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的鬼子兵:杀人恶魔 第一部分 你爹是八路?(8)

方军0 收藏 1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4.html[/size][/URL] 但我的爱国方式是:绝对希望中国的公务员超过日本。无论是国家还是个人,只有看到了不足,才能进步。 我向山田要几十年前的照片看看。他笑了,像个孩子。他说:“绝对不能给你看,你是一个很狡猾的人,是一个很坏很坏的人,我要提防你。”但是他却向我要我们家庭的照片看。我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4.html


但我的爱国方式是:绝对希望中国的公务员超过日本。无论是国家还是个人,只有看到了不足,才能进步。

我向山田要几十年前的照片看看。他笑了,像个孩子。他说:“绝对不能给你看,你是一个很狡猾的人,是一个很坏很坏的人,我要提防你。”但是他却向我要我们家庭的照片看。我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就拿给他看。我一共带到日本十几张家庭照片,这十几张照片在山田手里翻来覆去地看,爱不释手。


其中,有我父亲在新西兰和澳大利亚访问的照片,有和他们教育大臣、大学校长握手的照片,有参观外国大学和外国家庭的照片。我告诉山田其中的一张双人照,那上面叫林忠的先生是驻外大使,他也是个八路。山田拿着照片感慨地说:“头发都白了,都白了,大家都成老头子了。”

山田竟向我提出一个要求:他想要一张我父亲的照片。他说你父亲过去是八路军,和我们打过仗;不过从照片上,能看出原八路军现在的精神风貌。你爸爸身体健康,精神饱满,穿着中山装,挺起胸膛,有官员的模样和军人的风度。他喜欢灰色?灰色是华中、华北一带八路军军服的颜色。

山田的要求让我为难。我想到他喜欢佛教,他要把我爸带到哪儿去呢,难道再带回战争的烈火中去吗?

他挑出父亲的一张照片,捏在手里。他的目光始终注视着我,我如果说不,他会失望一辈子。我拿过山田手中的照片,再认真看一看,是一张很平常的照片。

照片上父亲以八路军战士的习惯挺起胸膛,以中国大学校长的习惯背起双手,脸上堆出中国农民憨厚的微笑。若不是日本侵略军打进中国,他和我都应该在中国广阔的田野里享受着乡村的清新和静谧。

我告诉山田:1939年,摆在中国河北省满城县方顺桥村三恩庄的青年们面前有三条路:或参加政府军,或参加八路军,或被你们日本军在华北一代实施的“三光”政策所杀害。

山田艰难地吸着氧气,说:“哈依,哈依!”

我接着说:1939年,我爹那个村出来18人参加八路军。村子被烧了,粮食被烧了,活不下去了。1949年,这18人中只活下来三个人。我问山田:你看这张照片上,我爹脸上还有战争的风云吗?

山田认真看了一会儿说:“已经没有了。”

照片上,爹满头白发,在金色的阳光下闪烁出银一样的光泽。他灰色的中山服笔挺。他绝没想到他灰色的中山装让老日本鬼子联想到八路军军装的颜色。

爹的皮鞋锃亮,是母亲在北京细心擦过的。爹背后是中国驻新西兰大使馆的白色建筑。建筑门楣上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闪亮的国徽。建筑上空的蓝天里,飘扬着我们中国鲜艳的五星红旗。山田老鬼子就挑中了这张照片。

我对着照片中的父亲说:“爸,再见了。50年前的老鬼子喜欢您这张照片。”我把父亲的照片庄重地送给了山田。

山田长时间地端详这张照片,嘴里反复念叨着:“你爹是八路,这就是50多年前的八路军。”他看着看着笑了。我看见他没有门牙,没有槽牙,只有两颗犬牙。他看够了,就满意地双手把爸放在自己胸前。

我的心一下揪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