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的鬼子兵:杀人恶魔 第一部分 最后的军礼(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4.html


我看着杨将军的照片想了许多。我在日本留学期间一直交党费。“为什么呢?”许多留学生这样问我。今天老鬼子拿出的照片不就是答案吗:半个世纪前,中国共产党人在外国侵略者面前高举起红旗,宁死不投降;今天中国人民的敌人,就是贫困。我们中国的广大农村,还有几千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难道中国共产党人忘记了吃树皮、吃棉花在冰天雪地里苦斗的抗日联军了吗?我们的中国共产党不是先民众之苦而苦、后民众之乐而乐的党吗?这样的旗帜难道能在我们中国人民心目中倒下去吗?

我们中国人的旗帜上有杨将军和几百万革命者的鲜血呀,有我们几代人为之奋斗的信仰呀。我就是为了这个坚持交党费的。

想到这儿,我立正站好,给杨靖宇将军敬了一个中国退役军人的军礼。他饿死了还站在那儿,他是一种精神。

金井动情地说:“半个世纪过去了,我一直崇敬杨将军。他是真正的武士,他的军衔应该和我们关东军司令一样高,可他和普通士兵吃一样的饭,穿一样的衣,睡一样的床,实在是不可思议!作为原日本关东军二等兵,我已经76岁了,我还活着,他却早已离开了这个世界。我愿意把最后的军礼敬给这位坚强的中国军人。”

说完他也立正站好,给杨靖宇将军敬了一个原日本军人的军礼。我惊讶地看着这一场面。

我不喜欢他把杨靖宇说成是武士,我纠正他说:“杨靖宇不是武士,他是我们中国军队的将军,或者说是我们中国共产党的高级干部。”

“今天是‘八·一五’,为了50年前的噩梦不再重演,让我们握握手吧。”金井小声建议道。

“成!我代表我爹和牺牲的叔。”我把脏手在裤子上蹭蹭,于是八路儿子的手和原关东军老鬼子的手握在一起了。这是两只拉过枪栓的手,是两只普通人的手,是向往和平的人的手。在这整整一个世纪中,有一半时间是中国军人与日本军人之间进行着侵略与反侵略的格杀和较量;战争与和平的实施从来都是通过普通人的手而最终实现的。握着侵华日军老鬼子的手,我一下想起张爱萍将军1987年5月29日接见日本防卫厅长官栗原佑幸的谈话:“中华人民共和国已不是过去的中国,既不是中华民国那个时候的中国,更不是满清时候的中国了。”我现在握着的这只老手,不也从根本上改变了意义了吗?50多年前,它正挥舞着军刀在中国的土地上杀人放火哪!“

金井郑重地把他珍藏的杨靖宇将军遗容照片送给了我。

这个时间是1995年8月15日。50年前的这一天,清晨,日本陆相阿南惟几大将自刃死亡;中午,日本裕仁天皇用无线电播放诏书,向全世界宣布;日本国接受波茨坦宣言,无条件投降。

我想那一天,世界的天空都应该是湛蓝、湛蓝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