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的鬼子兵:杀人恶魔 第一部分 你爹是八路?(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4.html


坂本听了惊讶得不知怎么办才好。他看看我,又看看山田说:“实在有意思,光你们俩常常在一起,这本身就有意思。星期天,我带上我的女友咱们4个人一起在这儿谈话好不好?我今天去告诉她在这里听到的一切,就能让她尖叫起来。”

山田指着坂本,问我对日本国家公务员有什么印象。我说极好。我说日本国家公务员收入低廉,平均工资低于大型企业的工人和私营业主,但他们都努力工作,一丝不苟。中国现在有一种说法,是要对国家公务员实行高薪养廉,我对这种做法非常反感。

我说:北京的公务员由国家分配住房,污职后也可在原住房不动,有医疗保障,有退休金。面对工作几十年还没有保障的人群,公务员的高薪养廉意义何在呢?毛泽东时代中国公务员廉洁,那时的廉洁与高薪无关。

我对这一老一少两个日本人说:我刚到札幌一个小停车场打工的第二天,税务役员就来了,也是一个小伙子,这样的工作精神中国很少。北京的演员到外地去演出,挣了多少钱连税务所都闹不清;我们北京的陈希同、王宝森,贪污了多少钱,现在北京的税务机关和统计机关也没准确的数字。如果100名记者在北京街头向1000个人提出询问,会有1200人回答“不清楚”。

我又给坂本和山田举了个例子,北京市一直有个“见义勇为奖”。而我在日本没听说过这个奖,为什么呢?不仅是税务员,日本警察的工作也特别认真。我在日本多年只见过一次打架的,三分钟之内日本警察就赶到了。平常在街头向警察问路,警察都特别客气。警察夜间巡逻也绝对负责,有乘巡逻车的,有骑自行车的。我在东京小胡同里三次驾车逆行,三次被警察抓住。我被警察抓住后,他能在一分钟之内查明我的身份,然后和气地对我说:“下次要小心,出了事故对方可不承担法律责任。”在东京骑一辆“捡”来的自行车如超过三天,那将是破天荒的记录,因为警察看见骑车人往往要查查自行车号。

北京人口与东京持平,流动人口300万。可北京人有句笑话叫“不丢车不是北京人”,可见区别所在。

坂本说星期天除了我女友外,我还想叫更多的朋友来,听你们讲日中战争史,讲中国公务员和日本公务员的区别。山田忙说:我这儿太脏,不好来呀。

山田说:侵华战争时,和中国政府各级役所的大小官员有过接触,那时的中国官员常说:“中国这不好,那不好,——皇军好!”他在东京医院遇见一个实习的中国医生也说中国这不好,那不好。你“猴枪”从来是骂日本人的,今天,怎么也批评起中国人来了?他瞪大眼睛,看着我,使劲儿吸着氧气。

我说:我们中国人的爱国热情往往以恨铁不成钢的方式表达出来。你说旧中国的政府役员我不清楚。你们把明晃晃的战刀放在人家脖子上,他敢说皇军不好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