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的雷达兵 正文 军政主官 74

春予曙阳 收藏 0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size][/URL] 军政主官 74 我为自己打开了连队的工作局面既高兴又惭愧,这可是我过去想做而又没有做到的事情,现在我做到了。奖惩不得当是会产生负效应的,只有“正”激励的奖惩,才有连队火热的激情!我过去的初衷不错,为什么就没有收到好的效果呢,问题正是出在激励选错了人上面啦,把这两个战士做为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


军政主官 74

我为自己打开了连队的工作局面既高兴又惭愧,这可是我过去想做而又没有做到的事情,现在我做到了。奖惩不得当是会产生负效应的,只有“正”激励的奖惩,才有连队火热的激情!我过去的初衷不错,为什么就没有收到好的效果呢,问题正是出在激励选错了人上面啦,把这两个战士做为旗帜,根本不具有引导大家向上的能力,教训啊!

我回想这七个月来,张为民是我成败的另一个起始性的因素,我并不是想放弃张为民这样技术好的战士,只因为常儒焕的作用在突出出来,才导致了我像似在冷落张为民一样。我错就错在太“珍惜”这个笔杆子了,更不该凑到一块安排他的同乡去受训,这事常儒焕也是赞同的,我是怕影响了常儒焕的情绪,最终影响了宣传。在岳乐祥提排长后,我所以不提张为民而是提拔了周宝仁当班长,是我怕张为民因班里的工作分了心,影响他学习军事技术啊,加上徐连长曾经说过,要为张为民前进人为设置点障碍,我就利用了这次机会,给他制造了一点小波折。谁知这些事凑到一块,给人们产生的错觉,远远超出了张为民事情的本身。如果这些事是分开出现的,也不会惹出这些麻烦来。我不得不重新补任张为民为代理班长,这是为了纠正过去我工作的负面影响。哪个不当家,哪个不知道柴米油盐贵,连工作早做一会儿晚做一会儿,也是大有讲究的。代理连长垮在不会当家上,自己垮在乱当家上。不在连长的位置上,考虑问题的立场和角度就是不一样,现在我是站在连长的岗位上了,我就一定能把工作做好吗?这除了有一个“正”激励的价值取向之外,还有一个分寸感的问题把握不易,此外,还要有一个阶段性的主导工作来引领大家。我眼下的办法是,先学着徐连长的做法把工作开展起来再说,至于以后,我会慢慢地取得经验,形成自己的特点和风格,这就是我最近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的理由。我现在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我一定要把后几个月的军事工作抓上去,而徐连长的做法是成熟的做法,也是我熟悉的方法,这样做把握性会更大一些。

连队工作的头绪被理顺后,可以腾出手来了,我要找李指导员好好谈谈心。

我担心李指导员对我还没有彻底消除顾虑,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对今后的工作是极为不利的。今年的时间紧任务重,工作不等人啦!为此我想好了,我要做一个高姿态的自我批评,把李指导员团结起来一道工作。说起来,我和李指导员在一起共事也有两年多了,我们彼此之间很熟悉。李指导员这个人是一个实干型的人物,好动脑,爱钻研,观察具体问题有独到之处,思想基础不错,就是有些心慈手软,联系起来考虑问题有时显得有些欠缺,工作抓得过粗,有时办法少。正是这些不足,才使得连队军事工作在他手里不过半年多的时间,就严重下滑。如今,团里把我们两个人捆到一起,都在为连队打翻身仗作努力,一荣共荣,一辱共辱。由于我们都是受到团里批评的人,又都改任了军政职务,都有了换位思考的基础,易于彼此交换心得,易于纠正各自的不足,易于发挥彼此的最大潜能去做工作。基于这一点,我找李指导员的谈心就这么开始了。

我说:“这段时间,我的思想随着职务的变迁,已经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变化犹如桑海苍田一般。不换位置,真是不会让我去深刻地反思过去。我把这两年多的工作分为两个阶段,和徐连长搭档时期,徐连长把稳住了大局,即使我做一些出格的事,搞一些花架子,也显不出什么毛病来,对连队建设的负面影响不明显。这在很大的程度上又掩盖了我工作上的毛病,使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哪些问题,这让我飘飘然起来。和你搭档的这段时间,你的优柔寡断,你的顾此失彼,你的按部就班的思想,显出了你的柔弱,也反衬出了我的强势,你我的毛病都被暴露了出来。对我现在来讲,军事工作始终要牢牢抓在手里,政治工作要围绕军事工作来补台,这样才能把连队工作中的负面因素降到最低点,这就是我今天对自己担任连长职务的理解。作为连长,军事工作抓住了,再用多样化的思路去激发起官兵的热情,让大家从多样化的思路中搏取荣誉、慰藉和满足,从而反哺到军事工作上去,这样一轮一轮地强化军事工作,军事工作当然就一天比一天做得好啦。这等于跟军事工作加上了多个保险嘛,这不就是徐连长的那套办法吗!我们连的战士,训练的热情都不低,只是在获取荣誉的过程中,有的人走上了旁门左道,有的人爱剑走偏锋,爱打插边球。而我在人们追求荣誉的过程中,不分良莠,不分高下,眉毛胡子一把抓,只要能出典型,不管哪一类典型都树,结果产生了误导。我为什么迎合了这些人?或者说这些人为什么找上了我?到底是这几个战士使我的工作发生了偏差?还是我的工作偏差引出了这几个战士走错了道?不知你是怎么想的?也许你会说这两个问题都存在,但我现在只能认为,是我的工作引出了几个战士走偏了道!不这么看问题,就等于没有主次,就等于是在迁就我自己,我可能还要走弯路,还要交学费!这就是我近来的认识!”说到这里,我停顿了片刻,又说:“每一个战士不就是一块璞玉吗!他们自身是既有优点又有缺点,他们都是优点和缺点同在的混合体。我们面临的就是这样的工作对象,我们干部要细心地去发现他们的长处和短处,要耐心地去‘雕琢’他们,让他们去掉毛病,使他们成为精美绝伦的‘玉器’。我过去七个月里,不能把他们变成有用之材,却让他们变成了“废品”,这恰恰是我工作的最大失职!我们没有理由去责怪战士们求取进步的方式不对,如果我们一定要说是战士不好,那还要我们这些领导干什么呢?我这是在说,战士出的问题,很可能是由于我的偏差给激发出来的!这正说明我们自身存在着不足!这样听起来有些过于自责,但实质就是这样的!培养战士,不能只停留在一般做人做事这个层面的引导上,不把他们的本质升华到更高的境界,可能会让他们的品质下降到道德水准以下,这就是我这些天来反思的又一个内容!”我的表情严肃,我说:“我过去的一些问题,从表面上看,很像是工作方法上出了问题,比如同时提拔两个班长,就有些举措失当;又比如用人失察啊,对孙永波的失察就是这样的错误。实际上,这是我没有搞清楚多样化的工作思路,必须要围绕军事工作来展开,此外,还得要用严格奖惩来做保证。不论启用什么人,不论推动什么工作,都不能忘了促进军事这个根本!否则,我们就无法归拢人心,无法去步调一致地开展工作,最后就只能是在误导了,在牺牲战斗力,在搞形式主义。这段时间,我整天就在想这些问题,不想清楚这些问题,连队的工作是不能迈出新步子的。”

李指导员听了我推心置腹的谈话之后,他很受鼓舞,他知道我在换位思考中已经找到了正确的路径,我从思想上彻底摆脱了过去,把自己已经调整到最佳的位置,这是我忠于自己的职责做出的最好的结论。这让他对我的工作有了信心!

他对我是有过怀疑的,那是任免命令下达的那一刻。从我采取一系列行动的时侯起,他的怀疑开始在排除了,听了刚才我的一番谈话后,他的怀疑心理已经彻底的没有了。他要行动起来,积极协助我作好工作,这也是他不可推卸的责任!他说:“这些天来,我何尝不是在反省自己,一个好端端的连队,是在我代理连长的时候走下坡路的,我的愧疚无法形容。我的确有军政分家的思想,分内的事我管,分外的事我不管,加上我又缺乏转化连队不良因素的能力,这怎么不把连队搞垮呢!在连队,战士之间的竞争是激烈,他们要进步要荣誉,这没有错,但错在哪里呢?错在有些人不思进取,一味地走捷径,用投机取巧的办法与干部套近乎去求取进步。这些人要求进步,不是以提高自己来适应部队,而是公然以改变连队来适应自己,这种进步,实际是遇到了困难绕道走,结果不光把自己绕到斜路上去了,还把连队绕到斜路上去了,这种进步本身就是一个种变态的进步。我错就错在对他们的这种进步失去了警觉,在行动上失去了抵制的能力,甚至在心理上还有某些程度的认同,有时实际上是在为他们的所谓进步开绿灯。我低估了这种不正确的进步方式的破坏作用。徐连长说过,选典型,在军事上要选有锐气的,在政治上要选正派成熟的,不怕他们走弯路,这才是我们军人对国家和人民的政治交待。在这两个方面,我是有欠缺的。我同意你刚才的说法,出了问题全怪战士,还要我们干部干什么?作为一个领导,我们肩负着大多数人的责任,大多数人要我们干部一碗水端平,我的行动让我没有做到这一点,我又没有把大家的激情激发出来,一个过硬的连队就这么垮在了我手里。一方面,我们在倡导进步的因素,另一方面,我们又在用自己的不足侵蚀连队,这样言论和行动相抵触,连队不垮才怪!这些教训真是让人刻骨铭心!”

我感到,李指导员的认识是真诚的,他没有推卸责任,而且对自己的自责是很严厉的,他从几个月的工作中吸取了足够的教训,这点是难得的和可贵的,我对此感到很满意。我对李指导员说:“你就不要自责了,当时有些事我是要负主要的责任的。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吸取教训,统一认识,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你工作的潜力大得很,让我们好好地再合作一次,创造一次连队的辉煌吧!”

李指导员听了我承担责任的话后,他真的感到我的心态十分好。李指导员说:“感谢你的理解,我相信,我们一定会成功地翻过身来,我的信心更足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