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的鬼子兵:杀人恶魔 第一部分 山西遗梦(5)

方军0 收藏 0 2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4.html


伍长吼叫着命令我把老头儿也干掉,“浑蛋!看看这群人说不说。”我上去一枪刺就扎进老头儿的腹部,没想到他双手紧紧抓住我的枪不放手。他竭力嘶喊着什么,我用尽全身力量也没能拔出枪刺,只是把老人拖了几米远。

“轰”的一声,人群炸了。他们顶着雪亮的枪刺赤手空拳向我们扑来。用牙咬,用手抓,用石头,用农具……女人的哭叫、男人的狂呼、哀号与日本兵的嚎叫连成一片,像地下的岩浆一下子涌进了这山村野林。混乱中,一个青年跳过来一柴刀就砍下了我的左臂。边上一个日本兵一声嚎叫又一枪刺扎进他的胸膛。那一瞬间永远印在我的脑海里:那老人自己双手拔出了三八枪,然后睁着眼倒在地上!我当时一点不感到痛,只感到有股热流从刀砍的地方向外喷涌。卫生兵冲过来使劲勒住我断臂上部,我立即昏死过去。

后来听说这100多村民全部被我们300多日军杀了……村里的房全烧了,后来山林也起火了,烧到我们日军撤离那一天还在烧……

由于感染化脓,我的左臂残余被我们军医彻底锯掉了。再后来不久,我和一批战伤者一起回国了。

半天,我问他:“那中国老头儿喊什么呢?”

“‘瓶(拼)了吧,瓶(拼)了吧!’我去过中国,我只记住这一句中文,我永远忘不了这句话。那是在愤怒和绝望之中,我们人类由于被残杀而发出的最后的呻吟,是一个长者面对死亡而向他的村落发出的最后命令……”

他始终看着窗外,但夜晚的窗外什么也看不清,可是铃木还在努力地看着。他的背深深地驼下去,青筋毕露的右手放在膝上。他坐在那儿像一尊泥塑。

万籁俱寂,我能听到任何一个细微的声音,热闹的东京好像已经死了。我仔细寻找那撕心裂肺的混乱,我想闻到血腥,我想重新回味那来自人间地狱的一切。但东京的夜晚静悄悄,东京的夜晚像东京人,他们在本能地掩饰过去。


3-3 鬼子进村了

3-4 鬼子“练习”拼刺

3-5 惨遭日寇杀害的山西军民


“人间地狱”本是人类社会所制造出来的宗教恐怖概念。自从有了日本兵,我们中国的土地上四处都变成了活生生的人间地狱。今天,我面前的独臂老鬼子又一次重新揭开了这历史的一幕。半个世纪前,他们就是人间的恶魔呀!

天气并不冷,但我却浑身哆嗦。我知道我的脸色是铁青的,我捏紧拳头,不知是怎么走出了那个办公室。

他为什么要向我讲述这些惨烈的人生经历呢?是不是只告诉过我这个中国留学生?如果他的胳膊没有被中国农民砍掉,他会向我讲述这一切吗?

半个世纪前这非人道的故事,是必须要向谁倾诉的吗?

那个星期是我送外卖出错最多的日子。悲愤像一块大石头压在我的心头。有时我一边开摩托,一边大哭起来。就在东京的大街上,在无数日本人困惑的目光中。我这个男人忍不下去呀,我不断用脏手使劲儿抹去我眼中涌出的泪水。我为同胞们感到悲哀,我为中国人的悲惨遭遇而感到难过。我们中国人是牛还是马?任你们杀?!我们一个堂堂大国就是因为当时不团结、不强大呀!

我的心情无论如何也平静不下来。

结果,东边的田中和西边的田中一块儿给我们饭店打电话。东边的田中告诉老板:“我今天根本没要拉面,他给我送来两碗。”西边的田中说:“这哪里是拉面,这是两碗浆糊!”

中曾根家的饭没送错,可他也给老板打电话:“错了?没有!订什么他送什么,对极了。可他没收钱就走了。从今以后,就开始白吃了吧……”

我们老板刚撅着屁股道完歉,两个佐滕又来了电话,其中一位夸奖:“在你们那儿送外卖的留学生是个搞推销的好材料,他动员我把八宝菜和啤酒买了,说反正还热着呢,再说我也姓佐膝,没错!我是姓佐滕可我从不吃肉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