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为党的事业添瓦的人

lsjtz 收藏 4 417

建党九十周年之际,我这个年届花甲的共产党员,在学习党史中,党的九十年征程中,千千万万为党和人民事业献身的革命先烈们,他们的丰功伟绩永垂历史!但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少有人知。我的外(外爷即我的姥爷,“外”这个字在这里读wei的四声)爷魏怀堂就是他们中的一员!

外爷是陕西省安定(如今的子长县)县魏家岔人。外爷打小生长在十分贫穷的农民家中,很小就承担起了养家糊口的劳动活。由于魏家岔一带是人多地少的地区,即使是地主也没有多少土地,外爷那样的贫农家不要说自己没有地,连租人家的地耕种缴租都十分困难。为了活命,外爷每到冬季农闲时节,就受雇于大户人家的马帮队给人家牵牲口,到山西境内贩运货物,以挣点钱养家。所以外爷从小对社会就有个认识,接受什么事物也来得快些。外爷成人之际正值上个世纪的二、三十年代,陕北、山西都有咱们党在活动,对共产党为人民的举动,作为穷人的外爷当然能够看得清,所以他就自觉地投入到帮助共产党的活动中去!

那个时候,无论在山西还是在陕北,共产党都是被敌人追杀的对象!而帮助共产党的人当然也是敌人追杀的对象。但是外爷不怕。他认准了共产党是为老百姓谋好处的,老百姓不帮助谁帮助呢。外爷给谢子长、刘志丹的队伍送信、放哨、刺探军情。那个时候由于形势所迫,当时谢子长他们带着队伍时而在黄河以西陕北境内活动,时而转移到山西境内活动以躲避敌人的围剿。而外爷就趁自己曾经跟随过马帮熟悉情况的优势,再次与马帮搭伙贩运货物,目的是为了给咱们队伍传递消息。但是外爷一个穷人家的,哪有贩运货物的本钱?当然没有本钱是没有马帮要我外爷加入的!当时咱们党的队伍也没有钱供外爷用呀!外爷只好把他的大闺女即我的母亲抵押给人家当童养媳,换取一些大洋加入马帮为队伍传递消息。由于传递消息需要等候,所以外爷在一次贩运货物中赔了钱。为了不暴露真实目的,外爷只能狠心按照约定将我的母亲送到人家当童养媳。当然我的母亲受了很大的罪!但那时外爷只能那么做!母亲还说,当年一段时间,因在陕北的活动暴露了,外爷只好携家带口在山西省石楼县留村我外婆家里暂居。正好谢子长带着队伍也到了留村山上一带活动。这段时间凡是谢子长他们在山上活动,外爷就在村外放哨掩护,外婆呢在家给队伍上的同志们做饭,而我的大舅(1947年在山西五台一带牺牲)因人小目标小不为人注意就负责往山上谢子长住地送饭的。总之一家人能够为党做点事的都投入到党的事业去了。

由于积劳成疾,身强力壮的外爷生病了。这个时候陕北也成了红区,于是外爷携家人回到了魏家岔。他没有因为自己给共产党出过力而找组织上要待遇,而是回到山村仍旧种地养家糊口。说起来真叫人难以置信。当时外爷已经不用直接给队伍送信呀、放哨呀,而且魏家岔那个时候已经是红区了,贫农不用再受地主的盘剥了,外爷同千万老百姓一样不用租地主的地交租子了而是受党的恩惠分了土地种的是自己的地。但当时正值咱们党打天下,老百姓们都豁出性命来支援党和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外爷辛勤劳动一年打下来的粮食绝大多数都交公粮支援了咱们党和队伍,给自己和家人留的很少。就说1940年吧,外爷家就留了一担(约360斤)黑豆,其他的粮食都交给边区政府作为公粮。由于外爷身体受病痛的影响日趋削弱,由于大舅早在1934年初就跟随谢子长当红军走了,外爷的大闺女即我的母亲也因当年外爷为党的事业跑马帮欠下债只好拿母亲抵了债给人家当了童养媳,而我的二舅、三舅和阿姨等都还小,家里除了外爷再没有壮劳动力了。所以外爷家的日子过得仍旧艰苦。

1940年的腊月二十四日,那天早上外爷给家人做了点豆钱钱(陕北地方用黑豆压成饼状,加水煮熟食用)饭。那个时候外婆呢,每天早起晚睡地不停给大户人家纺线做针线活,就为挣点钱养家呀。所以外爷做饭。凡做好后外爷把饭给外婆以及在家的我二舅、阿姨、三舅等三个孩子各盛了后,给自己就没剩多少了,但外爷看见家人都能够吃上一碗豆钱钱他就高兴了,自己少吃就少吃。出于过惯苦日子的本能,外爷还把饭勺子上残留的饭渣都添的干干净净。然后外爷带着是十一岁的二舅上山打柴。到了山上,外爷看见一块地方柴多且地势平坦,特地让二舅到那里去打柴,他呢到陡峭处去打。结果还不到50岁的外爷因久病加之吃不饱身体实在支撑不住了,不幸摔下山崖。就这样外爷离开了人世。

我的母亲给我说过,1940年她已经冲破封建阻拦摆脱了童养媳的困境参加了革命。当时也在山西境内做医护工作。直到1941年她所在的队伍从山西开回陕北,她请假回家才知道外爷去世了,母亲是非常的伤心不已。给我们说得时候已经是1990年初,母亲说起外爷去世的情形还伤心地眼泪扑扑的直往下掉。当年的伤心之痛可想而知。当然这种滋味我那个时候没有实践是绝对体会不到的!到了1992年母亲病危,在外地“尽忠”的我日夜兼程赶回去,到家后母亲已经离开了人世,就差10小时!那个时候我的心呀比裂为几瓣还要疼,那种疼无法用语言形容!我想当年母亲回到魏家岔后得知外爷去世的感觉就是如此吧!

应该说,外爷去世的那年,魏家岔已经是陕甘宁边区的一部分,是咱们党的地盘。如果外爷给组织上开个口,就凭外爷曾经给党提供过不少帮助甚至连自己的亲闺女为了党的事业都抵债给了人家,也是对党是有贡献的人,而且当时已经是八路军营级干部的大舅正在山西河北一带打鬼子,如果外爷他们当时找找组织请求给解决解决家里的困难,我想也是可以的。但外爷从来没有找过!一直到他去世都没有找过!写到这里,我感叹的是,我的外爷,多么实在的人呀!我还要感叹的是,我们党的事业正因为有无数像我外爷这样默默奉献了人才能够有今天的执政地位。我更为感叹的是,当今世上哪里能够找到这么实在的人呢?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