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第四卷 垂直入侵 第三十章 悲伤之日(4)

赤色风铃 收藏 0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URL] 公元2172年10月13日下午17时整,长安基地,被“天国”远征军占领的未央宫。 长安基地的黄昏永远是那么压抑而阴沉,它冰冷,看不出任何热情或活力——在大战、或者被某些人称为“伟大的革命”的浩劫之前的年月里,那些真正的大都市的黄昏都不缺乏热情和活力,因为它们的居民绝不会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


公元2172年10月13日下午17时整,长安基地,被“天国”远征军占领的未央宫。


长安基地的黄昏永远是那么压抑而阴沉,它冰冷,看不出任何热情或活力——在大战、或者被某些人称为“伟大的革命”的浩劫之前的年月里,那些真正的大都市的黄昏都不缺乏热情和活力,因为它们的居民绝不会在天黑之后就为了节省供电配额而缩在缺乏供暖的粗陋水泥隔间里,裹着发臭的棉被喝酒或者嗑药。但“夜生活”这个词在大战后就不见了,在这个时候,从未央宫顶层的落地玻璃窗中能看到的只有层层叠叠毫无特色可言的低矮楼房和空荡荡的街道。夕阳的光芒被天边厚厚的云层遮蔽了大半,只有些许红光有气无力地洒落在这座前神圣联盟共和国的首都的街巷内。


这一切很快就会改变。凭窗而立的白袍女子又一次告诉自己,很快。神圣联盟共和国的瓦解、甚至在全球范围内实现和平仅仅是征途的第一步,我们将继续前进,直到让这个濒临失败边缘的文明成为天国的一部分。


一个重要部分。她向自己强调道,一个特殊的重要部分。正如这座巨大的金字塔型建筑的前拥有者们的口号中说的,人类文明必将复兴,但这不会是他们想象中的那种“复兴”。


“联盟派来的的代表团已经被我们礼送离开了,”一个如同锯末摩擦般低沉的声音在她身后说道。这个声音用的不是地球上正在或曾经使用过的任何语言,但她的便携式翻译器将它译成了新英语,“谈判没有任何进展,他们根本不明白也不想弄明白我们的动机与目的,完全靠他们的主观臆测来揣度我们。那个代表——愿吾神给他的灵魂里塞进点理智——居然坚持认为,我们打算把长安基地改建成一处与天国各星球贸易的商港,还建议我们应该到圭亚那高原去选址,另一些家伙则不断拿‘采取断然行动’试图恫吓我们。无论我们怎么解释,他们都不相信天国各文明之间根本不存在他们所谓的‘商业’。”


“傲慢和自负,以及对未知事物的主观臆测,”白袍女子优雅地转过身去。在“万物裁判者”号指挥舰的低重力环境中养成的动作轻柔的习惯短时间内很难改过来,这往往让那些刚返回一个G重力下的人感到很不自然,“这是我的种族的特点——主要特点。当他们得知一个他们从来没有过概念的未知事物存在时,第一个反应就是想当然地将他们对那些已知的存在的观感进行肆意扭曲,借以揣测未知事物。在9世纪的西欧,庄园里的农民会认为东方居住着没有脑袋的人和狼头人,而同时期的中国人更是愚蠢地相信在海外的荒岛上有一种人长着三个脑袋。”她伸出一根食指,点在自己的额头上,“他们会明白的,奥甘铎。”


“愿吾神的荣光保佑每一个智慧生物。”先前说话的那人答道。他的外貌看上去酷似一头一米高的小型兽脚类恐龙,有着暗绿色的多瘤硬皮和细长的尾巴。欣长的脑袋前方有两个视野相互重叠的大眼眶,赋予他食肉动物必须的深度视觉。当然,很少有人能通过外表看出蒂铎鲁兹人实际上是一种生活在浅海中的两栖生物。在安贞琳那星,他们是一支与安贞琳那人平行演化的智慧文明,也是“天国”最早的成员种族之一,“第二批登陆的行星表面军已经完全挫败了他们的反击行动,至少有两千辆各类车辆和超过两百架飞行器被摧毁,神圣联盟共和国已经丧失了在中原地区的绝大多数技术装备。行星表面军预计将在零点二五个地球日内将所有神圣联盟共和国的武装力量驱离长安基地附近区域。”


白袍女子的脸上露出了惋惜的表情。“真是可惜。”她自言自语似地嘟囔道。


她并没有询问远征军的损失情况,因为那不重要。自从夺取长安基地、在东亚核心地区占据了一个桥头堡之后,远征军的技术装备和补给事实上已经变成了无限的——是的,那是真正意义上的无限。


当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委员们并不知道、甚至根本无法想象这一点。当她被礼貌地(当然,也是毫无回旋余地地)被他们从第一基地送走后,她在离开前留在基地内的微型拟态侦察机器人让她轻而易举地了解了自己的这次出现在那些委员当中引发的反应:不出所料,得知第一基地的存在已经暴露这一事实后,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唯一反应就是立即离开了那座基地。不过,在离开之前,他们就如何对抗远征军进行了商讨,最后一致得出结论:联盟可以利用本土作战的优势进行坚壁清野,通过不断进行反突击与远征军进行消耗,并最终拖垮这群跨越上千光年远道而来的对手。


这种想法理论上倒是没错——至少在地球的历史上,任何一支军事力量的后勤需求都是与其规模和军事技术水平成正比的,一万名大卫王时代的投石手和一万名拿破仑时代的燧发枪兵的后勤需求完全无法相提并论。但是,这一数学模型也有它的适用限度:当你能够像摆弄自己的手指一样摆弄强相互作用力和弱相互作用力、随意拆解重组原子核内部的质子和中子时,“后勤”这一概念本身就成为了悖论。白袍女子透过落地玻璃窗向外眺望,在视野的尽头,几个庞大的金色圆柱体已经矗立在了曾经是神圣联盟共和国军工联合体厂址的地方。这些物质转换装置是“天国”高不可攀的生产力水平的象征。它们对原料没有要求——无论是什么物质都可以,每一个被扔进去的原子都会迅速变成等离子体,接着由于原子核内相互作用力的瓦解而崩碎成一锅质子和中子汤。然后,它们被重组成新的原子,并最终按照远征军的需要变成弹药、零部件和其它所有消耗品,组装成无人机、战斗机器人和各种车辆。现在,被当做原料拆解的是那些在战场上被缴获的武器装备(当然,最适合作为原料的是氢离子云),尽管用铁、铜和铝这样的重元素当原料有点浪费能量,但这倒不失为一个销毁那些亵渎了善神荣耀的丑陋工具的便捷方法。


“截止十分钟之前为止,行星表面军与神圣联盟共和国武装力量的交战已经造成了2397人死亡,其中2171人是联盟武装部队或准军事武装成员,近七万名联盟武装人员被俘,”奥甘铎继续用他类似哨音和响鼻的混合音的声音嘟囔着,翻译器忠实地将他的话全都翻译给了白袍女子,而后者显然对此感到了兴趣——或者说,焦虑,“其中至少有160到200人受伤过重,在未来48小时内有死亡危险。”


“那就是说,两千五百人,”白袍女子下意识地拉了拉盖住半边脸的兜帽,“差不多百分之十。”


“在48小时内就会超过百分之十——善神在上,这我几乎可以确定无疑。幸运的是,长安基地内没有像我们在推演中预料的那样发生暴乱、破坏活动或是其它可能导致人员伤亡的恶性事件,也没有可能发生此类事件的迹象或证据。这里的居民似乎非常克制——但他们并不能理解我们的目的,”她的助手兼长安基地临时行政官继续说道,“感谢吾神庇佑,基地内一切都没有恶化的迹象:生活必需品的供应已经恢复,供水也恢复了正常。至于电力全面恢复还需要一点时间——那些特别共和国卫队在逃跑时炸掉了所有发电厂,唔,愿善良的光辉洞彻这些家伙阴暗的灵魂!”


真是讽刺。远征军完全不缺乏一切物资和技术,但却恰恰为一样人类从不重视的东西苦恼。白袍女子叩击着面前的落地玻璃窗,陷入了短暂的沉思。“我会准备一份相关报告,并在合适的时候将其递交给远征军指挥部甚至转世先知本人——不,直接递交转世先知。如果有谁能裁夺这件事的话,也只有他才有这个资格了,”她闭上眼睛,“你们必须做好准备,假如这次战争不幸陷入长期化,你们目前的行为准则将使你们陷入彻底的两难处境。”



京特.魏格纳跪坐在一块突兀的花岗岩后面,观看着不远处发生的战斗:八九个蜘蛛状的战斗机器人正迈着摇摇晃晃的步子两两一组从它们藏身的小型环形山的凹坑里钻出来,沿着遍布黄土与砾石的山坡发起了又一次突围尝试。它们的配合非常娴熟而精准:其中一个率先朝联盟士兵们藏身的掩蔽物开火,另一个则像捕猎中的蝇虎般迅速跳跃前进,吸引对方的注意力。当对方的优势火力转向开火压制的那个时,跳跃前进的和开火射击的就会立即调个个。这种配合看上去非常简单,但却足够让人头疼了——想要准确命中一个跳跃中的战斗机器人就像试图击中一枚从抛物线顶端落下的迫击炮弹般困难,而一旦放任这些战斗机器人过于接近,它们又可以从容发挥自己机械肢体的巨大优势,即使有FAD战斗服的保护,试图与它们肉搏也是愚蠢的。在上次攻击中刚刚摸到环形山顶部附近的一小队士兵只是象征性地开了几枪,然后就识趣地让开了路。


当然,与前几次突围一样,这次徒劳无功的突围尝试又一次被迅速挫败了。在最初的后退与混乱之后,包围者们立即做出了反制措施:处在阻击线后方的士兵们开始用榴弹发射器向山坡上发射大量含磷烟幕弹,随着大片暗黄色高温烟幕像吸水的海绵般迅速扩张、覆盖了整个山坡,战斗机器人的可见光、红外和紫外波段视觉被严重干扰,精准的压制射击立即变成了盲目的乱射——它们装备的单发气枪可不怎么胜任这种射击方式。其他人则用反装甲火箭、高射机枪、无后座力炮或是其它能对这些机械怪兽造成损伤的武器朝着那片烟幕中进行覆盖射击,阻止对手的继续前进。


不过,尽管战场感知能力被干扰、又遭到了优势火力的压制,大多数战斗机器人们仍然仗着强悍的抗打击能力和机动性强行冲出了烟幕带。第一个战斗机器人在烟幕边缘的一处散兵坑附近现身,散兵坑里拿着榴弹发射器的士兵只来得及尖叫了一声,一只机械臂就重重地砸在了胸前的防弹插板上,让他像一只橄榄球般滚下了山坡。另一名士兵试图用一捆集束手榴弹对付它,结果在准备拉下引信时却发现自己的手腕上空无一物——他的右手手掌和那捆手榴弹已经一道不翼而飞了。


在这个距离上,继续发射烟幕弹毫无意义,因为膨胀弥漫的含磷烟雾也会将自己人的视线完全遮住——对那些没有呼吸面具保护面部的人而言,麻烦甚至不止于此。如果换成一支别的部队,现在多半只能放弃抵抗、避免与战斗机器人继续进行没有多少胜算的近距离正面抗衡,但这支杂牌军却没有这么做——因为他们有一批其他部队没有的特殊装备。


就在残存的战斗机器人们冲出山坡上的烟幕带、与最前面的那些倒霉步兵进行不对称的搏斗时,另一批人加入了战局——这就是那些有两米多高、穿着魏格纳从没见过的粗笨装甲的家伙。尽管身上的负重已经足以令16世纪的黑森手枪骑兵们相形见绌,但这些高大的人影却有着其他人难以比拟的速度和灵活性。魏格纳知道,普通的步兵和装甲车辆之所以几乎无法与这些浑身机械臂的战斗机器人对抗,是因为步兵难以携带能够提供持续火力而又能击穿战斗机器人外壳的武器,而装甲车辆上装载的武器倒是能干掉战斗机器人,但无论是有人炮塔还是遥控武器站的反应速度都很难跟上这些既能跑又能滚还能像跳蚤似的活蹦乱跳的家伙。但是,这些端着机关炮和反器材自动步枪、无论是行动和反应速度与普通步兵相比都无异于天壤之别的士兵却没有这两个缺点中的任何一个。


第一个冲出烟幕的战斗机器人的视觉传感器很快就发觉了真正的危险,它的六条分节的机械足立即向下弯曲,然后像一只强力弹簧般跳到了空中。这一招是这些被联盟士兵们冠以“湿婆”绰号的战斗机器人们的成名绝技,跳跃可以让它们躲过大多数攻击,而它们却可以在跃过对方头顶时通过精确射击报销对方的战斗力——通常还不会要了对方的命。


但这一次,它的这个决定让它提前结束了在地球的战斗生涯——在它刚刚跃起的一刹那,一连串机关炮弹就准确地击中了它、在空中将它打了个对穿,并让这台貌似坚不可摧的战斗机器人在落地前发生了爆炸。如果放在从前,魏格纳绝对不能相信有谁能在没有雷达引导的情况下用机关炮准确命中一个如此高速移动的物体,哪怕它只在几十米外,但那名装束奇怪的士兵确实做到了这一点。第二个报销的战斗机器人则是毁于一连串的反器材步枪子弹当它的残骸倒在地面上时,一半的机械臂已经不见了踪影。


当然,战斗机器人们也作出了有力的反击。在交火中倒下的不仅有穿着FAD系列防护服的普通士兵,也有几个穿着那种外型怪异的战斗服地人。但交战双方悬殊的数量比例让这样的交换显得很划算。残余的战斗机器人很快放弃了突围,退回了尚未消散的黄褐色烟幕中,像一群幽灵般不见了踪影。


“见鬼,看来我们也不是没有胜算,”雅列傻笑着捏着自己的指头。由于一直推着那辆装有外星生物尸体的沉重推车,他的指头已经肿得像腊肠一样了,“我们的敌人是一群蠢货,他们不会应变,也不会学习——瞧瞧,三次突围,每次都用同样的招数。”


“而且每次都不成功。”魏格纳放下了望远镜,“但这并不重要,如果没有那些穿着那种战斗服的家伙,我猜它们还是有不小的可能可以溜走。”


“问题是,他们到底是什么人?这支部队看上去不像任何一支已知的正规部队,但应该也不是一群碰巧凑在一起的游兵散勇,”布莱恩.徐分析道,“某支特殊部队?或者他们压根就不是我们的友军?那些战斗服又是哪儿来的?我见过所有列装的战斗服,但不可能有任何一种能让人穿上后像端着冲锋枪一样扛着机关炮冲锋,何况光那些战斗服的重量看上去就足够压扁一个人——除非它们是塑料泡沫做的。”


魏格纳点了点头:“是的,但更关键的问题是:这些人为什么在这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