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的鬼子兵:杀人恶魔 第一部分 最后的军礼(5)

方军0 收藏 2 1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4.html[/size][/URL] 我说靖国神社供奉了明治维新以来到外国侵略而战死的200多万日本军人的灵位,其中包括有被远东军事法庭判决的甲级战犯。靖国神社一直是日本军国主义对国民进行奴化教育的重要场所。在神社两侧的墙壁上有被称为所谓英雄的浮雕。战后,最先参拜靖国神社的是首相吉田茂。在那之后,首相们陆续参拜,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4.html


我说靖国神社供奉了明治维新以来到外国侵略而战死的200多万日本军人的灵位,其中包括有被远东军事法庭判决的甲级战犯。靖国神社一直是日本军国主义对国民进行奴化教育的重要场所。在神社两侧的墙壁上有被称为所谓英雄的浮雕。战后,最先参拜靖国神社的是首相吉田茂。在那之后,首相们陆续参拜,但都避开“八·一五”这个日子。可是,70年代后,日本政府把“八·一五”定成内阁参拜日。1975年8月15日,当时的首相三木武夫以个人身份参拜靖国神社。铃木首相从1982年起连续3年带领全体内阁成员去参拜。1985年,中曾根康弘以内阁总理大臣的身份正式参拜靖国神社。据日本政府内阁参拜者人数统计,1980年17人,1981年19人,1982年16人,1985年15人。内阁成员总共20人左右,参拜者比例之高令人吃惊。内阁成员参拜靖国神社,对日本国民意识、社会思想产生巨大影响,这是绝对不可轻视的事情。

我又分析:总的来说,爱好和平、反对战争的思潮是日本人的主流。据《朝月新闻》1993年10月25日的统计报道,有76%的日本国民承认“侵略战争”,有51%的日本国民认为应该赔偿他国的战争受害者,有62%的日本国民认为日本政府没有承担历史上的战争责任。这说明大多数日本国民、日本学者、日本的新闻媒介还是正视这段历史的。日本图书馆内有不少书揭露当年日军的暴行,就是鲜明的例证。

我接着对金井说:“一部分日本人仍坚持错误的历史观,这样会失去亚洲各国人民的信任。作为经济大国的日本,想跻身于政治大国,在全世界舞台上为和平与发展作出贡献,就要先正视自己的历史,承认错误。从日本民族自身利益的角度看,这才是正确的行动。不光我这个中国人这么看问题,许多亚洲国家也持同样看法。1995年5月15日韩国的《东亚日报》上刊登社论说:‘1950年以前,日本政府支付战没者遗族慰谢金38万亿日元,可是象征性地支付亚洲各国的赔偿金只有前面数字的十五分之一。日军对亚洲各国的暴行与破坏,几乎到了毫不补偿的地步,也就是说日本政府并不准备承担侵略战争的历史责任。’”

稍停,我对金井说:“我年年‘八·一五’那天都去靖国神社,看当年的日本兵穿上当年的军服在靖国神社内参拜,看他们坚持错误、向亚洲各国人民挑战。后天又是‘八·一五’,咱俩一起去靖国神社呀。你如果同意,我今天就去向老板请假。”

金井说:“确切地说,我只去过一次靖国神社,那是50多年前的事了。1937年部队开赴中国前,我们是在横滨上的船。当时,我们长野大队集体去过靖国神社参拜、宣誓。记得从那里出来,我们浑身都是劲,更紧地握住了军刀和三八枪,我们要去保卫我们日本国的海外领土——满洲国。我们恨不能立刻开到中国前线去,我们恨不能立刻变成靖国神社墙上的壁画和石雕”


2-16 1942年9月,日本兵在上前线前参拜靖国神社。


金井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窗外是阳光炙热的夏天,气温高达38℃。

金井回忆说:“我1953年从苏联回国,船还是在横滨港靠的岸。当年和我们一起出国的长野县的战友们几乎没有几人了。从苏联纳霍德卡军港坐船,穿过津轻海峡,途经函馆、仙台,我在船上一看,全是俘虏营新组合的队伍:有北海道的兵,有四国的兵,也有本州和九州的兵。在横滨港欢迎我们的人群和欢送我们的人群场面不一样,来的几乎全是亲友,有人已经在这儿等了几周。没有鲜花,没有呼喊,没有歌声,没有一片片闪亮的头盔和枪刺,没有军乐队,没有挥动的旗帜,也没有欢声笑语。我们的军服也由新到旧、缝了又缝。迎接者的目光飞快地在人群里寻找,找到了亲属的人,就大声喊叫起来。多少母亲眼里含着泪水在归国大队中找寻自己的儿子,多女人女拉着孩子在人群中寻找自己的丈夫,多少女人想找到自己的哥哥或弟弟,多少女人在寻找自己热恋过的男人。可是多数人没能回来呀,他们永远留在异国他乡了。

“靖国神社,它留下了我的青春,我的希望,留下了我为日本流的满腔热血。我再不希望走进它一步,因为我从不幻想在那儿能找回我失去的一切。想起过去,我就感到悲伤。

“我可以陪你去日本的任何地方,我为你当向导,我和你在一起时感到年轻。我爱回忆中国的异国风情,我虽去过中国,却头一次真正认识了中国人。我们去海边、去登山,你拉我这个老头子一把,我都感到由衷的感谢,我曾追杀过你的父老哇……

“但我不能答应去靖国神社,靖国神社是我青春的祭场。我们长野大队一多半的灵魂都在那里呀,他们确实变成了武士。他们没错,我也没错,我们是为国家去打仗,不是为了自己!”

金井向我瞪起了眼睛。我这个人有个“从不对牛弹琴”的习惯,因此我没说话。

“1953年,船到横滨港时,我一眼就认出十几年前战友田中的母亲。看着她企盼的目光,我对她说:‘田中君为国战死了,他是武士。’可那位母亲失声痛哭说:‘我早接到他的阵亡通知了,可我不相信,那个通知一定是错了,你不是回来了吗?我还要在这个码头等,我多么希望他能活着回来呀。美国飞机炸毁了我们的房子,炸死了他父亲、妹妹,现在只有我一个人了呀。’我劝那位母亲说:‘您回去吧。’可那位母亲擦着泪水说:‘不,他会回来的。下一艘船,他会回来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