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匪王 正文 第六章:土匪洗寨添新恨

974910872gjh 收藏 0 8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1.html[/size][/URL] 第六章:土匪洗寨添新恨 “啪!”一声枪响后紧接着有无数的枪声接连不断的朝人群里射来,柴永波按倒任云芝喊道:“大家都趴下不要动,大哥,你率领二哥三哥闯出门外占领制高点,要注意隐蔽。”陈长风翻滚着到箱子跟前拿起用油布包着的步枪,取出子弹可劲的往兜里装着:“老二老三,等我闯出去后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1.html


第六章:土匪洗寨添新恨

“啪!”一声枪响后紧接着有无数的枪声接连不断的朝人群里射来,柴永波按倒任云芝喊道:“大家都趴下不要动,大哥,你率领二哥三哥闯出门外占领制高点,要注意隐蔽。”陈长风翻滚着到箱子跟前拿起用油布包着的步枪,取出子弹可劲的往兜里装着:“老二老三,等我闯出去后吸引他们的火力,你两个随后跟进。”小王、小李拉开枪栓把子弹推上膛低头爬在木棍编制的窗口往外边射击着。陈长风趁敌人遭到打击还未愣过神来窜出房门,刚到一个树跟前就被无数的火枪压制住。这时候小王、小李窜出来分开射击着,陈长风这才减轻压力瞄准敌人扣动着扳机。才学会打步枪不久的陈长风越打越熟练,土匪被三支步枪射死无数人后感到点子太硬,向后退却占领有利地形不再进攻。

柴永波看到房子里再也没有危险,起身喊道:“大家起来赶快包扎救治负伤的人,伯母把家里的白布拿出来,我这里有现成的药品。”

“哥哥,隔壁大伯被打死了,还有十几个人中枪。”任云芝战抖着哭喊。柴永波拉起任云芝:“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赶快帮助救治伤员。血债要用血来还,我还得除去支援他们三个,趟将估计来人不少。”

把腰间的飞刀收拾好,掏出盒子炮握在左手里、右手拿着一把短刀施展轻功一闪之间来到陈长风面前的柴永波低声吩咐:“大哥,土匪太多,尽量不要用枪。你等我闯到他们的人群里时再上,用枪刺挑他狗日的!”陈长风感觉到阵阵杀气从柴永波身上传来,初次经此阵仗的陈长风在黑暗的夜光下瞟一眼身边的柴永波,两只闪烁着精光的眼神与自己相对,不觉感到身子一寒:“注意安全,我随后即到。”

柴永波嗯一声扭转身子,只见枪声传来对面的人影也在大喊大叫,他照着人影处开枪的方向啪啪啪三枪撂倒三个匪徒,人影也在瞬间扑到跟前。慌乱成一团的土匪被短刀割破喉咙无数,四散乱跑土匪惊慌的喊叫着:“大杆子被打死了,二杆子也被割破喉咙,弟兄们跑啊。”

陈长风的加入和小王的到来,土匪们哪里还敢恋战,纷纷迈起长腿朝山谷口跑去。柴永波身影迅速的扑到谷口:“放下武器投降者免其一死,胆敢乱动者杀无赦!”几个不听话的土匪被抹掉脖子后,其他土匪都乖乖缴枪:“我投降,我投降。”

山谷里火堆被点燃,火光下一群身着破烂、面黄肌瘦的土匪们低着头不敢抬头,一个人杀掉上百个人的杀神面前只有抖擞着控制不住的身体等待宣判自己的命运。

“杆子们听着!向屋子里开枪的站出来,爷爷饶你们大伙一命。如果不站出来我将杀光你们所有人!哈哈哈!真他妈的孬种,既然敢做就敢当,几个人连累大家都去死是好汉的作为吗?听着!我数到三没人站出来你们就得全部完蛋。哪一个揭发开枪的人我可以饶你不死。一!二!”“我说!我举报!”

很快有七个土匪被推出人群,柴永波笑道:“其他人都可不死,你们七个到阴间去找那些死去的弟兄吧。”七个人中间站出一个满脸胡须、身才魁梧的大汉:“好狠毒啊!你们死球一个人杀我二百多个,土匪也是人,因生活无着而沦为土匪。横行抢劫、杀人越货家常便饭,不足为奇,生而为强盗,做鬼也不冤。动手吧,二十年后爷爷还是一条汉子,丈夫不怕死,死后早托生。”

“有种!这才像个汉子的作为。饶你们不死可以,但不会放你们回去继续作恶。”大汉哈哈大笑:“你知道我们来了多少人?一千八百四十三个。被你们打死二百多个还有一千六百多个。不杀不放、又不许我们继续拉杆子,谁来养活我们?动手吧!我梁大勇不愿看着兄弟们活活饿死。”

陈长风看着柴永波摇头叹息,柴永波心中一动:“哪位愿意留下的小爷自然管你吃喝,不愿留下的我可以放你走。但要再上山为匪、不思悔改我保证将你大卸八大块喂狗。”

梁大勇抢先回答:“既然有这么好的待遇哪个王八蛋原作土匪,弟兄们说是不是?”“是!”“好!我能说到做到,希望各位也能说到做到。如果哪天不如意可以给我明说明讲,我自然放你。要是偷偷逃跑或者为非作歹将是你的死期到来。二哥,让屋里的人出来把大锅架起来给他们做饭。”

走进房里,一片哭声中柴永波高声说道:“大家听我说几句。这位大伯已死,人死不能复生。安葬费我给你三十块大洋,咱们还是朝前看吧。”

“这哪里能行?是你救了我们大家,怎能让你破费?”柴永波说道:“是我们给你们带来的灾难,各位负伤者的医药费我将交给伯伯发放。”

“好人呢!真真是菩萨降临。各位乡亲,既然小哥对我们如此看得起,大家就齐心协力帮他。出把力气大家不会舍不得吧?”

屋子里的人止住哭声,开始小声的议论着。伤者和死者家属上前千谢万谢后抬人回家,任学义感叹的说道:“小女回来把她的一切经过说一遍我还未曾全信,今晚之事让我彻底信服。小哥,你是一个英雄,让人信服、佩服的大英雄。”

陈长风说道:“我也是个土匪,云芝姑姑的死亡就与我有关,可他不仅没有让我抵命而且还认我做大哥。大家在屋里不知道,四弟杀起人来令人胆寒,真庆幸那时节你腿负伤让我留下一条命,更可惜几十个弟兄死的只剩我和小三子两个。”

柴永波大骂:“好你个老大,竟敢咒我。外边二百多个尸体还等处理你却在这里长篇大论起来。你今晚不把尸体火化我就将你烧成灰,哥们干活!”任云芝伸伸舌头藏在任学义背后,柴永波一把拉住:“走!陪我去见见血腥,这么胆小将来能做什么大事?”任云芝使劲的向后退着,柴永波一把抱起来骂道:“胆小鬼,再敢乱动我把你扔到死人堆里。”胆怯的任云芝把头埋在柴永波怀里再也不动弹丝毫,屋里的人都会心笑出声来。

柴永波走出房门看着三间又矮又小的破茅屋,对云芝的父亲任学义老先生说道:“伯伯,这里没有砖瓦、水泥吗?”任学义哪里不知道这个男孩想的是啥:“东西到有,盖几间房子没有百两银子做不到。我是一个穷教书的,每月的薪水只能够一日三餐,想盖瓦房只有在梦里咯!”

柴永波淘气劲上来:“我是你的义子,你总不能让我住在茅草屋里一辈子吧?”任学义张口结舌的:“孩子,老朽只怕难以满足你的要求。”柴永波笑着对小王说道:“二哥,咱们在这里建一座漂亮的楼房如何?把这个小村子买下来建成一个漂亮的庄园,等以后老了回到这里养老,大哥可同意?”小王苦笑着:“四弟真是孩子脾气,盖三间瓦房我手里的银两也许够用,要把整个村子买下来那得多少银两?只怕得三五千两吧?”柴永波对任学义说道:“伯伯,我出钱你出力给我盖座庄园你可愿意?”任学义看着其他人说道:“出力我倒能办到,出钱你能有那么多?”柴永波走到屋子里堆砌的箱子跟前,拿出钥匙打开:“伯伯,这够用吗?”一满箱金元宝闪烁着耀眼的光彩,屋里的人十分吃惊,四口箱子如果都是金子,将是惊人的数目。任云芝欢叫着:“哥哥,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那一晚你在屋里没出去,难道这是上天送你的不成?”柴永波说道:“怎是上天送我的,是我感动上天从天上掉下来的。”陈长风等人哪里肯相信柴永波的鬼话,但又找不出合理的理由反驳。柴永波神色一变:“伯伯,我把这些东西交给你,凭你的能力根本保护不了这批东西,甚至会给你带来杀身之祸。房子一定要盖,而且要在我动身时盖好我才能放心离去。陈大哥,这一会儿我在不断的思考,只有你留下来保护我义妹一家我才放心,不知大哥是否愿意?”

陈长风是个老江湖,自然知道财不露白的道理。但一想凭借自己一人像保护好任云芝一家,没有很好的防护措施根本办不到:“四弟,你太高看你大哥了。别说我一人,就是咱们四个都在这里也难挡住大股土匪的抢劫。”柴永波拉住众人走出门外:“哥哥们请看,这个任家村背靠大山三面陡峭险峻,只有东面一条出路通向外边。如果把这个地方全部买下来建成一个堡垒,三五万人休想攻进来。”

陈长风仔细看着:“嗯!要说地利条件可以,比起我原来的山寨更难攻破。但要建成这么大的工程耗银少说也得上万两,你觉得咱们如此做有必要吗?”“大哥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卢氏的药材是一宝,如果咱们能大量收购、加工,估计三五年后将有上百倍的利润。另外我们可以在这里搞个木材加工,这个上万亩的山谷平地将是一个聚宝盆。”

任学义高兴地夸道:“小哥眼光高看得准,其实我们卢氏人是守着宝山穷要饭啊!”柴永波继续说道:“交通不好、社会治安差是这里的根本问题,投资者哪一个也不愿让银子打水漂。咱们的有利条件是资金不缺,一千多土匪俘虏挑一批好好训练一下足可以担当防守重任。其他的组成施工队、修路队把这里打通西安、卢氏、商洛、十堰的交通动脉,几十年后这里间变成人间天堂。”

柴永波的言词深深打动院子里的人,个个神采奕奕的发表着自己的看法。“开饭了!吃完饭都给我睡觉,明天有的是时间。”任云芝奶声奶气的呵斥声是院子里的人放声大笑,大家走到桌子旁端碗拿筷开始在卢氏任云芝家吃到一顿可口的家乡热饭。

第二天天一亮,任学义遵照柴永波的吩咐出外购买水泥、砖瓦。柴永波领着小王、小李和十几个年轻力壮的土匪上山采药打猎,家里留下陈长风保护一切。

旁晚时分柴永波等人抬着一头野猪、两只山羊和十几只兔子一进村,任家村的人都围上来议论纷纷:“乖乖,这么大的野猪足有三四百斤,没有真本事谁敢招惹这么大的家伙。”“嗨!你们看那两只山羊,个个都是一枪爆头。这样的神枪手在咱这里少见。”“你看他们拿的步枪,比卢氏保安团的家伙都先进。任老先生高攀上这样的人,真是莫大荣幸。”“嘿嘿!咱们也没少沾光。听说任家沟每家每户都给盖三间新瓦房,这辈子能住上新瓦房咱卢氏县能有几家?”

柴永波走过去对众人说道:“各位乡亲父老,小子柴永波是云芝姑娘的义兄。今天大家既然都在,不如大家动手把这些东西收拾收拾来一顿大会餐如何?吃罢饭我还有话要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