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善烨将军的韩国战争回忆录]大关岭的中共军(94)韩国军的斗志


1951年,虽然中共军展开了攻势,但还是被联合军的强势反击给击退了,并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图为当时被抓获的中共军俘虏正在等待护送。[美军陆军部资料]


现在回想一下,我们并不能因为国军成为了中共军集中打击的目标就说它是一支弱的军队。其实国军还是挺强大的。尽管我们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迎来了朝鲜的南侵,但国军在所有战线上都不惜用自己的生命与敌军抗争。在洛东江战线上展开的多个高地战中,国军表现出了非凡的气概。在北进的队列中,国军也没有在敌军面前退缩过。从个人层面来看,国军并不逊色于联合军的其它任何一支军队。


国军在射击、炮击和运用武器的多种才能方面,反而要比联合军的任何一支军队的军人都强,并没有落于人后。每当美军教授韩国军炮击技术的时候,他们总是感到很吃惊。因为在快速且准确地计算出炮弹着落点、根据坐标准确无误地向敌军阵地发射炮击的技术等方面,国军反而比美军表现得更加出色。


在战斗的气势上,国军也并不落后于美军。更何况这是一场由朝鲜军掀起的同族相残的血雨腥风,所以在与朝鲜军对峙的战场上,国军绝对不是一个懦弱的存在。勇敢、时而被报复心所激怒、不顾自己的安危勇猛进攻,这些都是国军展现出的气概。


但是,在如何把如此出色的能力有效地结合起来的方法上却出现了诸多问题,其中欠缺组织能力就是一大问题。我们缺乏一个有效的组织,让个人的能力汇聚成为一股力量。


前面我们谈到了国军6师团。他们是在当天中共军的进攻下一夜之间就被击溃的师团。被美军9军团长霍格(William Hogg)中将痛骂为“怎么能把这样的人称为师团呢?”


但是,他们还是实现了翻身的国军6师团。他们并没有就此撤退,而是斗志昂扬地重新振作精神。不久后进行的龙门山和华川附近的破虏湖大捷就是6师团的杰作。在龙门山遭遇敌军后被逼退至破虏湖的6师团在这里取得了大捷的胜利。师团长张都暎切齿拊心,整个部队队员们最终都展现了剃头的斗志。这是惨败后的反省、流血的训练、深刻的自我检讨以及此后奋发的表现。


我想指明一点,那就是国军6师团在惨败后倾注了全部精力,并最终成功地重新振作起来。这一切都得归功于对战斗的意志、强大的凝聚力以及反复的训练。正是下定决心不再败给敌军的斗志和最终挺过来的艰苦训练成就了一支强大的军队。


6师团从史仓里被击退后,迎来了中共军的5月攻势,但它却以全新的面貌重新投入到了战斗中。6师团成功地将两个团分布在龙门山的后方,形成主要防御战线,并把一个团的兵力置于前方,用来引诱敌军。中共军误以为冲在前面的团是主要防御线,于是把有兵力都倾注于此,而此时6师团却命令两个团迂回进攻,将其包围。接着,6师团迎来了他们的胜利。被包围的中共军向后方撤退,一直逃到了华川水库。


6师团有组织地、沉着冷静地击退了敌军。仅5月28日一天,他们就抓获了3万8000多名中共军俘虏,获得了一场了不起的胜利。在这场战斗中,共有6万2000多名中共军被杀或被俘,水库一带被鲜血染得鲜红。后来,李承晚总统给华川水库取名“破虏湖”,以示纪念。


在手持武器进行的战斗中,兵力、武器和精神是核心。只有物质基础与精神基础做支撑时,部队才能顺利地展开战斗。进一步讲,就是需要一种东西支撑着,那就是能对这种物质基础和精神基础进行有效的管理并让其能力得到最大限度发挥的组织能力。


1951年4月,张都暎师团长率领的6师团在史仓里西北侧尝到了窝囊败北的滋味后,他开始进行彻底的自我完善,这正是前面提到的核心。补充兵力和武器,用精神力量去武装部队队员。此外,在战术层面上,先将一个团的兵力派到龙门山前方,在那里建立据点后再把敌军引诱到那里,这样一种欺瞒战术的应用最终奏效了。同时在战法上,在敌军落入圈套后,6师团迅速让后方的两个团迂回进攻并包围中共军。


1950年卷入同族相残战争的韩国军人们大都是斗志昂扬的人。面对共产军的南侵,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做好了哪怕是赤手空拳也要博一回的准备,充满了热情和斗志。还有不计其数的学生兵,他们冲向战线,如小草般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却没有留下自己的名字。而在各条战线上誓死守卫国土、与敌军展开殊死搏斗、最后变成了野草的人也不在少数。


正是那样的热情守护住了如今的韩国,这点毋庸置疑。但是,我们有必要更加有组织地凝聚在一起,进行更加娴熟的训练。我们需要建立一个体系,把优秀的部队队员汇聚成一股坚强的力量,然后以更加强大的形象接近并攻击敌军。我们还需要进行不懈的训练,让队员们能够更加熟练地使用武器。


看着英军格洛斯特团的奋斗,看着国军6师团在惨败后上演的如奇迹般的大逆转时,我陷入了这样的思考。当时,我切身体会到了对国军进行系统训练和教育的必要性。我们需要更多的准备,以及为了准备而付出更多的血汗。这是我在那年春迎来中共军攻势时产生了一些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