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德军审讯战俘的技巧

173空降旅 收藏 13 10485
导读:在损失了有效的空中侦察之后,德国人越来越依靠于盘问战俘来了解盟军的行动以及编制、新的装备或者设施、盟军的士气以及其他一些有价值的情报。德军的审问方式的效率在战争开始时就表现不错,发展到今日已经成为了一门非常详细的技术,俨然像一门需要精确计算的科学。德国审讯官非常清楚自己每个问题的目的以及意义,同时他们也一丝不苟的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得到信息的线索。尽管他们绝对不会错过审讯我军军官的机会,他们同样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兵。 德军很清楚从刚从战场上抓到的俘虏口中得到有效情报的几率几乎是0,所以他们会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损失了有效的空中侦察之后,德国人越来越依靠于盘问战俘来了解盟军的行动以及编制、新的装备或者设施、盟军的士气以及其他一些有价值的情报。德军的审问方式的效率在战争开始时就表现不错,发展到今日已经成为了一门非常详细的技术,俨然像一门需要精确计算的科学。德国审讯官非常清楚自己每个问题的目的以及意义,同时他们也一丝不苟的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得到信息的线索。尽管他们绝对不会错过审讯我军军官的机会,他们同样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兵。


德军很清楚从刚从战场上抓到的俘虏口中得到有效情报的几率几乎是0,所以他们会在战俘平静下来之后才开始第一级讯问。

第一级讯问


审讯官会讯问一写非常基本的问题,当然这些问题肯定超越了“姓名,军阶和编号”这类合理问题。对战俘所在部队所收集的情报将被用来鉴定受审者是否在撒谎。德国人很清楚,自负的俘虏很容易在提供自己的姓名、军阶和序号之后再慷慨的提供一些假信息来折磨审讯官的神经(尽管我军相关条例规定除这三条之外不应回答敌人的任何问题)

如果发现战俘在撒谎,或者举止粗野,德国人会采用“更不友好的讯问方式”——仍然严格的处于《日内瓦公约》以及相关条约的限制之内。德国国防军尊敬非常礼貌但是不愿给出情报的战俘,他们视忠诚为最高荣誉;而武装党卫军可能就不这么看。

在审讯时,德军审讯官经常会公开表示他们对我军某种武器的赞美或者怀疑——来缓和审问的紧张气氛。然而事情没这么简单。自负的但是头脑简单的战俘很可能会直接更正审讯官“说错”的地方,德国人会通过这些小矛盾来挖掘细节。


德国人知道我军士兵对国家社会主义不抱任何好感,所以他们的话题会尽量避开政治。德国人也很清楚在战俘面前贬低我们的盟友——英国人或者俄国人——也并不是什么很好的开场白。鉴于我军士兵对体育运动的爱好,德国人更喜欢用“你觉得上个月纽约洋基对圣路易斯深红的比赛怎样”这样的话题来做开场白,缓解对方的紧张以及敌对情绪。

德国审讯官同样很清楚什么时候问什么问题是恰当的。

当抓住混在平民中或者穿着平民服装的盟军士兵时,德国人通常会用“战斗人员身着平民服装不受日内瓦公约保护”来威胁我军士兵说出他们的部队和任务。

在初审结束后,审讯官需要完成一篇报告,指明受审人的个人状况、精神状况、可信度以及可以从此人身上获得何种情报等信息。

德国人允许甚至鼓励战俘给他们的亲人写信。他们希望这些信件中能够交待一些被俘之前的经历,从而拼凑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主审


主审基于初审的结果,加上从最近获取的文件中需要确认的资料,战俘所属部队的最新情况以及其他一些非常重要的问题。主审的审问官一般都是和蔼可亲的人,纳粹希望用他们和蔼的外表来欺骗我军战俘,有时特别的技术问题会有第二个主审官来询问。

在表面上,主审和初审的步骤和问题很类似,但是这两者其实完全不同。主审时德国审问官是有的放矢的问问题。令德国人恼火的是,美军战俘通常通常受过良好的保密训练,对提出的问题十分警觉,对该回答什么不该回答什么十分清楚。


德国人认为,囚犯的态度取决于他们的待遇,于是他们对战俘的个人资料进行详细的检查。德国人将他们提问的方向分作如下几大类:

1.

迅速、准确、有的放矢的问题;

2.

逐步深入。有关家庭状况的亲切长谈—体育—两军武器—军中经历等等;

3.

偶然在交谈中指出一些盟军的情报,暗示受审者审问官已经了解一切了,隐瞒没有意义;

4.

指明(无论真假)受审人的长官/同伴已经招了;

5.

声称战俘身上未来得及销毁的保密文件会让他在战俘中成为不受欢迎的泄密者;

6.

一支香烟,一杯咖啡,然后和蔼的告诉受审人他的家庭已经通过邮件或者广播得知他的被俘。


德军情报机关想尽一切办法让审讯看上去不像审讯。审讯总是在随意舒适的办公室中,审讯官总是和蔼可亲,桌子上只有咖啡壶和烟盒,永远没有记录本或者速记员。实际上,速记员会躲在暗处作记录,更通常的步骤是审讯官在审讯结束后根据自己的记忆写下审讯中得到的重要情报。有时,审讯在战俘被单人禁闭很久之后的一次散囧步中进行,禁闭时间通常长到能让战俘对任何一个把他放出去透风的人抱有好感。

口风很紧的战俘通常会和“信鸽”或者其他不愿交待任何情况的战俘关在一起,他们的一切交谈都会被窃听。由于采用叛徒十分危险,这种方法只有在极个别的情况下才采用(文件中并没有指明为什么,可能是因为反对纳粹的德国人或者坚强的盟军战俘)。

德国人的小把戏

以下是一些德国审讯部门用来欺骗盟军士兵的小把戏。

a.

信鸽

在审讯所里,盟军战俘被“草率”的审问一下之后就被送到旁边的一个房间中等待。房间里通常也有“被俘”的盟军——实际上可能是精通英语的德国人或者意大利人。为了避免嫌疑,德国人通常会交叉军种和国籍。比如在讯问陆军战俘时,冒牌货会伪装成飞行员,而当审问英国人时他们又会穿上美军制服。这些绰号“信鸽”的德国情报人员非常难对付。

b.

拉关系

“英国人和德国人流着一样的血,我们不应该互相残杀。”这就是一个微笑的纳粹分子,在全世界都流传着他们的暴行时,用来拉拢关系的话。

c.

对伤员的“延迟审问”

对受伤被送进医院的盟军战俘,德国人通常会送一个会说“一点英语”的德国“伤员”去。这个人会像最好的吸尘器推销员那样用甜言蜜语来进攻邻床的战俘。他可能会说他讨厌战争,甚至讨厌纳粹,比如他和某个党卫军部队的士兵打过架之类。这些情报人员依靠耐心来获得他们所需要的。

d.

傲慢与偏见

“小子,我想告诉你的就是我知道的比你还多!”审讯官的语气非常粗鲁,他将一堆看上去充满军事价值的文件往桌子上一扔。这招激将法通常会刺激那些自负的战俘和审讯官比较谁知道的更多。

e.

最坏的选择

战俘被带进一间昏暗的房间里,当审讯官问出三个基本问题之后,他的第四个问题通常没有回答。于是他会命令哨兵出去,拔出手枪擦拭,然后漫不经心地对俘虏说:“我们谁都不希望把事情弄糟”,实际上他希望将战俘的思路往相反的方向引导。战俘可能会被带到非常狭小的空间,比如装甲车里。审讯官会用非常轻的声音说话。他会向战俘暗示他需要某种情报,而且他必须得到。他会宣称:“你孤独一人,你有家庭,你希望活下去。你希望能够成为万人景仰的英雄,但是别忘了,你只有一个人。”死亡的威胁是用来摧毁精神防线的最好的武器。

f.

再试一次

摧毁受审者的精神防线是审讯官最重要的工作。达到这个目的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生理上的,如强迫行军、减少口粮、糟糕的住宿环境等等;另一种是散布谣言,德国人喜欢在战俘中散布诸如“俄国人倒向轴心国了”,“英国投降了”,“日本人又打胜仗了”之类的假消息。不过最屡试不爽的还是那句“你的同伴都已经招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g.

隔墙有耳

在法西斯国家,特务机关可以随意怀疑任何人。他们是偷听高手。德国人会把那些嘴很紧的盟军士兵关在一起,然后通过暗藏的窃听器获取有益的信息。

反审问技术的核心

我们可以通过反向思维的方式来推断出如何对抗德国人的审问。就像其它国家的士兵一样,德军官兵也接受了“被俘后只允许回答三要素”以及国际法的相关准则的教育。当然,德军也对其官兵进行了特殊的教导:

1.

如果有可能被俘,一定要销毁所有的纸件,并撕去Soldbuch(账本)的第四页,那里记载了部队番号;

2.

被俘后保持军人风度和礼节,不要被敌人的威胁利诱征服;

3.

把好口风。时刻牢记你认为琐碎的问题可能包含了对敌人十分有用的信息;

4.

永远不要说敌人的语言;

5.

即使敌人贬低我国武器,也不要和他们争辩任何关于德军装备的技术问题;

6.

不要试着用谎话来嘲弄敌人;

7.

不要被敌人散布的谣言所欺骗;

8.

不要和任何战俘谈论军事行动问题。

在北非战场,德军提醒部队以下信息对联合国军极为重要,因此需要严格保密:

1.

部队番号和位置;

2.

部队作战能力和损失状况;

3.

你所处的团/师的加强部队和协同作战的部队,以及它们的战斗力;

4.

你何时来到本战区,你在前往这里的路上看到了什么,你最后一次离开本战区的时间;

5.

德军的武器装备,维修时间以及维修部队的效率;

6.

德军士气,尤其是装备和给养状况;

7.

德国本土的士气以及盟军轰炸对士气的影响。

以上这几条反之亦然。德军审问技术的核心就是“审问官对战俘所在部队或者军种的总体了解越多,他就越容易成功”。探出并且牢记战俘所在部队的指挥官的名字被证明是很重要的,同时对两军特定装备的比较也能套出很多技术方面的重点。


诸如“你的装备似乎是波士顿生产的”或者“您的指挥官根本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对么”这样看似平常的问题应该严肃对待并且拒绝回答,因为它们会把战俘引向在纠正错误的同时泄露情报。

在知道敌人的把戏的情况下,美军战俘应该对敌人表示礼貌,但除了姓名、军衔和编号以外什么都别给。香烟看上去太友善了,杜松子酒也很美味,审问官看上去是个不错的家伙,而且肯定听了上个星期世界棒球联赛的广播,能给家里写信看上去是个不错的机会,狠狠的耍弄一下坐在桌子对面的那个德国佬也许很好玩——

不过最完美的回答还是“姓名、军衔和编号”,外加一句“长官,这就是我能告诉你的”。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