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的鬼子兵:杀人恶魔 第一部分 山西遗梦(6)

方军0 收藏 0 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4.html[/size][/URL] 我们老板是个很和气的人,他笑眯眯地对我说:“你以为这么大个东京就你一人有驾驶执照吗?再错的话,我就扣你的工资!还错的话,就对不起了,你给我滚蛋!” 有一天,老鬼子铃木突然抬起头,直视我的目光。他那混浊的目光中充满了警惕和戒备。他说:“我看你像个记者,因为你跟我聊天时总在你的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4.html


我们老板是个很和气的人,他笑眯眯地对我说:“你以为这么大个东京就你一人有驾驶执照吗?再错的话,我就扣你的工资!还错的话,就对不起了,你给我滚蛋!”

有一天,老鬼子铃木突然抬起头,直视我的目光。他那混浊的目光中充满了警惕和戒备。他说:“我看你像个记者,因为你跟我聊天时总在你的工作服上记着什么。”我说:“我并没问你什么,全是你自己告诉我的。再说,全世界您见过我这样邋遢的记者吗:穿一身破白工作服,骑一辆破摩托,咱是打工的穷留学生而已,何来记者?”

作为普通的日本国民,战后50多年来,铃木顽强地生活着。他的左臂留在了山西,用右手写字,整理文件。他的商社进口美国的大豆,再把大豆批发给那些做豆腐的小商社。我问他为什么不进口中国的大豆,中国东北的大豆可好呢,他摇头不语。

最后一次给他送饭,我把饭菜的包装拆去,整齐地放好。再把衣冠不整的他收拾一下,把衣服扣子系上,把裤子给他提一提——他现在是残疾人。战争的风云已经飘过去了,需要站在高一点的地方,才能看见它黑压压的外貌。

我要走了,和他告别,告诉他我的续任是个日本高中学生,请他多关照。请他自己也多保重,健康比钱还重要,能休息就别工作了……

他显出无限的伤感,告诉我:“你要走啦,你走了,我就不订你们店的饭了,不好吃,不好吃。如果你还在东京,请你一定来看我,一定来呀……中国人好,中国青年好。我正在联系进口中国的大豆,第一批货最近就要到了。

“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想去山西的那个村子去看看。过去是一个不堪回首的噩梦,我要为死者的灵魂祈祷安宁,也让自己的心灵得到安宁。你陪我一起去好吗?”他用仅有的一只手抓着我,仿佛怕我跑掉了。

“北京清洁队、绿化队的年轻工人如果能来东京短期研修,就请住我家吧,一定,一定!我会关照他们的。”我想告诉他:我那只是一种设想而已,中国普通人的设想仅仅是空想,但我没敢说。

他终于直视我,让我感到他的忏悔是真诚的。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混浊的老泪,右眼应该说有角膜云翳。我始终认为战争的罪犯不应该是他,也始终认为人类应该尽可能地避免战争。因为战争的行为是普通人之间的厮杀,而发动战争的人倒坐在一边看着,而且这些人还在梦想着复活日本军国主义。

独臂老人,你的右臂半个世纪前留在中国山西省的土地上了,因为战争发动者的罪恶。你常常告诉我,那是一场不堪回首的恶梦。既然你还活着,并且有所忏悔,所以我希望你健康地活下去,并把你的故事也能讲给日本青年们听听。毕竟,你已经走到历史博物馆的门口了,再上两个台阶,敲不敲门,那扇门都会自动打开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