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世绘:生活现代化,男人女人化,女人野人化

698 收藏 0 600
导读: 自超女之后,还没有哪一个电视节目像《非诚勿扰》那样,招来暴风骤雨般的鲜花和板砖,令人爱恨交错。是相亲还是选秀?是婚托还是毒舌?唇枪舌剑,众说纷纭。力挺者有之,收视率就是明证;激愤者有之,痛骂“拜金女”的大有人在。这“两条路线的斗争”共同支撑起《非诚勿扰》的收视帝国,不服气还真不行。 《非诚勿扰》为什么好看,连专家学者都趋之若鹜、欲罢不能?除了美女养眼光头耀眼之外,言辞麻辣、直言拜金是这一节目突破重围的首要砝码。不仅马诺和朱真芳毫不掩饰自己对宝马和豪宅的热爱,就是其他一干女嘉宾,见到收入低一些的,

自超女之后,还没有哪一个电视节目像《非诚勿扰》那样,招来暴风骤雨般的鲜花和板砖,令人爱恨交错。是相亲还是选秀?是婚托还是毒舌?唇枪舌剑,众说纷纭。力挺者有之,收视率就是明证;激愤者有之,痛骂“拜金女”的大有人在。这“两条路线的斗争”共同支撑起《非诚勿扰》的收视帝国,不服气还真不行。

《非诚勿扰》为什么好看,连专家学者都趋之若鹜、欲罢不能?除了美女养眼光头耀眼之外,言辞麻辣、直言拜金是这一节目突破重围的首要砝码。不仅马诺和朱真芳毫不掩饰自己对宝马和豪宅的热爱,就是其他一干女嘉宾,见到收入低一些的,自然也常常是灭你没商量。

24位女嘉宾的灭灯权和犀利权当然是有话语霸权的,在强势的女嘉宾面前,舌战“群儒”的男嘉宾反而显得底气不足。但是,在一个有着几千年男尊女卑悠久历史的国度,难道就不允许女性对男性犀利一回?我们都心知肚明,中国是一个有话语禁忌的国家,即使在婚恋嫁娶之中,也有一套“潜规则”。诚如法国思想家福柯所言,在政治严肃时期,“话语都经过了语言警察的礼仪规则的过滤检查,表达方式也受到了控制。”就中国传统而言,在公开场合谈论胸毛当然会被认为是不雅的,马诺以这种极具挑逗性和颠覆性的话语行为出现在《非诚勿扰》上时,作秀之外,其实质问的是这样一个严肃的问题:何为妇道?何为放荡?何为作风不正?

当闫凤娇的不雅照成为搜索头条,我们是该谴责这个宣称“被胁迫”的女人,还是更应该谴责那些疯狂传播的看客?妇道,是不是从来都是男性对女性压迫的产物,从来都应该从女性主义者的词典中删除?女性,为什么不能公开表达自己对男性身材的喜好和不满?女嘉宾对男性要求高,男性网友受不了。在中国历史长河中,男性对女性的要求什么时候就低过?网上的一则段子足以说明问题——“最终幻想择偶标准:性格像乱撞的小鹿,胸部像婴儿的屁股,长得像杨过的姑姑,品行像雷锋的叔叔。”

在《非诚勿扰》舞台上,这些摇滚宝贝以其与生俱来的表现欲发出了这个时代女性的最强音,狂蜂浪蝶狠妞儿,神经大条,无话不欢,《非诚勿扰》上的各款失足女青年心有天高,不甘于方寸天地。总而言之:“生活现代化,男人女人化,女人野人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