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遠征軍老兵僅剩200余人在世 多數生活困難

中國遠征軍在抗日戰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抗日遠征軍老兵僅剩200余人在世 多數生活困難

中國遠征軍正在渡河

“人民若有記憶,記得親,記得痛;國家若有記憶,識來路,知歸途。”

“每一幅照片和影像都曾是鮮活的生命。當苦難生長著堅忍,悲愴養育著無畏,英雄和無名英雄如潮涌動。人類公義,國家文明,在長江、怒江、伊洛瓦底江上漂浮而不沉沒,是一個個微弱的個體生命的負重泅渡。當我們沿江回溯著歷史,歷史也浸潤了我們。”

“一位12歲的遠征軍士兵李樂貝端著槍和盟軍戰友闖進我們的海報。他若活著已是八旬老人,他依然年少在後世眼中、國家記憶里,這是那個年代的悲傷與傳奇,也是我們此時此地鋪開來的萬眾一心與瞬間永恆。”

“一同走過從前,從前索引以後。”

“惟有致敬,惟有前行。”

—————《國家記憶》展 全體籌辦者

中緬印戰場,一個對大多數人來說都顯得陌生的詞匯,承載著一段中華民族可歌可泣的歷史。六十多年前,無數中華兒女千里奔襲,在異國他鄉浴血奮戰。如今,他們中的多數已經離開人世,存世的也已是耄耋老人。那段熱血之歌在他們腦海中埋藏多年,如今日漸模糊。

所幸,人們沒有忘記,人們一直追尋。近日,廣東深圳華僑城創意園舉行了一場特殊的展覽,靜默而有力,名為“國家記憶———美國國家檔案館中緬印戰場影像展”。在開幕式上,五位抗戰老兵的出現,讓我們再次沿著他們的足跡,追尋他們最後的榮耀。

每一幅照片和影像都曾是鮮活的生命

2010年,多位中國與美國民間學者自籌經費,赴美國國家檔案館,歷時兩個多月,整理了數萬張圖片及超過200多個小時的原始影像記錄。“國家記憶———美國國家檔案館中緬印戰場影像展”展出的所有資料全部來源于此。這批照片大多是美國通信兵團164照相兵連拍攝的,作為記錄資料的專設部隊,他們在中緬印戰區拍攝了海量中國遠征軍及盟軍照片。這批影像,塵封在大洋彼岸六十多年。

每一幅照片和影像都曾是鮮活的生命。當年曾在戰場上浴血奮戰的中國遠征軍老兵,僥幸從戰場上活下來的,如今也已垂垂老矣,他們中有人親赴展覽,用自己的親身經歷提醒大家重拾這些不該忘記的記憶。遠征軍中的老兵梁振奮、黎模慎、王忠詩、寧大年、李丙棠都是八九十歲的老人,專程來到開幕式。

6月2日,展覽現場迎來深圳福田中學的一群歷史老師。郭老師說,作為歷史老師,雖然知道中國遠征軍,但對于具體情形,大家所知甚少。這段歷史,不應該被淡忘。老師們一起來看,是想對老兵致上一份敬意,“這些老兵曾為國家、為民族做出了重大貢獻……”。

老兵們更需要的,是認可與尊重

多年來,中緬印戰場的抗戰老兵一直隱約閃現在人們的視野外。但有一群志願者,一直在各地尋找著他們。

人稱“胖哥”的深圳志願者李明暉與抗戰老兵結緣,是在2005年7月。那天,一位在天橋下乞討的老人引起了他的注意。老人叫廖雲端,85歲,四川大竹人,曾是遠征軍的一員,如今因身患惡疾來深治病,卻沒有能力支付醫藥費。李明暉很同情老人的遭遇,給了老人20元錢。半個小時後,他辦完事再次路過天橋,詢問了老人的具體住址和電話,並專程前去探訪。老人講述了自己的作戰經歷,那些細節和地名是一個80多歲的老人無法杜撰的。于是“胖哥”又和朋友湊了2000元錢,資助老人看病。廖雲端讓“胖哥”意識到,還有這麼一群抗戰老兵,亟須各界的幫助。于是“胖哥”與雲南省保山市統戰部取得了聯系。2006年春節,“胖哥”和15名網友一起前往保山,開始在全國各地追尋健在老兵。

“胖哥”介紹,全國做這件事的志同道合者,大概有數百人。大部分在四十歲左右,也有二十六七歲的年輕人。

多年來,志願者們尋訪到的抗戰老兵有300多位,隨著時間的推移,老兵們日漸凋零。六年過去了,如今還在人世的老兵只有200多位,隨著年齡的增長,記憶也日漸模糊。

多數老兵生活困難,志願者們通過各種渠道募集資金,資助需要經濟幫助的老兵,“錢雖不多,但有了這些錢,老人們就有了生活的補貼,精神的安慰”。

老兵們需要的不僅僅是金錢,更多的是認可與尊重。

志願者周堅始終記得那一幕︰在騰沖團田鄉,陳學良老人,92歲,眼楮看不見,耳朵听不到,說話也很困難。開始的交流幾乎無法進行。當周堅詢問老人當年的部隊番號時,老人坐在門檻上,突然挺起腰,大聲報出番號,那是埋藏在心中數十年的光榮噴薄而出。周堅說,那一刻,老人看不見的雙眼中,似乎都射出了光芒。

讓老人們在生命的最後時刻得到尊嚴和光榮,是志願者們最大的願望。在“國家記憶”的展覽現場,志願者們設立了一個義賣攤位,除了書、碟等物,還有一套明信片。對于每個購買明信片的人,志願者會鼓勵他們將明信片寄給老兵們。志願者龐先生說,老兵們收到明信片,知道還有人惦記著他們,還有人知道他們是“民族英雄”,會開心的。

老兵們都已經時日無多,志願者們還努力幫助他們,實現最後的願望,比如回家鄉看看,回當年的戰場看看,找找舊時同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