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药家鑫写悼文

526310155 收藏 4 306
导读:呜呼家鑫,不幸夭亡!弹穿后脑,遍地白浆! 我心实痛,酹尿一觞;君其有灵,享我蒸尝! 吊君幼学,留恋琴房;年方三七,业余十级。 吊君弱冠,金榜流芳;贰佰多分,定鼎学堂。 吊君壮力,尚武风尚;怀揣利刃,欲除强梁。 吊君丰度,佳配娇娘;晓培刘苗,西外花榜, 吊君气概,嫩手修长;座驾宝驹,天籁绕梁。 吊君长安,祸从天降;村妇挡路,宝驾被撞。 吊君弘才,文武筹略;八刀破敌,血不溅裳。 想君奇谋,郭杜镇上;再撞二人,李代桃僵。 虎狼之心,诡异之气;命终三纪,遗臭百世, 哀君情切,愁肠千结;惟我华夏

呜呼家鑫,不幸夭亡!弹穿后脑,遍地白浆!

我心实痛,酹尿一觞;君其有灵,享我蒸尝!

吊君幼学,留恋琴房;年方三七,业余十级。

吊君弱冠,金榜流芳;贰佰多分,定鼎学堂。

吊君壮力,尚武风尚;怀揣利刃,欲除强梁。

吊君丰度,佳配娇娘;晓培刘苗,西外花榜,

吊君气概,嫩手修长;座驾宝驹,天籁绕梁。

吊君长安,祸从天降;村妇挡路,宝驾被撞。

吊君弘才,文武筹略;八刀破敌,血不溅裳。

想君奇谋,郭杜镇上;再撞二人,李代桃僵。

虎狼之心,诡异之气;命终三纪,遗臭百世,

哀君情切,愁肠千结;惟我华夏,绝无悲伤。

五毛昏暗,叫兽怆然;老药哀泣;奴为泪涟。

某也不才,丐计求谋;李颖露肛,辅汉栋梁;

掎角之援,首尾相俦,若存若亡,何虑何忧?

呜呼家鑫!生死永别!龌龌龊龊,冥冥灭灭,

魂如有灵,以鉴我心:从此天下,更无恶禽!

呜呼快哉!伏惟尚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