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的鬼子兵:杀人恶魔 第一部分 你爹是八路?(4)

方军0 收藏 0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4.html


山田艰难地呼吸着,对我说:“不管怎么样,我们日本没一个人说过:我一定要打败日本人!”

我喜欢和山田聊天。他很坦率,坚持自己的观点。不知为什么,他骂八路军,我听了特高兴。那些日子,笑就像两块膏药贴在我脸上。我在东京大街上送外卖,一边开摩托一边放声高唱:

“向前向前向前!嘿!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嘿!

脚踏着祖国的大地,嘿!

背负着人民的希望,嘿!

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在牛奶公司门口,一群日本老太太看见我都说:“猴枪(我名字的日本语发音)干嘛这么高兴?”我用中文说:“猴枪,还狗牌撸子呢!”日本老太太听不懂我说的中国话,知道我又犯各呢。她们聚一块儿担心地说:“你们看,今天猴枪哪儿不对了,他那脖子一拧一拧的,嘿!嘿!嘿起没完了。”

我给山田送过一年多的饭,久而久之,熟了。我问他:“你女儿怎么不来看你,是亲生的吗?”山田用直勾勾的目光看了我好一会儿,才告诉我一个内心世界的秘密。

山田对我说,他回国后就当高中教师。由于结婚晚,1955年才有了自己心爱的女儿。他一直用心教育她,希望她考上最好的大学。他女儿一点点长大发育后,他老感到女儿就是被他强暴过的中国小姑娘。那年女儿高考成绩不佳,他大发雷霆,女儿退缩在墙角哭了起来。山田说:“我一听到这哭声惊呆了。这声音让我想起几十年前发生在中国乡村的场面。那个被我强暴过的小姑娘也退缩成一团,惊恐万状地浑身哆嗦。她小声的哭泣绝对是悲惨、绝望的。从那以后,我没责备过我女儿,我感到我对不起她。从此我和女儿渐渐疏远了,她不理我,从不和我联系。多少年来,我内心世界的东西,从来没告诉过女儿和老婆。在她们面前,我永远昂起男人的头。”

外面下雨了。雨落在房顶上哗哗地响。雨水又顺着房檐的水槽流下来,也哗哗地响。这是天上落下来的泪水,为了受尽苦难的中国人,为了中国人当亡国奴的悲惨历史,为了那个被强暴过的小姑娘。在我心目中日本鬼子兵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家伙。被强暴过的中国妇女在提裤子之前没再被刺一刀就算好的了。想不到被山田强奸完的中国小姑娘那缩成一团、吓得浑身哆嗦的悲惨哭声,会伴随他走了整整半个世纪的人生路程,甚至影响到了他父女的关系!

山田看着窗外的无尽雨丝呼吸艰难地告诉我:“我根本就不管你是哪国人,你怎么看这件事,只因为你常常来看我这个孤独的老人,所以我告诉你——她,是我的亲生女儿。”

山田老鬼子信佛教,他翻开一本佛教书,里面都是竖排的文字。他指着一段文字给我讲佛教中的一段话,意思是:“一切皆有,一切皆无。”

我问:“这是什么意思呢?”

他说:“这意思很简单,战争也是一样,追求也是一样,贫富也是一样,金钱也是一样,罪恶感也是一样,一切皆有,一切皆无。”

我责问他:“你说一切皆有,一切皆无。你想忘掉侵华战争,你想忘掉南京大屠杀?可中国忘不掉!中国人怎么会忘掉这一切呢?”我告诉山田,“我从前没学过佛教,自从您教了我这句佛语后,我开始对佛教憎恶起来。佛教要都这么教育别人,那还得了?”

山田瞪大眼睛望着我。我胸中有山泉一样的话要涌出来,但面对一个行将就木的老鬼子,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