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的鬼子兵:杀人恶魔 第一部分 你爹是八路?(5)

方军0 收藏 0 5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4.html[/size][/URL] 五 纪念抗战胜利50周年之际,我在日本的中文报纸上发表了一些纪念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的文章。顺便说一句,在日本想办报纸可以自由地去办,只要能给日本国纳税,能解决日本国就业的问题就成了。在日本的中文报纸的编辑们很少有几位是专业报人出身的,他们好意地将我的文章改得面目全非,有的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4.html


纪念抗战胜利50周年之际,我在日本的中文报纸上发表了一些纪念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的文章。顺便说一句,在日本想办报纸可以自由地去办,只要能给日本国纳税,能解决日本国就业的问题就成了。在日本的中文报纸的编辑们很少有几位是专业报人出身的,他们好意地将我的文章改得面目全非,有的文章改得连我都不认识了。比方我的文章被改成这样:

“……凶狠的老鬼子山田闭上狼一样的眼睛,残忍的老嘴里念念有词,‘一切皆有,一切皆无’。这个残忍的老鬼子他杀过中国人,却大放厥词,矢口否认。这种非人道的行为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们要拿起笔做刀枪,向今天的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我不能怨这些年轻的编辑们,万事开头难,而且我淡淡的笔墨确实点燃了他们的胸中之火。但我对脸上被画上猛张飞的脸谱,手里被按上丈八蛇矛而感到胸中郁闷。于是我决定再向国内《中国青年报》投稿。我先打国际电话投石问路,没想到《中国青年报》的张可佳、李大同编辑很感兴趣。他们说他们尽量尊重作者的原稿,但最好要有和当年日本军人一起拍的照片。我回答他们:我在日本国,要尊重日本国的法律。如果和他们本人商量后,仍然不同意和我照相,那么,我毫无办法。《中国青年报》的编辑们说,我们不熟悉日本的情况,你自己看着办吧。

于是我拿着照相机,带着闪光灯去拜访山田。山田见我去了很高兴。他请我吃这个,吃那个。没办法,为了能照成相,豁出去了,吃!本来我这个军人出身的人是不吃零食的,而且我决不吃老日本兵给我的任何东西。

山田很警惕地瞄了一眼我带去的家伙。他说:“你喜欢照相?”我说何止喜欢照相,我的暗房技术也是一流的。在《读卖新闻》北京分社工作时,分社的照片都经过我冲洗、放大才发出去,包括邓小平的照片。我对山田说:“咱俩照张相呀。”他说:“为什么呢?”我说:“将来回国好看看呀。”他说:“可以照,但一定要换上西服,把头发整理好。”我说:“不用,就这样挺好。”

形容原汁原味的日语叫“搔闹妈妈”,可是山田不同意“搔闹妈妈”。他说你的照片一定有用意,如果用于友谊,应该穿西服;用于新闻,应该“搔闹妈妈”。“你是什么用意呢?”他问我。

没办法,我对他实说:“你参加过南京大屠杀,可你从不说那次大屠杀对与错。我想把你的心态‘搔闹妈妈’地介绍给中国读者。记者的责任是如实地反映情况。我虽然不是记者,却有这个如实反映的习惯。照片怎么样没关系,清楚就行了。然后,让中国读者自己评判参加过南京大屠杀的侵华日本军人的心态,以及现实的生活场景。你们日本国不是常常说:‘国民有知情的权利’吗?那么我把你的心态和现状,‘搔闹妈妈’地描绘给中国人不是很好吗?难道中国人没有知情的权利吗?”

听了我的话,山田急了,他大声喘息着:“快把氧气给我插上。”我感到死神已经揪住了他的后脖领子,马上就要把他提走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过劲儿来:

“不能照,不能照!我在南京杀过人,不能照!我不能让南京人看见我!我说了,不能照。”

我说:“好,好,不照,放心吧。但是咱俩作为朋友,照一张,将来回国后让我看看,成不成?我绝对不在报纸上用。”

山田老头子吸足了一口氧气,慢慢坐起来,瞪圆了眼睛,命令道:“不能照!”他那粘成一团的白发先倒了下去,他才慢慢地躺下去。空气凝固了。屋里有一股子酸臭的味道,老人显然几个月没洗澡了。我又想起他的女儿来。唉,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没准穿得挺漂亮的吧。

我悻悻地把家伙收起来,告诉他:“我不照了,你放心吧。”他喘息着告诉我:“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我在南京杀过人呀。我相信佛教已经30年了,你不能让我再回去呀!”

这次轮到我惊讶万端了,我说:“佛教能把人活生生地带到什么地方去?!那么,我特别想回北京,佛能带我回去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