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特战军:最精锐的抗战部队 第一卷 穿越来到淞沪战场 第八章 淞沪抗战(8) 虐型逼供

当大象爱上蚂蚁 收藏 4 12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2.html



日军的营地就在小鸭山下,为了以防万一,萧逸云穿了身鬼子的军装,即使被鬼子撞见了,也好糊弄过去,毕竟是杀山田要紧,不必要的火拼或格斗都没必要!


山下路口就是一个小队的日军在守卫,防御工事也简单,就是几堆麻袋堆着,后面鬼子架着枪在麻袋上,警惕地盯着山上下来的路,但还是让萧逸云混了过来,不是鬼子眼神不好,是干过特种兵的萧逸云那身绝顶的潜伏本领,在黑夜中一路匍匐到这个小队的防区附近而没让他们发现;到达鬼子阵地处,萧逸云沿着麻袋蹲着走,一直走到防守比较弱地地方,看见个哨兵站在个荒僻的角落,上去捂住这哨兵嘴巴,让其不能出声,另一只手拦腰将他抱住,拖到了一个远处的山林中。


“你们大队部在哪,快带我去,不然杀了你!”萧逸云用流利的日语对鬼子说道,一边掏出手枪指着这个被他活捉过来的鬼子,一手抓住鬼子兵咽喉,只要这鬼子想出声呼救,就把他活活捏死!


“别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家里还有母亲一人在家,等着我安全回去了!”原本以为鬼子会有剧烈的反抗,哪知道日军里也不都是热爱打仗的,听他这语气,似乎并不情愿参与到这场战争中来。


“不杀你可以,但你们这谁知道大队部的所在?”萧逸云说着将枪用力向这名日军士兵额头上顶去。


“小队长,小队长松木可能知道,”日军士兵被萧逸云用枪这样一逼,顿时吓得够呛,紧张的结巴起来。


“那快带我去见他,我就饶了你性命!”萧逸云威胁道。


那日军士兵按萧逸云的要求做了,他走在前,萧逸云紧贴在他身后随行,贴得很紧,从正面看根本看不出这位日军士兵的后面跟有人。


“松木队长,我有事向你报告!”日军士兵带着萧逸云来到小队长所在的篝火前,按萧逸云事先交代好的话说道。


“什么事?!”松木队长正津津有味地吃着篝火上刚烤熟的大半只鸡,此时被自己手下打扰,显得有些不悦,就在他抬头想问这名士兵为什么来找他时,从这名士兵后面突然晃出个人影,还没看清其长相,突然脖子上一阵剧痛,想要开口却说不出话来,却是从日军士兵背后闪出来的萧逸云五爪像铁钳一样掐在他咽喉上!


“砰”同时萧逸云侧身一个扫腿将松木队长旁边一个正低头啃鸡屁股的日本士兵给踢晕在地。


“你的,把他背着”萧逸云对那个带头来这的日军士兵吩咐道,让其将刚被自己打晕在地的鬼子给背起,和他们一起离开此地。


“巴嘎,支那猪,想从我嘴里得到些什么,你做不到!!哈哈!!”松木队长被萧逸云挟持到了不易被发现的山林中,当萧逸云用日语向他询问他们的大队部在哪时,松木队长态度很强硬地说道。


“小鬼子,你还不知道我从前是干什么的?!软地不吃非要让我动刑,”萧逸云口里嘀咕着,他在后世可是国家安全局的优秀间谍特工,在“严刑逼供”上可不吃亏,很多受过严格反审问训练的敌国间谍同行都栽在了他手上,何况眼前这个小小的日军小队长。


萧逸云从兜里掏出把匕首,架在了松木的耳朵上,就这么往下轻轻一压,松木的耳朵就破了个小口,小口里渗出的鲜血一直流到耳根,很明显,萧逸云再继续操着这把匕首继续往压下去,这位日军小队长的整个耳朵都要被他给完全割将下来!


可是,这个松木却出奇地强硬,萧逸云将匕首往下一点点“割”时,整个过程松木只是涨红着脸憋着痛,却始终没叫唤一声,直到整只耳朵给萧逸云的匕首完全割了下来,伤口处的鲜血将他的半边脸染得全是红色!


“哎,可爱的鬼子啊,你以为只是不怕痛,我就没有办法治你了吗?!”萧逸云见这么重的刑罚用在鬼子身上,对方都没有因此而屈服,并没有显出沮丧的神色,反倒是极为怜悯地看着松木,不动神色地一把将他对面躺着的那位在篝火旁和他一起吃烤鸡而被自己踢晕的小鬼子裤子一把脱下,一个并不小的玩意露了出来!


“松木,如果你拒绝诚实地告诉我问题,那么你的下场将跟他一样!”萧逸云说着,把手放在鬼子的那玩意上,揉了一下,真见鬼,居然勃起了,没想到被打晕后的鬼子那玩意还这么“精神”。


“你想怎么样?!”松木看着萧逸云这古怪的动作,有点紧张道。


“让你的这位手下进皇宫做太监效忠你们的天皇而已!”萧逸云冷笑道,一边对那位被他“俘虏”了的日军士兵说道“你的,把他的嘴巴狠狠地捂住,他要是待会痛醒来叫一声,我就割掉你的舌头!”。


那位日军士兵忙照做了,萧逸云便抽出军用匕首,轻轻放在那名已被脱下裤子的鬼子那玩意的蛋囊上,轻轻划了下,蛋囊上立即出现个小口,鲜血流了出来,然后在顺着这个切口一点点地横切过去,这名小鬼子的蛋囊便连着里面装的两个蛋蛋被割了下来,并与原本那在它上面长长的生殖器彻底的分了家。


“松木先生,你是否愿意你下面的那东西马上变成这样了”萧逸云手里提着满是鲜血的蛋囊递到松木眼皮子底下,轻声说道。


“你,你杀了我!”萧逸云将他手下的蛋囊切割下来的整个过程他看了个清清楚楚,此时又见到萧逸云把那血淋淋的蛋囊递到了他眼前,突然感到自己的下边传来一阵震痛,仿佛自己的蛋囊已被萧逸云割了下来,并且就是此时萧逸云拿在他眼前的这团血淋漓的东西。


“我会尽量割的很慢,你有时间考虑”萧逸云用匕首“唰”地下把松木的裤裆破开,然后用手把他的蛋囊给掏了出来。


“巴嘎,巴嘎,混蛋!”松木拼命挣扎着,奈何浑身已被绳子捆绑在棵大树上,根本就动弹不得,眼睁睁地看着萧逸云将那亮晃晃的军用匕首慢慢地搁在他蛋囊与生殖器根部连接的地方,一点办法也没有。


“巴嘎!”松木感觉到蛋囊上有一丝凉意,其蛋囊最上方已被萧逸云用匕首开了个小口,虽然不是很疼,但足以让松木内心涌起巨大的恐惧,作为男人,失掉蛋囊意味着什么?!何况是出门必嫖的日本男人,可以说,干女人就和他们呼吸一样平常,和吃了鸦片一样有瘾!


“松木队长,我会将你的蛋囊割下后,挂在我们小鸭山的阵地的旗杆上,还会将它拍成照片发到报纸上,到时候,受到侮辱的可不只是你一人而已,你的家人,整个家族,甚至你们狂妄自大的大和民族,都会因此而蒙羞,你相不相信”萧逸云头凑近松木的耳根,进一步在心理上对他进行打击,好让他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


“好,你说吧,只要你保证不将我俩的相遇之事说给第三人知道,我就尽可能将我知道的告诉给你!”在生理与名誉的双重威胁下,松木队长终于低下了狂傲的头颅。


“带我去见你们的大队长山田!”萧逸云冷冷地说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