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穿越 正文 039算你狠

lyhsnm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2.html[/size][/URL] 王连长在哪里? 门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是龙崎? 龙崎,不,应该叫你龙庄主,我们当兵的也是为了混口饭吃,大家都不容易,不如.. 王连长,记得当初,好像是你想整死我吧? 不是,是刘营长的意思,他们想在半路上将你们杀害,再把盗取武器的事推在你们身上,这都是营长安排,还好,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2.html


王连长在哪里?

门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是龙崎?

龙崎,不,应该叫你龙庄主,我们当兵的也是为了混口饭吃,大家都不容易,不如..

王连长,记得当初,好像是你想整死我吧?

不是,是刘营长的意思,他们想在半路上将你们杀害,再把盗取武器的事推在你们身上,这都是营长安排,还好,你们吉人自有天命,躲过一劫。

你说什么,再重复一遍?

都是我不对,我是王八蛋,我不得好死!一连好几个耳光打在自己脸上,火辣辣的感觉,希望他能大人不计小人过。该死,好像还没效果?再来:我不得好死,我打自己耳光。

够了,你也别折腾自己,相信还有冯连长,你也看到赵大海归顺我了,你是不是很不服气啊?

冯连长咋个不开腔了,说话?

龙头领,冯连长被打了,他被罚不准说话,不然等你走了又要被打。

张彪,把当兵的都放出来,单独住一个屋子,这里真臭,够难为他们了。

还不快谢大哥恩点?

谢当家的,谢大哥!兄弟们,你们还不快感谢?

当家的,放了我们吧,我们家都是老有八十老母,小有娃儿吃奶…

够了,再罗嗦就把你们关到这!

快别说话,别惹当家的不高兴。

当家的,放我们也走吧。

你们出来吧,老实点,别想打逃跑的主意!

冯连长出来后,终于见到了久违阳光,现在不用再与这些土匪住在一起,终于敢对他们说话了。哼,你们这些“乌合之众”,去死吧。

你想死啊?

不敢,不敢,有劳兄弟,这是十个大洋,意思意思,还请兄弟手下留情,多在当家的面前说点好话。

好说、好说,你们有没有啊?

我这里有二十个…!我有十个…!这是兄弟们上午从赌场收的保护费,都给兄弟们拿去喝茶。

现在队伍里有铁的纪律,不能虐待俘虏,但俘虏打俘虏不算虐待,下边的兄弟有时候也不敢硬拿“东西”。不这样,他们不会把钱吐出来。

大哥,给,这是那些当兵贿赂咱的大洋,数数,一共300个。

张彪,真是英雄出少年,你有办法。这些大洋留下一些,过年过节的时候换点肉什么的,给穷人家送点礼,剩下的都赏给兄弟们喝茶吧,别声张。

是,谢谢大哥!

兄弟们,咱发财啦。

等等,张彪,今后做事就要这样,不要瞒着大哥,只要有我吃的就有兄弟们喝的,大家说是不是啊?

是,大哥,我们都听你的。

你们慢慢分吧,别声张就行。

龙崎没想到的是,李东这小子在背后看到了,怎么大哥会这样?不行,一定要找龙崎问个明白,这不是放纵兄弟们敲诈吗?

龙崎,过来!

李东,你板着个脸干啥,谁惹你了?

谁惹我了?当然是你,你口口声声说:兄弟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可你刚才..

不会吧,你说这事?

你还笑得出来,要人人像你这样干,我们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规则,岂不是废了?

李东义愤填膺地对龙崎说了一通,他还是没解气,仍继续说到:如果我们都像你这样,这个队伍你我还能带吗?

虚,小声点,我们一边说去,龙崎一把拉住李东,到了一边继续交流。

李东,好吧,我实话跟你交底,你真以为下边的人能百分之百地要求他们,再按照规则办事?

为何?

现在我们队伍从小到大,由弱到强,能发展到现在这个局面,你说我们靠的是什么?

当然是革命的纪律,还有民心所向,我们所作的每一件事都是好事。

好吧,这些都的确如此,也是我们该做的。比如像今天这种情况,你有多少只眼睛盯着他们?

我们是没有这么多眼睛,所以我们就要用革命纪律来约束他们!

哎,你太认真了,其实我们能混到现在,无非就是靠下边这帮兄弟帮我们办事,只要是有利于老百姓,无损百姓利益。还有,只要不是原则性问题,你让兄弟们吃点喝点又有什么?我们明的对他们要求,看什么事了,如果是小事情,私下来又是一回事,不然这个家不好当。

我还是不明白,我认为还是要认真贯彻我们的纪律,不然这种歪风邪气是控制不住的。

那好,李东,你认为当家的主要靠什么?

我认为:靠制度来约束人们的行为,严格按照原则办事!

那好吧,我现在交给你一个任务。

好,什么任务?

老张家闹矛盾了,媳妇说他妈不对,他妈说媳妇不对,作为你,认为该如何处置?

那看是什么问题了,我一定会按照原则办事。你呢,这事是挺难的,那你有什么方法?

这个嘛,因为女人很多时候都不按常规出牌,根本不跟你讲道理,当家的就要睁只眼、闭只眼,只要大局可控,这个家就算吵吵闹闹,还算是个家。

别扯远了,就说今天这事,你怎么认为?

恩,好吧,我们现实一点:你认为像今天这种情况,我是没看到他们私底下收俘虏贿赂,而兄弟们就主动将此事给我汇报。而你只是发现后再处理,所以这事我比你更能控制全局。假如你今天没看到他们收钱,而你又是很原则的人,兄弟们都怕你,不敢跟你说真话,就会想办法来骗,一个人骗不住就很多人一起骗。有句话不是说:村骗乡、乡骗县、最后骗到国务院。当然,我们也要有手段来控制这些人物,要是真遇到那种没有大局观念,只知道捞钱不为民办事的蛀虫,就要收拾他,以儆效尤。

好吧,今天这事我暂时不予深究,但下不为例。

恩,这就对了,有进步嘛。

走,我们该唱下一出戏了。

张彪、张彪在哪?

大哥,有什么吩咐!

现在起,把这些当兵的带去澡堂,换身干净的衣服,这两天好吃好喝地伺候着。

大哥,他们是俘虏,就该遭罪。

小子,我们还要在他们身上捞点钱财,快去。

好。

刚才被打入地狱,现在又被送进天堂,还被“土匪”好吃好喝地伺候着,饭后还有水果套餐,这让被俘虏的人员一时很不适应。

大家好,晚餐还可以吧?

龙庄主,今天我们被关进大牢,又被你们好吃好喝地伺候着,兄弟们托我冯某人问问,是不是明天我们又要下牢,或者被安排去挖煤?

两位连长不必为此担忧,你们两人吃完饭后,到我茶室密谈。

龙崎的神秘让两位连长很不适应。应该不会遭他暗算吧?凭他现在的实力,现在就算是刘营长的大军赶到,也要给他三分面子。

龙庄主,我代表弟兄们感谢你的款待,我们稍微整理一下,马上就来。

恩,好,我去泡好茶给你们喝。

王连长,不会是真的吧,这算哪门子机关?

想不了这么多,就算我们“被痛苦着,并快乐着吧”。

也对,你说的很有道理。

张彪在前边带着两位连长去龙崎茶室,两人一路上不停问着龙庄主究竟是何用意的时候,张彪同志答到:我们庄主自然有他的意思,你们一会就知道了。

两位,我已准备了好茶,尝尝本地“毛尖”。

龙庄主,我们现在的身份是战俘,何以受到如此盛情款待?你若不说出缘由,我们不喝茶,还是回牢里待着吧。

唉,你们这是为何,快来上座,我还有事求你们二位呢。

好吧,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

三人落座,龙崎操起了茶具,这是“李财主”的朋友曾经送他的上好茶具,只可惜他老人家闲麻烦,一直被珍藏着,今日有幸被龙崎“看中”,茶具又开始重现江湖。

怎么样,这茶味道不错吧?

不错,本地毛尖味道很好,要是还能回去当连长,我就号召士兵每人来购买几斤,扩大内需,增加老乡们收入也好啊。

两位连长放心,我会让你们回去继续当好你们的连长,在下就是有个事想跟二位交流交流,希望你们不要见外。

龙庄主,现在我们都落到这步田地,你说行就行了,何必如此。

不,两位有所不知:我龙崎能混到现在,相信你们也看到了,我家大业大,就是没有武器,所以我想从刘营长这借点枪,想和你们做笔生意。

这就不明白了,你完全可以拿我们要挟刘营长,每人两支步枪,并附带四百发子弹,就在下周一,国民政府上级领导就要下来视察工作,到时候我们人不在了,他就不好交代,这个营长也坐不稳了。

恩,我知道,在你说之前,我已从你们士兵那里了解到答案。但我的真实想法:大家出门在外都不容易,你说你们当官,我做“地主”,咱都是为了什么?还不是大家发财嘛。

龙庄主明示,我等需要做些什么?

还请你们二位回去一个,就跟你们刘营长说,要想救回他的士兵,每人两支步枪+400发子弹作为交换,此事若成,我从每支步枪里给你们二位50块大洋回扣,怎样?

哦,还有这等好事?

放心吧,你们刘营长有的是办法搞到枪,这些玩意只要有钱,就能从国民政府的军工厂里买,只要他想营长位置坐得稳当,是不会吝啬这点军火的。

龙庄主,若此事可成,你我还有话好说,万一刘营长要是…

没关系,我们都是做生意的嘛,生意不成仁义在,我仍会放了你们,还给你们每人两块大洋做路费,就算你们现在想回去,也不是不可以。

王连长,这事你看?

冯连长,我们就来一回将计就计,反正刘营长有的是钱,我们骗他点枪,换成钱岂不是更好?

恩,有道理。

怎么样,你们两个谁回去?

老王,你是刘营长心腹,你回去吧,好好表演。

好,此事宜早不宜迟,我这就动身,你们等候我好消息。

等等,如若此事可成,除了我承诺的每支步枪50个大洋,我还给你们每个兄弟每支枪10块提成,这个就看你们怎么操作,由你们管理。

好啊,太好了,我一定帮你办成。

那好,现在还有几个小时就天黑,我给你派两个兄弟护送,希望能在天黑前赶回去。

好,那这就动身吧。

王连长走在半路都在想着:这叫什么事?一下从地窖又回到人间,居然还有钱花?差不多晚上九点,王连长回到了军营。

小李:刘营长,王连长回来了。

好,我马上起来,让他在办公室等我。

王连长,你辛苦了,这是怎么回事,慢慢说。

王连长一五一十地给刘营长讲了被俘经过,现在被关押在李家庄里的士兵有50人,对方开价:要求用150支中正式步枪,相应每支枪配送200发子弹,才答应放人。

哎,我就说吗,这些笨蛋,居然只要枪?我还以为这次他们要我钱呢!

怎么,刘营长意思是?

好办,给他们150支步枪,但是我要求他们必须在明日下午之前,我要看到我的连长和士兵,不然,我大不了不干这个营长,将此事捅上去,大家同归于尽!

王连长也没想到,居然刘营长会这么爽快答应,早知道就多加50支步枪,又少赚了一笔钱财,可悲、可叹哪。

慢着,他们还没说交货地点,还有接头方式,那些土匪可靠吗?

可靠,龙崎他们很讲信用的。

龙崎,你说的是龙崎?

是的,他不仅是李庄的庄主,他的兄弟比营长还多!

我是说他们不要钱,要枪干嘛?

那营长,这枪给不给?

他们没虐待士兵吧?

没有,兄弟们都吃得好,穿的暖,他说只要枪,不要你的兵!

恩?

不是,他说只要拿到枪,就不会伤害我们兄弟性命。

你把话说清楚!

是!

那还好,枪的事好办,我去年还剩下不少存货。

营长,我们这就算了?

谁说的?

那你有什么计划?

哼,龙崎,算你狠,这笔帐我记着,等上级领导检查完了,我要连本带利收回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