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豹 正文 002 独立支队之二

古道清风 收藏 8 3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6.html


黄宝奇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曾豹截了过去:“这能赖我呀?以前军分区跟咱们不是有个君子协定吗?老一团、老二团人家早就是膘肥肉厚高头大马,只有咱们这个可怜巴巴的独立游击大队是个马瘦毛长的瘦猴子。特批咱们的缴获可以不上交,统统归自己,好好加强自身力量。——何坚和他的部队是我费多大的劲儿才‘抠’来的?呃?你们是分区,官大嘴更大,看着好,想留下,就翻脸不认胀了呀。”

“我说呢。”听到这里,周志东也乐了,他能想象出曾豹在分区都干了些什么。于是,冲着曾豹说道:“你这家伙,也不言语一声,上次从分区回来到现在有二十来天了吧?我还直纳闷呢,我明明知道分区对何坚同志及他的部队的去向问题并没有作最终的决定,对我们的扩编,那更是云彩眼里的事儿。你看把你精神的,啊,我还以为分区给你吃了什么麻花果子糖了?乐得你有事没事都要哼上两句戏文,就你那像上了锈似的公鸭嗓子,再哼上几句慌腔走板的戏文,还好,都在白天,要是在夜里,这荒原百里的鬼都不敢出来一个。噢?弄了半天是这么档子事儿。哎?你说说,你用的什么法子,怎么跟分区讲的理?才让分区痛痛快快地做出这个决定的?”

平时玩笑不多的周志东开了这番玩笑,引来了更大的笑声。

“痛痛快快?做你的大头梦去吧。官大一级压死人。讲理?谁跟你讲的都是理,‘官’字两个口,我能说的过谁?我一看,嗬,这不拿绝活还不行了呢,于是——”他见大家伙儿都瞪直了眼睛盯着自己,方才说道:“横竖不听,软硬不吃,刀枪不入。什么脸呀皮的,算个逑?说白了,就是面子里子全不要了,耍臭无赖!”他得意洋洋且直截了当,会场却爆发出哄堂大笑。

“差不多。”黄宝奇证实道:“没错儿,除了没躺到地上撒泼放赖打滚,别的招都使上啦。”

“哈、哈、哈、哈……”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这下好了。”笑声过后,曾豹接着说道:“哎,这可真是想啥来啥呀。没成想,军分区还真的把何参谋长和他的部队都拨回来了。——这真是天随人愿、天随人愿哪!我愿足矣。感谢军分区领导的大力支持!”这话儿,有点半是真心半是客套。

“何参谋长可是保定军校的高材生。”政委周治东接过话来。“你的到来必将使独立支队的各方面军事素质大大提高。都知道,我们是打游击起家,今后在正规作战方面大家一定要好好向你学习。”周治东诚恳地说道。

何坚慌忙站起身,有点儿诚惶诚恐,说道:“羞煞我喽,羞煞我喽。这两年我和我的弟兄们让在座的各位牵着鼻子,弄得是晕头转向苦不堪言,吃尽了苦头。我那时找诸位,整天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我始终闹不明白这游击战法的奥妙,这次在军分区整训时虽学了一些,但那还差得远哪,当个学生尚不合格,哪还敢······”

“这话就见外了。”黄宝奇截住了何坚的话头,道:“如今都是自家人了,就没有客气的必要喽。何参谋长在军事理论、正规战等方面有自己的独到之处,但在游击战方面的确有所欠缺。我认为这不应该是坏事,相反它是个好事呀,这样大家可以更好地取长补短互相学习嘛。总之,在发展壮大自己的同时有效地打击敌人是我们的宗旨。哎,何坚同志?”他伸出右手食指,冲着曾豹等几个人划了个圈儿,说道:“这几个,人称猴精,打直起游击来那肚子里的鬼点子是成篓子的,你心里的那些‘疙瘩’,找找他们就解开了。不过,你可得小心点儿,这几个小子会虚乎人,小心别让他们给忽弄了。”

闻听此言,盖彬带头喊起“冤”来:“俺们这几个,啊?谁不知道,那可是好人家的孩子,虚乎过谁,忽弄过谁了?尽冤枉人。”

“就是。”很有几个人“感同身受”。

黄宝奇点了点盖彬,笑道:“冤枉你们?你们都是些什么主儿?拿我当那些不识数的、拉屎不知道揩腚的孩子待哪?——就是你们几个,那才是好人家里挑剩了哪。”

此言一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是的。”曾豹点上一支烟,接过话头,这回说话倒是认真起来:“何参谋长和长枪二队的到来使我们独立支队如虎添翼,队伍壮大了,力量增强了,这是实情,这是好事,但咱们现在还谈不上兵强马壮;要看到这样一个事实,我们周围的鬼子、伪军不论在人数上还是在武器装备上都比我们强大的多,这是摆在我们面前不容否认的客观事实。就单兵作战技能而言,别说鬼子,就是训练好一点的伪军,面对面地交手我们也占不了多少便宜。我以前这么说,现在还是这么说,这并不是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要论抡大刀、打埋伏、钻山沟、搞夜袭、打闷棍,鬼子、伪军给咱当孙子还不够格,可其它方面呢?用鬼子的话说:‘八路的,就是偷偷摸摸地干活。’我们不能就总这样下去吧?这就要求我们加强正规的军事训练。我跟政委研究过加强咱们单兵技能训练的事,也搞了几次,可不是这事儿,就是那事儿,几次都给耽搁了,几次都没搞成。这下好了,我们现在有了何参谋长,他就是咱们现成的总教师爷,再从长枪二队选一批技能过得硬的同志分派到各大队、中队去当教官。咱们说干就干,马上动手。在座的统统下去当学生,就从练拼刺刀开始,这方面咱们不如小鬼子,我看哪,练断几根肋巴骨没什么大不了的,总比在战场上流血、丢命要强;这是白天的事,晚上各队军事干部都到支队部会议室听何参谋长给大家上军事理论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