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的鬼子兵:杀人恶魔 第一部分 山西遗梦(2)

方军0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4.html[/size][/URL] 二 外地人的北京话再好,我们也可以听出他地方语中所带来的蛛丝马迹,更何况我们中国人在日本呢。当铃木老人证实我是中国人后,他就再没敢直视我的目光。可从那之后,他再不预订别人饭店的外卖,只给我们店来电话。 他想看到我这个中国人,我想。 后来,他告诉我他的右臂留在中国山西省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4.html


外地人的北京话再好,我们也可以听出他地方语中所带来的蛛丝马迹,更何况我们中国人在日本呢。当铃木老人证实我是中国人后,他就再没敢直视我的目光。可从那之后,他再不预订别人饭店的外卖,只给我们店来电话。

他想看到我这个中国人,我想。

后来,他告诉我他的右臂留在中国山西省了。而且一瞬间所发生的事情就变成了永恒。

铃木的年龄应该在77到80岁之间。他每天还在颤颤巍巍地工作,是一家土产公司的经理。他的公司前面是个大仓库,里面堆放着大豆、玉米之类的杂粮,后面是他的办公室。办公室宽阔敞亮,正面墙上挂着一幅大油画,画下白色有机玻璃上写着“山西景色”四个字,译成中文应叫“山西风光”。画中表现的是秋阳下开镰收割的情景。铃木老头儿告诉我:“这位日本画家根本没去过中国山西,可我付了钱,‘山西景色’就跃然纸上了。久而久之,我觉得这就是我印象中的山西。”老人驼背,仰着脑袋,用仅有的一只手指指划划地介绍着。

“您去过中国的山西省?”我问他。

老人似乎没听懂,他并不回答我的问题,只是茫然地看着他的画儿发呆。我感到这里面肯定有故事,又不便开口直接问,于是也欣赏起这幅画来。《山西风光》中的中国农民,都光着脚,撅着屁股挥镰收割庄稼。我感到不对劲儿,便告诉铃木老头:“山西农民的穿着打扮不是这样的,这有点像冲绳的农民在收割稻子。把油画上后面的群山抹去,叫《冲绳风光》算啦。”铃木老头拍拍脑袋,笑了。他说:“这画儿我看了几十年,总感到里面有问题,但始终没找到它的错误在哪儿。”

铃木老头儿的办公室里有各种通讯设备,计算机设备。他用一只手打英文传真,打日文记录、报告书和统计表。办公室前有个大水池,里面有悠然自得的大金鱼。办公室前后道路上种着绿色植物。面对鲜花和绿草,我不知感叹过多少次。

一次,给铃木老头儿送饭,面对他办公室周围的绿化环境,我不禁想起了北京的风沙。

北京这十几年绿化是有成绩的。树木多起来了。但街道、胡同、城郊许多地方,到处可见裸露的土地。有些街道上不但少花也少草。清洁工人们看见有野草也要用扫帚另一头的小铲子把野草锄掉。那些被锄掉的绿色植物,如果叫戈壁滩上的骆驼看见,它该有多高兴啊。去过塔克拉玛干沙漠的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当你口干舌燥,在金黄色的戈壁之海上开了几小时车时,天边突然出现了一抹绿色,那是多么令人兴奋呀。再开半个小时,就可见到一个村庄。村庄里有水、有草,有牛也有羊,当然更有我们维族兄弟姐妹们——绿色,就是生命呀!不种草便罢了,为什么要把城里的野生绿草锄掉呢?

铃木老头儿看我望着满街的花草发呆,就从办公室走出来:“小伙子!我的面条!”他摇着脑袋走到我的面前,我急忙从箱子里拿出面条连声道歉,一路小跑把面条送进他的办公室。我的道歉绝对是日本式的,铃木老头儿喜欢。他少见地把一双老眼笑成两道缝,金色的阳光洒满他的全身,洒满东京的街道、房屋,洒满街道两旁的花草树木,使绿色植物的芬芳四溢。

老头儿站在街道边看着我,他的一只独臂握住裤带,高声问我:“你刚才看着街道两旁的花草发呆,我在办公室里看见了,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一直发呆吗?想家了吧?”

我说:“对不起,让您久等了。请您吃面条吧。”

铃木老头儿说:“不忙,你告诉我,我再去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