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国际间谍高手档案解密 IV:大难不死的间谍——菲尔比 6.暴露十年后的成功逃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3.html


菲尔比很清楚这个即将暴露的同事的身份——英国外交部美洲司司长麦克莱恩。时间紧迫,他必须赶在美国人动手之前通知身在伦敦的麦克莱恩,通过苏联在美国的情报机构传递这一信息是绝对来不及了,而他也找不到任何突然返回伦敦又不会引起怀疑的理由。

正在这个紧要关头,菲尔比的老朋友盖伊·伯吉斯调任至英国驻美大使馆,他为菲尔比带来了一线希望。伯吉斯是菲尔比在剑桥念书时的同窗好友,菲尔比将他推荐给了苏联情报机构,而伯吉斯在菲尔比进入英国秘密情报局时也帮了很大的忙。伯吉斯脾气暴躁,并不适合担任外交方面的工作,到了美国不久,便弄得美国人和英国人都对他十分头痛,他自己也不愿再继续留在美国。于是菲尔比找到伯吉斯,向他说明了自己营救麦克莱恩的计划。

对伯吉斯来说,让美国人把他送回英国再容易不过了。他故意接连3次酒后超速驾车,美国官方对他滥用外交特权十分愤慨,于是很快便将他驱逐出境。伯吉斯回到伦敦,去拜访美洲司司长麦克莱恩理所当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很快,麦克莱恩便逃出了英国,辗转到了苏联。可是,令菲尔比想不到的是,伯吉斯竟然也借这次机会,和麦克莱恩一同逃跑了。伯吉斯和菲尔比的密切关系众所周知,有心人稍加思索,便会将这一系列事件联系到菲尔比身上,菲尔比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在麦克莱恩逃跑之前,苏联的情报机构就为菲尔比策划了一个完善的逃脱方案,使他可以在情况紧急时立即脱身。可是菲尔比将他房间里的发报机等设备妥善处理掉之后,竟然选择了留下。至今他已经在英国情报部门工作了11年,与美国情报机构的合作也有很长时间,这种资历以及他对情报机构工作流程的了解让菲尔比觉得,也许这次他依然能够蒙混过关。

不出所料,英美的情报机构很快便盯上了菲尔比,英国外交部将菲尔比召回,并免去了他在秘密情报局的职务,从此开始了长达四年的调查和讯问。

起初菲尔比的案子由英国军情五处负责,对五处工作程序烂熟于心的菲尔比对询问者提出的所有质疑都做出了无懈可击的解释。军情五处内部的询问劳而无功,于是英国情报部门委派英王的法律顾问密尔摩出面审讯菲尔比,密尔摩声称只要菲尔比同意配合英国情报部门破坏苏联在英国的间谍网,他可以保证英王会赦免他的一切罪行。菲尔比此时已经确信,他们没有掌握任何可靠证据证明自己的间谍身份,因此他一口咬定自己和苏联人没有任何瓜葛,密尔摩无计可施,只好败下阵去。

接下来审讯菲尔比的是有着“英国反间谍之王”之称的威廉·斯卡登,他曾成功的从苏联间谍克劳斯·富克斯口中套出情报,从而破获了苏联在英国的间谍网。斯卡登非常善于通过大量看似没有任何联系的问题,给被审讯者设置一个个圈套,最终令被审者不能自圆其说,精神崩溃。但菲尔比对他的所有问题都回答的丝丝入扣,斯卡登也无法找到任何漏洞。最终,一直查不到真凭实据的英国情报部门只好释放了菲尔比。

1954年4月2日,克格勃特工彼得罗夫从澳大利亚叛逃英国,这时西方世界才从他的嘴里得知,麦克莱恩与伯吉斯两人都已经到了莫斯科。彼得罗夫还说,这两人的叛逃都是由当时华盛顿的“第三人”策划的,菲尔比的身份昭然若揭。英国举国上下强烈要求追缉这个“第三人”,秘密情报局再次对菲尔比进行审讯,媒体的目光也聚焦到了菲尔比身上。

菲尔比良好的社会关系及其贵族背景再次起了作用,英国的外交大臣麦克米伦在下议院声称:“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证明菲尔比对警告伯吉斯和麦克莱恩负有责任”,“菲尔比在政府任职期间,出色和自觉地履行了他的职责。我没有理由得出这样的结论,即菲尔比先生背叛了自己的国家,或者说他就是所谓的‘第三人’。”在下议院对菲尔比提出指控的议员马库斯·利普顿也不得不公开向他道歉。

1956年,菲尔比以《观察家》和《经济学家》周刊特约记者的身份前往黎巴嫩,继续着他的双面间谍生涯,既为英国秘密情报局工作,又为苏联搜集、传递信息。直到5年后,苏联间谍戈利钦叛逃美国,在他的供词中,明确指认菲尔比在为苏联工作,英国的情报部门重新开始密切关注他。克格勃官员尤里·莫丁为此专程赶赴贝鲁特,告诉菲尔比千万不能回伦敦,并同他制定了逃跑计划。第二年,也就是1962年,苏联情报机关的一名高级官员乔治·布莱克被捕,通过布莱克的供词,菲尔比的间谍身份得以最终确认。

1963年,菲尔比的朋友尼古拉斯·埃利奥特在贝鲁特审讯了菲尔比,菲尔比做了部分坦白,但拒绝以全部坦白换取英国对他的豁免。就在英国情报机构决定正式逮捕菲尔比之前,他借一次参加晚宴的机会,在途中摆脱了跟踪他的特工,然后乔装成一个阿拉伯人,步行300英里,成功逃脱。半年之后,菲尔比在莫斯科突然现身,并且高调接受了苏联当局授予他的代表最高荣誉的“列宁勋章”。

1988年,菲尔比在睡眠中去世,享年76岁。苏联政府为他举行了国葬,将他安葬在莫斯科郊外的一个公墓里。他死后三年半,苏联解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