我俩扣儿八馊的,掖着藏着几十条三八大盖就是不往下发,让那么多同志背着膛线都磨平了的汉阳造;还有的说我和政委偏心,编了个不咸不酸的顺口溜,什么‘独立大队三块宝 侦察、神枪、轰天炮,剩下跑腿吃瓜落。’这牢骚话不是一天两天了,对不对?今天我把话先给大家撂这儿:这次大练兵后,支队的家底全发下去,一个不留,但有个一条大家记好喽,所有的人都得通过考核。咱还按老规矩办,有武术底子、脑子灵、会伪装,长枪150米、短枪50米打活动靶子,八成以上命中率的,进侦察队,配长、短枪;长枪150米打活动靶子,命中八成以上的进神枪队,发三八大盖;摆弄炸药像娘们摆弄锅碗瓢盆那么顺手的进炮兵队;再组建一支突击队,把那些善使大刀和拼刺刀功夫过硬的集中起来,临阵时突击敌人。让小鬼子知道玩刀咱才是他们的祖宗。总之,要做到人尽其能,物尽其用,有本事的挎长、短枪,没本事的背大刀、扛长梭標。这没法子,谁让你技不如人?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他端起杯子喝了口水,放下杯子后,两眼盯着黄宝奇,又说道:“咱们炮兵队现在有两门迫击炮,家伙不错,是个宝贝,可咱就是不大会使。上次打吕庄据点,一炮下去,那炮弹‘呼’的一家伙的就从炮楼顶上飞了过去,差点没砸在一中队的屁股上。大伙这个气呀!说:‘迫击炮,瞎胡闹,弄不好,向后绕。’这不赖迫击炮,要怪,就怪咱们不会使。黄副司令员,你回军分区能不能派个教师爷来教教咱?”

“我看不用。”何坚插过话来,说道:“我带来的丘立武,原是我保定军校的学弟,他就是学炮科的。”

“哪敢情好啊!”曾豹语音难抑兴奋。“真是天随我愿,想啥来啥,啊!我想要个打炮的能手,老天爷就给送来个……噢不,是参谋长就给送来个丘,丘,丘什么来着?”

“丘立武。”

“噢对,丘立武。调他去炮兵中队当副队长怎么样?”队望着何坚目光炯炯。

“支队长用谁一句话。”

“好!爽快,就这么定了。”

“有个事禀报一下…… ”何坚有些迟疑,欲言又止。

“都是一家人有话只管说。”对自己同志,曾豹素来习惯直来直去。

“神枪手和爆破手是小鬼子谈虎色变的克星,能不能派几个教官来二大队,教教我们的枪法和爆破?”

“小事一桩。顾也雄、林世大、纪宗祥,这事儿就交给你们仨,要负责到底。”

“是!”顾也雄、林世大、纪宗祥异口同声地应道。

“你现在可胖起来了。这下子,你这独立游击支队快要赶上老一团和老二团了。”黄宝奇显然受会议的气氛所感染,由衷地道:“真替你们高兴哪!”随后,他又乐呵呵地冲着曾豹说:“这儿的事完了,我也该滚蛋去球了。本来要和跟你弄个半斤八两的,可老二团还在老虎岭那儿跟鬼子玩猫猫儿呢,眼下,他们团的团长不在,政委又正生着病,现在,我在这里蹭你的酒不合适,我得赶紧赶过去。走人喽。”说完起身离席。

“真的假的?酒我都备好了,昨天警卫排在山上打了两只兔子,肥着哪,都炖烂烀了,就等咱们比划了。”曾豹起身说道。

“嗯,挺馋人的。不过,今儿是没有这口福了。走。”黄宝奇冲着自己的警卫员挥了一下手。

送走军分区副司令员黄宝奇,大家继续开会。

“黄副司令员走了,我们捡‘干’的‘捞’。哎,大家别领会错了我意思,啊?我是说上级领导走了,我们开会时应该更直截了当一些,刚才也没有虚乎谁的意思,啊?”曾豹说道。

“得了,说吧。本来没啥,让你这么一说,还真的像刚才有点儿啥似的。”

“这话儿有理。”曾豹沉默了一下,感慨地说:“山猫子——曾豹,野狐狸——顾也雄,熊瞎子——肖祖望,鹰眼——林世大,蔫不拉叽——纪宗祥,死心眼——郝德亭,阴魂不散——盖彬……咱们这些从死人堆里滚出来的人,现在也有了响当当的人名。唉,混到今天是不容易啊,多少弟兄连个正儿八经人名都没混上就那么走了。”他有些伤感,端起杯子呷了口水,等他放下杯子的时候面部表情又恢复正常,话题也就改了,只听他说道:“今天这样的喜事儿,本来该好庆祝一下,可井村这个老瘪犊子不让,人家偏偏要来凑个热闹。据可靠情报,明早儿,井村派车队给余家镇的鬼子、伪军送给养,五、六卡车的货啊,这可是硬往咱们嘴塞的肥肉啊。”

曾豹看着何坚,以商量的口吻接着说道:“参谋长,这接风酒是肯定要摆的,要喝的,而且是要喝好的。只是耽误一下,你看行吗?”

“支队长这话儿说的就太见外了,我不爱听。我何坚和弟兄们到这儿来是打鬼子的,不是当酒馕饭袋来喝酒享福的。”何坚的话简捷、明了、有魄力。

“这话儿带劲、提神,我爱听。看来,我姓曾的没看错人。”曾豹说完,将烟点上,又敲了敲桌子边,才说道:“自上次血战之后,阴魂不散的队伍伤了元气,不得不到军分区去休整;二大队在军分区整训、学习。咱手头上没有多少力量,就没做什么大动作,老瘪犊子井村大概以为我们不行了,让他们给整垮了、打散了,所以越来越张狂了。给余家镇送五、六卡车的给养就派一个小队鬼子押车,这不是明摆着拿咱们只当豆包,不当干粮吗?好!那咱就打他个儿龟孙子,也好长长咱们的志气,灭灭小鬼子的威风,消消我这一肚子的邪火。再说了,吃掉他,咱们年前年后的给养也有了。”他“嘣”的一声将拳头砸在桌面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