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已拜读]“土地爷”是怎么变成“财神爷”的?

阳信人 收藏 0 67
导读:[size=16]   “给我多少钱,我给你多少地。”这是陈建设的办事原则。三年时间,利用职务之便在土地出让、工程发包、安排工作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1305.08万元。(检察日报 2011-06-07)   陈建设的职务之便,就是他在任松原市国土资源局局长兼吉林省西部土地开发整理重大项目松原项目区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时大权在握。陈建设凭着大权在握,仅在松原市某建设有限公司董事长冯某一处,就收受贿赂650万元。仅2009年至2010年,就狂敛钱财1000余万元。“土地爷”变成了名副其实的“

“给我多少钱,我给你多少地。”这是陈建设的办事原则。三年时间,利用职务之便在土地出让、工程发包、安排工作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1305.08万元。(检察日报 2011-06-07)


陈建设的职务之便,就是他在任松原市国土资源局局长兼吉林省西部土地开发整理重大项目松原项目区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时大权在握。陈建设凭着大权在握,仅在松原市某建设有限公司董事长冯某一处,就收受贿赂650万元。仅2009年至2010年,就狂敛钱财1000余万元。“土地爷”变成了名副其实的“财神爷”。


陈建设最运用自如的官场行话是,“对不符合原则的事,我们坚决不予办理。”而这个“原则”实际上就看是否有礼送上。在他眼里,工作只是权钱交易的筹码;在他手上,权力被充分地市场化、商品化、货币化。对前来找他办事的人,他一定要按“原则”办事。


他不但在帮人安排工作,插手工程发包上敛财,就是市领导已经批了的项目,他也绝不放过敛财机会。一次,一名浙商拿着市里已批准的手续,来找他办理正常的土地使用事宜。面对市领导的批示、浙商的恳求,陈建设依然丝毫不为所动,坚持以不合原则为由拒绝办理。最后,经过他的暗示,那名浙商明白了他的“原则”,在送上200万元后,才很快以底价摘牌,购得土地,并办理了该地的置换手续。


只是,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陈建设的违法乱纪行为,在松原市群众当中早有传闻,但他一直平安无事。其重要原因,在于他充分利用了土地审批程序中的弹性和空间,“他给违法行为披上了合法的外衣。”


“你注意到了吗?为什么都习惯叫拿地,而不是拍地?这里面有门道!”什么门道?那就是“土地市场操作经常是‘潜规则’先行,拿地条件是政府设置的,规划政府是可以改变的,一切还是主管部门说了算。”某房地产公司负责人直言不讳地话,可谓一语中的。


办案检察官指出,像陈建设这样的国土官员,在“显规则”掩盖下,行“潜规则”之实,谋求私利,收受贿赂,使得国土系统的职务犯罪呈现出潜伏、违规又掩盖真相的特点。其实再往深处想一想,在我国其他行业的主管部门中不也是这样吗?!


显然,要想治理土地腐败,就要限制权力的过于集中,完善体制、机制,强化权力制衡和监管,增加决策、审批等的透明度。“尤其要注意的是,土地领域利益巨大,一旦形成权钱结盟,其影响力将更加强大。因此,没有科学的土地收益评价体制,空谈权力监管,那是无本之木。”


当然,玩火者必自焚!陈建设最终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应有代价。3月22日,白山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判处陈建设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但他迟到的醒悟还是给依然大权在握的人留下了深深的思考。


“我特别感谢检察院,你们再晚来一段时间,我恐怕连性命都要丢了。”这是陈建设面对检察官讯问时说出的一句话。陈建设说,见钱来得太容易,他收不住了。“由于我经常和房地产商、建筑商们打交道,久而久之,心态起了变化,禁不住和这些商人攀比起来。这让我心里非常不平衡。在这种心理下,我开始收受开发商送来的钱物。最后发展到明码标价以权谋私,甚至主动索贿。”陈建设到案后,非常配合地主动交代犯罪事实,上交非法所得。更多的时候,他的表现是长舒一口气。因为他说只有把这些不干净的钱都抖搂净了,自己才会安心。


山东省阳信县国土资源局 邱海昌

本文内容于 2011/6/8 9:36:19 被虎贲近卫军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