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称解放军实力暴增 96台海危机不会重演

美称解放军实力暴增 96台海危机不会重演

资料图:5月17日,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伦在华盛顿近郊的美军迈耶堡军营举行盛大仪式,欢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陈炳德访美。


美国《防务新闻》周刊日期那发表题为《中美军事关系:变幻局势下的务实主义》的文章,作者英国独家分析公司情报和海运分析师加里·李,称解放军实力暴增,1996年台海危机不会重演 。



该文称,中美军事关系的关键问题是看法问题。中国认为,为了扞卫领土完整和国家主权,需要突破第一岛链和第二岛链,进入太平洋。美国认为,现在非常需要消除它在该地区的盟国的担心,例如韩国和日本以及东南亚的小国。这些国家不会把太平洋交给正在崛起的中国。



2010年初,奥巴马政府批准了对台军售,北京和华盛顿关系进入低潮。中国的外交反应在预料之中,但由于一系列咄咄逼人的军事态势而加剧。迅速现代化的中国海军试图在南海和中国沿海水域展现自己的力量。但这远远没有把美国赶出这个地区,而是适得其反,韩国和日本加强了与美国的关系,东盟国家请求美国帮助。


中国认识到,光是炫耀武力只会导致外交和战略上的孤立;而美国同时也认识到,中国日益增强的军事力量现在可能防止1995—1996年台湾海峡危机时美航母介入的重演。



如果找不到容易的解决办法,就可能迫使两个超级大国寻求合作。中美两国军方之间的关系始终富有弹性,正如中国人经常说的那样,中美军事关系应该是“不会太好,也不会太坏”。



双方能够从边缘上后退并建立建设性的关系,特别是在打击海盗等共同利益上,对中国和平崛起以及对整个区域的长期稳定来说都是好兆头。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文章 题:中国的影响力差距



4日在新加坡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发表讲话后,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接受提问。与往年不同,这次最困难的挑战并不是来自一名中国军事官员。新加坡前驻联合国大使马凯硕提问说,随着中国的崛起和美国经济的相对衰落,美国如何在亚洲维护其战略主导地位?马凯硕认为,美国应该接受它在亚洲的领导地位将很快终结。



盖茨没有提供任何理由,只是对马凯硕说愿意用100美元打赌,5或10年后美国将依然拥有它现在的地位。同往年相比一个更大的反差是,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官员似乎赞同盖茨的看法。



从竞争力的角度来说,没有人怀疑中国的经济崛起必然意味着美国的相对衰落。但是北京发现,把它的经济规模转变成地区战略和外交优势比先前预想的要困难得多。



中国许多政治、军事官员和战略家很自然地认为,中国不断扩大的经济规模和在本地区不断上升的地位应该使它获得对其他亚洲国家相应的影响力和优势。2010年,一些东南亚小国胆敢反抗中国并公开鼓励美国介入到南中国海争端中来,这使中国官员非常吃惊并感到恼火。


北京不快地认识到了这样一个现实,即本地区几乎所有国家都不仅选择同美国往来,而且积极设法维护美国在亚洲的战略主导地位。正如盖茨在他的讲话中所说的,本地区同华盛顿的军事关系实际上正在加强,即使经济实力在从西方向东方转移。



一个富裕的国家能够提供资金让国防开支迅速增加。但是中国缺乏拥有一个开放的政治经济所带来的优势和影响力。由于需要追求纯粹的力量和规模,北京将经济足迹转变为政治和外交影响力的能力依然缺乏效率。



2010年,北京认识到威逼和恐吓只会制造忧虑和恐慌,而并不必然带来影响力。因此2011年中国官员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那样老调重弹中国和平发展以及和谐世界观就不奇怪了。这是一个未能在本地区施展相应战略影响力的经济大国无法令人信服的外交说辞。作者悉尼独立研究中心研究员约翰·李



英国《泰晤士报》网站文章 题:热情友好的气氛掩盖了会议上的潜流



在新加坡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刚刚谢幕,中国的军人外交官就换上条纹图案的马球衫,来到酒店露台上放松地抽上一支烟。



他们有理由放松一下。尽管南中国海最近的一些事件有可能让中国成为严厉批评的焦点,但中国代表团基本安然无恙地躲过去了。就连去年曾利用同样的场合批评中国的美国防长盖茨也淡化了不久前的风波,赞扬前些日子美中军事对话的恢复。



中国显然感到高兴。首位出席该防务论坛的中国国防部长梁光烈从会议主席手中接过麦克风,对所有人表示了感谢。他竭力安抚中国的邻国说,北京走的是和平发展的道路,这似乎显示了语调的改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13楼群主

 以下是引用糊涂一世 在第6楼的发言:
这个问题是中国近两届领导层教条认识邓公遗言的结果,邓小平其实是第一代领导团队里走出来的,所以他的大胆改革开放摸石头过河其实和毛泽东的行为思维方式是一致的,是从血火中走出来的历史视野,而长期沉浸于建设时期的政治斗争和经济思维的领导层是很难真正全面理解贯彻和成长为毛邓的战略思维性格的,往往有时候发展战略机遇期就成了片面经济发展思路的绝对化思维洼地。

说的太有道理了。教条主义重的很。包括目前南海的搁置争议什么的。当年有当年形势,现在完全不同的形势了。还在搁置争议,这让后人以后怎么去处理这个烫山芋呢。越来越复杂的南海局势。

还有西藏,台湾,新疆等等,非要从人家嘴里听到一句XX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才安心。你管人家怎么说。当年可没这么多杂七杂八的事情,就一个台湾。根本就不需要人家承认,国际上不承认也是我们的,承认也是我们的。我管你怎么说?

主权没了谈什么发展?发展有什么意义?现在发展的代名词成了造房子,快速城市化。发展到后面,原来买的起房子的变买不起房子,原先还能开销养家糊口的,现在三个人工作都活的艰难。

吃的不安全,用的买不起,生病看不起,上学上不起,死后死不起。这个发展算进步了还是退步了?

老邓说的一部分人先富,现在一部分人是先富起来了,但是先富起来的越来越富,富的都出国帮别人消费去了。穷的没守住,比之前还穷,钞票贬值了。

说了这么多,我的意思是是不是放缓一下脚步,回头看看自己,整理一下已经发展起来的地方巩固一下发展的成果,别太盲目了。把发展起来的地方的社会化矛盾先解决一部分。不要等到最后全社会总爆发那就晚了。

这个问题是中国近两届领导层教条认识邓公遗言的结果,邓小平其实是第一代领导团队里走出来的,所以他的大胆改革开放摸石头过河其实和毛泽东的行为思维方式是一致的,是从血火中走出来的历史视野,而长期沉浸于建设时期的政治斗争和经济思维的领导层是很难真正全面理解贯彻和成长为毛邓的战略思维性格的,往往有时候发展战略机遇期就成了片面经济发展思路的绝对化思维洼地。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