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多年来华创作功夫熊猫爱上华夏

兰茵 收藏 2 614
导读:[img]http://img7.itiexue.net/1314/13140655.jpg[/img] [img]http://img11.itiexue.net/1314/13140659.jpg[/img] [img]http://img0.itiexue.net/1314/13140660.jpg[/img] [img]http://img1.itiexue.net/1314/13140661.jpg[/img] [img]http://img2.itiexue.net/1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美:多年来华创作功夫熊猫爱上华夏


美:多年来华创作功夫熊猫爱上华夏


美:多年来华创作功夫熊猫爱上华夏


美:多年来华创作功夫熊猫爱上华夏


美:多年来华创作功夫熊猫爱上华夏


美:多年来华创作功夫熊猫爱上华夏


美:多年来华创作功夫熊猫爱上华夏


美:多年来华创作功夫熊猫爱上华夏


美:多年来华创作功夫熊猫爱上华夏


美:多年来华创作功夫熊猫爱上华夏


美:多年来华创作功夫熊猫爱上华夏


美:多年来华创作功夫熊猫爱上华夏


美:多年来华创作功夫熊猫爱上华夏


美:多年来华创作功夫熊猫爱上华夏


美:多年来华创作功夫熊猫爱上华夏


美:多年来华创作功夫熊猫爱上华夏


美:多年来华创作功夫熊猫爱上华夏


美:多年来华创作功夫熊猫爱上华夏


美:多年来华创作功夫熊猫爱上华夏


美:多年来华创作功夫熊猫爱上华夏


美:多年来华创作功夫熊猫爱上华夏


美:多年来华创作功夫熊猫爱上华夏


美:多年来华创作功夫熊猫爱上华夏


美:多年来华创作功夫熊猫爱上华夏


美:多年来华创作功夫熊猫爱上华夏


美:多年来华创作功夫熊猫爱上华夏


美:多年来华创作功夫熊猫爱上华夏

3年前,梦工厂动画的CEO卡森伯格一定没有料到:在《功夫熊猫》之前,任何一部全世界大卖的动画片到了内地,票房都止步于4千万人民币。在3年前,卡森伯格犹豫了半个月,做出一个决定:接受成都政府的邀请,来中国采风、看熊猫。他的动机单纯,作为当年员工的福利,让这些在大洋彼岸一直对着电脑揣摩了5年熊猫创作者,去看中国的功夫、熊猫,以及它的家乡。同时,也是向中国观众表示诚意。这次跨国包机旅行长达14天,所有的费用梦工厂自掏腰包。




今年5月底,当艺术总监雷蒙·季巴赫(Raymond Zibach)一个人代表梦工厂动画,再度重返成都,感慨良多。 3年前,他是和导演詹妮弗、卡森伯格等10多个同事同行,他只是挤上去和吃苹果的大熊猫合了影。现在,他穿着《熊猫2》T恤,看望了当年那只刚出生1个月,就被命名阿宝的熊猫宝宝。这位成都的阿宝,曾经躺在卡森伯格的怀里,面对这为好莱坞阿宝之父,他眼睛都懒得睁开。现在,阿宝3岁,是个典型的贪吃好动的青少年。他住在玻璃别墅里,坐在地上,双手抱着新鲜竹子认真地啃着。偶尔扭头,看着玻璃外边不断晃动的闪光灯和镜头,眼神里全是看不懂外边世界的懵懂。




在成都,雷蒙在媒体面前经常遇到棘手的问题,比如:“你们来中国采风,片中加入这么多的东方元素,是不是为了迎合中国市场?”“当然不是,续集的构想早就有了,但是我需要感受这里的氛围,丰富创作的细节,我们要制作的是全世界观众都喜欢熊猫阿宝。”提问记者的无比优越感,不是没有来由。《功夫熊猫2》以最快的速度,2天票房就过亿。《加勒比海盗4》的余温都没褪去,就被迅速被这只会功夫的熊猫无情盖过了,卡森伯格正在无限接近他梦想的6亿人民币票房。坦白说,《功夫熊猫2》 的故事剧情继续滥俗,继续上冷搞笑段子,但是胜在有父子、身份认同的感情线,和更加细致的中国文化风情3D展示。在北美票房不及预期,但是在中国内地已经兴风作浪,大有一浪推一浪的势头。




艺术总监雷蒙在成都接受记者的专访,细致地阐述了梦工厂动画是如何把成都采风所见的灵感,用好莱坞的手法圆滑、却又恰当地植入电影。 “我们是在体验这个地方的气氛、颜色,让他们变成灵感,而不是简单复制。”要让挑剔的中国观众找不到破绽,还要这只熊猫大侠讨西方观众欢心,在全世界卖钱,还是需要点真本事。 “所有的中国元素,我们都不是生搬硬套地拿来,都是根据剧情、角色的需要进行了再创作。”雷蒙多次向记者强调创作原则。



青城山——阿宝家族最后的栖息地



艺术总监雷蒙现在已经50多岁了,在梦工厂动画工作了15年,完成了4部作品。其中,制作这两部《功夫熊猫》,就花掉了8年多的时间。他的儿子现在也进入了梦工厂工作,女儿还在读大学。




其实,他的此行也要拜中影所赐。当时,卡森伯格为了中国市场,曾经一度接洽过中影,打算将《熊猫2》拍成合拍片,但是鉴于对方开口就要看剧本,他担心创作受限,放弃了这个计划。合作事宜泡汤,客观上推动了梦工厂要率团队来向中国文化示诚意之行。雷蒙参加的采风团,首站抵达成都,第一项活动就是爬青城山。




他还记得,第一次去青城山的时候,阴雨濛濛。上青城山,需要步行半小时后,再坐缆车登顶。其它编剧、导演组的同事,大多非常轻松,因为续集工作已经按部就班开始,他们可以尽情享受旅行。而雷蒙领导的美术创作部门则压力最大,需要随时拍照、观察周边环境、气氛,用于营造续集的风格以及细节。




路上,他对着一个普通的供游客休息的阁楼狂拍照。这座三层八卦骑檐的亭阁,以原木留皮节为柱,老木为依,生树构架,枝藤缠绕,亭内树根为凳。掩映在山间群林中间,他觉得这个亭子把天然的材料与建筑风格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完全融和了道教“天人合一”、“师法自然”和“三生万物”的思想。




这个亭子被雷蒙搬到了银幕上,成为影片结尾处,阿宝亲生父亲现身的场所。如果仔细观察,这个亭子旁的岩石上还刻上了“青城山”三个字。




在青城山,雷蒙满眼看到的都是各种不同层次的绿色,在他看来,这些生动多元的绿色,象征着智慧与自然的融合。因此,《功夫熊猫2》里,影片主色调也是绿色的:师傅的袍子是绿色的,神秘的练功区是绿色的,阿宝记忆中与父母在一起的家园更是绿色的。青城山间云雾缭绕,给这个道家发源地增添了很多神秘色彩。这种气氛,也让我们在影片中努力去营造出多雨、湿润的环境感觉。 “这些都使得第二部的感觉更像阿宝‘源自’的地方,是他的家”雷蒙说。



孔雀王——参考青城派武功的表演者



3年前,也是在青城山山门前,青城武术的掌门人刘绥滨带领他的弟子和一群太极爱好者一起,进行了一场精彩的太极表演。这原本只是中国人表达好客的一个方式,却给梦工厂的艺术创作者们留下了深刻印象。续集里,阿宝面对的最大敌人白孔雀沈王爷,他的造型、以及动作招式都是来自刘大师的一位弟子表演者。




这位弟子身穿白衣,展示的是青城派武功。他的拳脚架势,都被雷蒙记录下来。在创作孔雀沈王爷的时候,他选择了白色,就是因为既能表现角色内心的骄傲,同时,还代表着死亡。在手稿里,孔雀的武打动作,几乎都是参照了这位弟子的动作原型,再融入到孔雀这只动物身上,让它有优雅、柔和的动作,和他邪恶的内心形成反差。




续集中,阿宝最后凭借对于太极精髓inner peace(内心平静)的理解战胜了看来无坚不摧的大炮,挽救了功夫。雷蒙透露,因为团队到了成都,发现熊猫栖居的地方,其实都是潮湿、水众多的地方。太极这种功夫是和水、自然之间互动最多的功夫。所以,就选用了这个功夫。同时,雷蒙也看了大量的中国电影,包括周星驰的《少林足球》、李安、成龙的电影,以及一些老港片。其实就是研究这些电影里的功夫动作场面,在专门的武术指导设计下,把这些动作都运用到故事里面。




大概是因为周星驰的《少林足球》的原因,雷蒙和同事还专门去了趟少林寺,去看当地的武术表演。少林寺有自己的武术团队,当晚,为他们表演了各种各样的功夫绝活,看着这帮老外目瞪口呆。




对雷蒙而言,他更敏感的是看到这些舞者的色彩搭配,大红袍和配上亮丽的黄色表演服装,“这样的色彩搭配,我非常喜欢。”



小时候的阿宝——熊猫基地的熊猫宝宝



来中国采风,雷蒙带着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必须设计出小阿宝。



作为影片的艺术执导,雷蒙基本上负责全片影像的部份,从角色设计到场景设计一直到全片的色调、灯光等。因为剧情需要,他必须为第二集设计更多的人物,比如宫门城里的民众,加入山羊等新的形象。这项工作他早就开始着手做了,在网上,他也搜到了很多熊猫宝宝的图片。但是对他个人而言,在熊猫基地才是最能激发灵感的地方。




“我没想到熊猫宝宝这么活跃,我就看那些1岁的熊猫,怎么爬动的,有什么样的表情,非常有趣。”当然,对于雷蒙来说,他居然还亲眼见到了阿宝的师傅——小熊猫。




那时候,熊猫宝宝躺在导演詹尼弗·余的怀里,他只能暗自嫉妒一下,然后试着去摸了一只成年熊猫。回到美国后,他就开始设计阿宝小时候的样子。




这些手稿,都是他亲自画的,就是要展现他晓得时候多么萌、多么可爱、可以有很多不同的表情。根据手稿,再建了一个模型,利用CG技术,慢慢让小阿宝的表情丰富起来。3年后,雷蒙如愿以偿抱到了熊猫宝宝。他说:“我们的小阿宝也能像真正的熊猫那样可爱,会说话、还会功夫,但是我抱的那只还不会。”



成都美食、风筝、黄包车——细节要融入剧情



跟大多数美国人一样,雷蒙此前对中国文化并没有太多的了解。因为制作《功夫熊猫》的缘故,他8年时间里,一直在研究中国文化。他的家人,都在他的影响下,爱上了中国文化。在美国,一家人也会开车去吃川菜,但是味道当然远不如成都本地。




好莱坞的大多数电影故事都有套路,阿宝就是典型的小人物实现梦想,要去当遥不可及的神龙大侠,凭借毅力成为真正的功夫大师。在成长的一路上,他会遇到无数看似强大的困难、敌人,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他不会死掉,一定会打败对方。但是吸引所有观众兴致勃勃看下去的动力,就是在于精致的细节,在于大家乐于看到阿宝手忙脚乱去应对麻烦。这些中国之行的点点滴滴,都放在了影片里。




到了中国,雷蒙才真正感受到饮食文化的魅力。在他的印象里,在中国每天,基本上就是不停地吃东西,每到一个地方,都有完全不一样的食物。所以,在电影里,熊猫阿宝的贪吃又被升级了,影片开头,他就要拼命往嘴里塞饺子,走到哪里,他都惦记吃东西。




第一集里面,阿宝和父亲就是开一个面店。到了第二集,面点里就有了很多不同的菜品,比如豆花、神龙大包。在面店里,鸭子爸爸用“神龙大侠”的海报,来推广自己的店。这样的字样,其实在今年1月前,还是叫“龙战士“。派拉蒙中国的工作人员提出异议,认为这是香港的翻译方法,梦工厂立马纠正,将阿宝变成更为地道的“神龙大侠”。




仔细看鸭子爸爸的面店,其实已经有了很丰富的细节,桌上摆着吃东西用的所用的餐具、茶壶、中药罐等。“这都是我们根据所见所闻之后,融入进去的更多的细节。”雷蒙说。宫门城里,出现了四川火锅、担担面这样的中文招牌。此外,雷蒙还要带领团队,创作一些典型的中国元素,比如风筝、黄包车等,这些道具都要被用在电影里。但是用法却完全不同,中国的风筝没有飞到天上,而是摆在街边,成了阿宝的隐身的遮挡,变成了他的头饰,制造了喜剧效果。




黄包车是一早就确定会出现在电影里的道具。到了北京后,雷蒙和同事都去了一回黄包车,游北京胡同,还在坐黄包车上拍了照。这个简单的道具的用法,的确也出乎人意料。电影里的黄包车基本上不用人拉,完全就可以自己运动,成了宫门城内,阿宝和独眼狼之间的巷战追逐戏的最重要武器。阿宝也利用这个黄包车,活生生变成了耍宝的杂技单轮自行车。



宫门城的构建——借鉴平遥古城、故宫、香港



同行的其他同事,比如编剧乔纳森·艾伯尔等就很轻松,只要大笔一挥,就能写出一段故事。在中国的时候,乔纳森等都在忙着拍自己站在长城、寺庙、高山前的照片,只有雷蒙的相机镜头永远对着古老、长满青苔的红砖建筑物,以及精致的布料。回到美国后,他还要透过计算机虚拟的手法将这些场景和细节“真实”地呈现出来。




在和平谷之外,《熊猫2》大量的戏份都在宫门城里完成。如何凭空制造出一座东方之城,以及东方的王宫?这需要系统的构造,和大量的建筑细节来堆砌。




雷蒙在中国的10多天时间里,除了在成都逗留时间最长之外,他还去了北京、山西、河南等多地。每到一个地方,他着重看的就是当地的建筑特色。包括在去青城山的路上,看到的民居建筑,都是他创作的灵感。 “晚上,我们会去体验这个城市的颜色、氛围。不是完全去复制,而是获得灵感。”雷蒙说。




告别成都之后,雷蒙一行到了山西。他们去看了晋祠,也到了平遥古城,听说这里曾经是张艺谋的电影《大红灯笼的高高挂》的拍摄地。整个古城的建筑保护非常良好,到处都能看出历史的痕迹,以及质朴的建筑理念。当晚,他们就住在平遥古城,酒店是一家过去的钱庄改造的。但是由于不凑巧,刚好酒店还在大修,外墙上都包着脚手架。“这个酒店一直在维修,四处走走,发现这个城市也在不断地维修中”,这个想法也被放在电影里。当熊猫阿宝和独眼狼的追逐中,他们在宫门城跑着跑着,就出现了悬空的脚手架,人也就冲上了这个城的上空。




对于雷蒙而言,通常动画片并不是一定要讲究绝对的写实,但是却一定要营造一个相对真实可信的环境。宫门城的设计就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作,尤其是需要表现细节的真实。在结束中国行之后,雷蒙的创作中补充了很多第一集没有的细节,比如门窗、外墙,甚至餐具,这些都使得整体上更为的真实,可信。现在我们看到的宫门城,它的每一个门廊、窗户、墙的细节,都可以被放大,仍然都把持着中式建筑的特色,能经得起观众的挑剔。这都得益于当时,雷蒙将这些建筑的细节都拍下来,带回了美国。




除了细节之外,他还要考虑的是,如果能够凭空构建一座新城池。宫门城的全貌是参考香港城市全景获得的灵感,它是一个四面环水的小岛国。将手头的这些建筑必须有层次地展现出来,逐渐变成建筑群落。雷蒙说,在动画电影里打造一个城市,和现实中做一个城市规划的工作是类似的。为了有真正的城市的感觉,都是用粘土来建好整个城市的布局模型。兼顾高低起伏不同的群落,以及一些陡峭的视觉感受。




所有的故事都要发生在这个城里面,就必须设计角色的运动路线。比如阿宝和独眼狼的追逐戏,其实都在这个虚拟的城市里有一条真实的追逐路线,被标志出来。再根据实际来测量,应该用什么样的色彩、亮度完成。



美术背景——《英雄》、《卧虎藏龙》与中国国画



13年前,迪士尼拍了《花木兰》,这是好莱坞第一次拍摄中国元素的动画片。雷蒙看过这部影片,他个人非常喜欢,尤其这部动画的艺术总监,也是雷蒙欣赏的前辈。现在,雷蒙自己着手做中国题材的影片。他除了是个艺术家之外,更像是个逻辑严密、态度严谨的工科生。他会不厌其烦地看所有关于中国的电影、绘画艺术,从中间找灵感。




同样是绘画出生,雷蒙很了解中国的传统山水画。在他看来,这些中国的传统山水画,和西方的画作截然不同,能够用一些大手笔的方式,去展现宏伟的山水自然美感。




他用西方人的解读方式,把这些手法也放进了电影里,随处可见和平谷的外景,以及师傅静心修炼的地方,都是富有中国山水画的情调,但是又加入了西方人的色彩鲜艳、明亮的审美观。




在美国曾经公映过的一些中国武侠片,也是《功夫熊猫》团队,感受中国地气的灵感源泉。比如在李安的《卧虎藏龙》里,雷蒙就发现,这些中国导演对色彩应用的感觉,尤其是片中绿色的竹林打斗戏里面,有对不同层次绿色的考量。




在《英雄》里,张艺谋是在用不同的颜色,来讲述不同角色的故事。这个角度对雷蒙来说,非常新鲜,在从艺术执导、艺术监制的过程中,他也会考虑如何将色彩和故事情节融合起来。最简单的道理就是,漂亮的中国山水画,怎么和中国功夫、中国熊猫结合在一起。




3年前,雷蒙和采访大部队在青城山门前,观看太极表演。当时,所有的人都穿着红色的衣服,非常有视觉冲击力,那个场面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这让他认为,红色在中国的文化中有很重要的意义,中国人都非常喜欢红色。所以,在现在的《功夫熊猫2》中,出现了很多红色的元素,他希望体现出中国的特色。




作为整个梦工厂团队中,唯一的中国动画师韩雷看来,《熊猫2》的用色更加丰富、大胆。比如很多地方都干脆使用全黑色。整部电影的美术风格,则需要在2维动画的绘画风格,和3D技术中下的真实感之间,找到平衡点。



卡森伯格最后感叹道:这个世界缺少东方元素,可以说就是不完全的。真心希望中美两国人民,能够和平相处世代友好,美国对中国了解实在太局限性了,希望通过功夫熊猫2,能够让全世界更加了解东方人民的朴实。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