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街头下跪寻妻被疑搞行为艺术(图)

江南一扁舟 收藏 0 1080
导读: [img]http://img1.itiexue.net/1314/13142173.jpg[/img]   6月7日上午,一名男子带着三个小孩来到合肥火车站候车大厅,见到民警就要下跪,哽咽着说:“帮帮我,我想找到我老婆。”此前一天,该男子曾跪在合肥街头,手举结婚证求人帮忙寻妻。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下跪哥”现身火车站   昨日上午9时许,合肥火车站候车大厅内人来人往,一名男子带着三个孩子坐在楼梯口,显得很无助。市民郑先生进候车大厅时瞥了一眼,立马想到:“这不就是6日跪在街上找爱人


男子街头下跪寻妻被疑搞行为艺术(图)

6月7日上午,一名男子带着三个小孩来到合肥火车站候车大厅,见到民警就要下跪,哽咽着说:“帮帮我,我想找到我老婆。”此前一天,该男子曾跪在合肥街头,手举结婚证求人帮忙寻妻。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下跪哥”现身火车站


昨日上午9时许,合肥火车站候车大厅内人来人往,一名男子带着三个孩子坐在楼梯口,显得很无助。市民郑先生进候车大厅时瞥了一眼,立马想到:“这不就是6日跪在街上找爱人的那个男的吗?”


郑先生告诉记者,6日下午,这名男子带着3个孩子跪在徽州大道与东流路交口附近,他手里举一本结婚证,对着过往市民哭喊道:帮帮我,我老婆不见了。“从结婚证上看,这个男的叫陈勤(化名),老婆姓潘。当时他跪在雨水中,很多人还以为他在搞行为艺术,就叫他‘下跪哥’。”


据车站派出所一位执勤民警回忆,陈勤带着三个孩子进入候车大厅,见民警上前询问,眼泪马上就出来了。当时,陈群向民警欲作下跪姿势,连说:帮帮我,我老婆失踪了。“从他这几天的经历来看,他应该不是作秀,”执勤民警说,“他是急得没办法了。”


妻子回家洗衣服失踪


记者上前与陈勤交谈,他擦了一把泪说:“我今年36岁了,住在肥东县古城镇湾陈村。”6月4日,他和妻子潘某早早起床去种玉米。劳作中,潘某平静地说:“我回家洗衣服,你中午再回来吃饭。”中午陈勤回到家里,发现脏衣服还堆在那里,妻子却没了踪影。


“我把屋里翻了个遍,发现她把收割机驾驶证拿走了,”陈勤说,“还拿走了我们在外打工的一张工资‘白条’,工资是17000多块钱。”陈勤慌了手脚,立刻到当地派出所报案。民警侦查发现,潘某曾在合肥经开区锦绣社区一家宾馆留宿过。陈勤立即赶到那家宾馆,发现潘某已退房。“没了她我怎么办?


我带着小孩四处找她,急得不行,实在没办法了就跪在地上,求人帮忙。”陈勤说,“我一定要找到她,无论用啥方法我都干。”他在浙江打工时遇到了潘某,当时她才16岁,很快两人就同居了,生了一个孩子。“我比她大10岁,她跟着我吃了不少苦!2009年我俩才领了结婚证。”


此前她曾出走过两次


陈勤说,去年5月份,他打工归来,潘某哭着说自己被村里的堂叔“欺负了”。他去找堂叔理论,对方先是答应私了,后来又反悔了。看到自己的男人很“窝囊”,潘某去年一连离家出走了两次,但随后都主动回来了,因为她舍不得孩子。


今年,陈勤和潘某借了近5万元的高利贷买了一台收割机。夫妻俩起早贪黑,一点点地攒钱,全身心扶养三个孩子。“以前她是怨我没法给她讨说法,才离家出走的,失踪几天也就回来了。”陈勤说,“这次不同啊,她一直在躲我,可能就不会回来了。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觉得我没用,跟着我太苦了。”


昨天中午,陈勤带着三个孩子坐上开往歙县的火车。陈勤说,歙县是潘某的老家。“她跟着我什么苦都吃过了,她在外面如果再被人欺负,我就更对不起她了。”陈勤说,“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希望,我也要去找。”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