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抗日:飞虎战龙 第一卷 初犯清远 第73节 血洗清城录3

flxlrh303 收藏 4 16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4.html[/size][/URL] 夜色降临,清城的大街小巷乌灯黑火,街上没有一个市民,到处都晃荡着面目可憎的鬼子,到处传来鬼子疯狂和淫荡的笑声和市民的求饶声、惨呼声。 由于担心六叔公的安危,梁飞虎坚持要回药铺看看。大只佬扶着梁飞虎,马骝仔扶着岳豹,借着熟识地形,小心翼翼地潜回药铺。他们远远就看见六叔公家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4.html


夜色降临,清城的大街小巷乌灯黑火,街上没有一个市民,到处都晃荡着面目可憎的鬼子,到处传来鬼子疯狂和淫荡的笑声和市民的求饶声、惨呼声。

由于担心六叔公的安危,梁飞虎坚持要回药铺看看。大只佬扶着梁飞虎,马骝仔扶着岳豹,借着熟识地形,小心翼翼地潜回药铺。他们远远就看见六叔公家灯火辉煌,围着一大批人,内围是一百多个手无寸铁的群众,外围是几十个端着刺刀的鬼子。在两辆军卡上,鬼子还架着两挺机枪,枪口对准圈内的群众。

趁着夜色和鬼子忙乱,梁飞虎等四人爬上正对着六叔公的一户人家的屋顶。梁飞虎探出半个头,向下望去。居高临下,眼前豁然开朗,六叔公家中的一切他一目了然。只见六叔公、堂叔及三个伙计跪在药铺门前,六叔公头上的毡帽被除掉,满头银发在灯光下显得格外耀眼。药铺的门前挂着一个人头,白发苍苍。望见这颗人头,梁飞虎脸上的肌肉由于痛苦而跳动几下,因为这颗人头就是深夜送他渡江的老叟。还有三个被五花大绑的大汉,靠药铺大门的墙边站立着。看见这三个人,梁飞虎的心里一紧,因为他们竟然是离队而去的鬼马超、风吹竹、花心鬼三人。

梁飞虎凝神扫视现场,六叔公面前站着两个人,背对着他的是鬼子一个少尉军官,另一个则身穿长袍。鬼子少尉军官转过身来,面向梁飞虎。脸尖,额突,眼神如毒蛇,阴涩,阴毒,竟然是在银盏坳血战中狙杀吴麟营长的木村。身穿长袍的人也转过身来,赫然是潘振南。

梁飞虎明白了,夏荷的担忧变成了事实。原来做了大汉奸的潘振南为了取悦主子,轻易地找到渡他过江的老叟。潘振南弄清楚梁飞虎的去向之后,就随日军攻打清城,当鬼子大军攻破清城后,就领着木村先去梁飞虎昔日帮众——鬼马超、风吹竹、花心鬼和奸仔强家搜捕梁飞虎,未果,而奸仔强恰好逃出清城而躲过一劫。潘振南根据鬼马超三人的口供得知大只佬的六叔公在下濠基,所以领着木村杀向六叔公的家。

因鬼马超等人已经脱离的飞虎队,所以夜渡北江后梁飞虎不愿求助昔日的兄弟,他的这个决定让潘振南扑了一个空。他也由于阴差阳错逛街喝喜酒,无意间竟然让他又逃过眼前一劫。

梁飞虎心揪得紧紧的,因为鹩哥接了他的的命令后,一早就出去寻找夏荷履行职责,也不知道鹩哥有没有回药铺。他的脑袋犹如火车头的内燃机般急剧地转动着,思忖着如何解救六叔公等人,但他和岳豹身受重伤,现在只有大只佬、马骝仔两个帮手。大只佬与马骝仔手上只有一把匕首,他身上也有几把飞刀、几根竹签而已,如何与荷枪实弹的几十个鬼子抗衡?

梁飞虎在瞬间想了十几种方案,都马上被他否定。他望向大只佬,迎接他的是大只佬那激愤、无奈、悲戚的眼神。

“汪汪汪……”

狼狗的吠叫声打断了梁飞虎四人的苦思冥想。他们望下去,只见四个鬼子拉着四头高大凶猛的大狼狗从药铺里出来。其中一头大狼狗叼着大黄狗的脖子,大黄狗鲜血淋漓,四肢软绵绵地垂着,不吭一声,看来已经被大狼狗咬死了。另外三只大狼狗口中也叼着东西,却是梁飞虎等人的衣物。

潘振南指着木村,对六叔公说:“六叔公,这位是木村少尉,木村君敬重六叔公为清远名流,才诚心地来拜访你。”

潘振南顿了顿,指着那些衣物说:“六叔公,你犯不着为一个鱼肉乡民的土匪卖命。六叔公,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还是把梁飞虎他们藏匿之处说出来吧,我敢保证皇军不会难为你。”

“呸,汉奸!”六叔公虽然双脚颤抖,但还是挺直胸膛骂潘振南。

“敬酒不吃吃罚酒。”木村的普通话很生硬。说完,木村把手一挥,八个鬼子越众而出,扯起跪在地上的堂叔四人,手脚麻利地把堂叔四人捆绑起来,绑在门前的骑楼柱子上。

一个鬼子端着明晃晃的刺刀,脚步有点颤抖地走近堂叔。

“渡边君,刺!”木村故意用普通话下达命令。

“嗨!”名叫渡边的鬼子双手颤抖着,眼中流露出不忍之色,但他还是慢慢地端起刺刀,做着刺刀拼杀的姿势。

“不!”六叔公悲鸣着,跪在地上求饶,满头的银丝随风飘扬,凄凉悲切。现场被迫围观的群众都低下头,不忍心看惨剧的发生。堂叔扭动着身子,徒劳地挣扎着,眼中的惊恐之色猛如大海上的波浪。望着越逼越近的刺刀,堂叔慢慢地闭上双眼,浑浊的泪水从眼角流下来。

堂叔感觉到心脏部分寒气侵体,但没有传来撕心裂肺的痛楚。他睁开了眼,逼入他眉睫的却是渡边含着泪水的双眼,还有如秋风中的落叶那样颤抖的双手。

木村对渡边这个新兵的表现非常不满,但也能体会渡边此时的心境。木村心想:“新兵只有亲自动手杀过人,才能战胜其心中的恐惧和胆怯,才不会在战场上怯懦。我就是故意绑这些丑陋的支那人,用支那人的活体去训练大日本帝国的勇士的勇气。我也是故意留下一些支那人的性命来现场欣赏杀人游戏,这样一来,支那人就会屈服于皇军的淫威之下,不敢再产生反抗的念头。毕竟中国的人太多,杀也杀不完。侥幸逃命的这些支那人,会义务免费地为皇军做宣传,就会产生骨牌效应,使更多的支那人由于恐惧不敢参加反抗武装,即使参加了抵抗武装,看到我们大日本皇军到来,也会被吓得屁滚尿流。”

但木村失策了,中国人民是压不垮的,所受压力越大,反抗就越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