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的鬼子兵:杀人恶魔 第一部分 最后的军礼(2)

方军0 收藏 2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4.html[/size][/URL] 日本车里都有音响装置、激光唱盘。我把车开到停车场时能听到各种音乐,这些音乐体现出车主人的不同文化层次和修养。一次听到“二泉映月”,我一打听,车主人原来是条东北汉子;一次来了个美国“嫁皮士”般的小伙子,他的车里没声音,满是烟头儿。我正庆幸可安静一会儿了,猛然200分贝的乐曲骤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4.html


日本车里都有音响装置、激光唱盘。我把车开到停车场时能听到各种音乐,这些音乐体现出车主人的不同文化层次和修养。一次听到“二泉映月”,我一打听,车主人原来是条东北汉子;一次来了个美国“嫁皮士”般的小伙子,他的车里没声音,满是烟头儿。我正庆幸可安静一会儿了,猛然200分贝的乐曲骤响,我像一下掉进非洲土著人的击鼓乐队里,周围的马路似乎都起了一层白烟。


日本人的汽车还有不少令人为难的地方,不少客人光脚开车,那么我也不能穿鞋。好色之徒的车里总有黄色画报和迷人的法国香水味。日本汽车还分男女,女人用的汽车小到让我感到扛起就走的地步。


我一边开车一边想,什么时候我能在咱中国人自己的停车场上,为老少爷们儿、为姐妹兄弟们开咱中国普通人自己的小汽车,那该有多好哇!


人家都说世界大都市东京好,那么东京到底怎么样呢?在东京的炎热和酷寒中,我开着一辆破摩托饱尝人间的辛酸,顶风冒雪给千家万户送饭。这样的工作一般没什么日本人干,只有少数高中学生才勉强干一干。



我在日本6年很少穿西装,和教授谈话时常因头发里沾满拆房子的沙土而感到尴尬;同日本同学们在一起时,我摔伤的腿和压伤的脚一瘸一拐的,狼狈不堪,惨不忍睹。除去倒霉之外,命运还捉弄我,让我经常和一个原侵华日军老鬼子金井互敬军礼。现在回想起来,简直不可思议。我父亲是1939年参加八路军的老战士,他和日本侵略者除去兵戎相见。你死我活外,不可能互敬军礼。他连日本侵略军1945年投降时在中国30多处缴枪仪式上的最后一个军礼都没见过。至今父亲说起这件事都遗憾万分。据父亲回忆,1945年10月8日,在八路军察哈尔省委宣传部工作时,他接到上级指示,要他采访日军在北平的投降仪式。他披星戴月地往北平赶,等赶到时已经晚了一天。父亲只好从八路军前方总部所派潜入北平的战友那里得到前一天详细的消息。


后来父亲以“投降的军礼”为题,在察哈尔一家抗战报上发表一篇通讯:“1945年10月10日,风和日丽,秋高气爽,这一天是北平200万市民难忘的日子。这天,北平战区受降仪式在故宫太和殿前广场隆重举行。无疑,这是中国近代史上的一个里程碑。早9点,国民党第92军两个营的官兵在军长侯镜如率领下,列队于太和殿的广场上;市民代表陆续进入指定地区。这时,主持受降仪式的第11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步入会场。日本华北军司令官根本博中将率领缴械投降代表团60人站立在主席台一侧。他们一扫往日的骄横,一个个灰头鼠脸。会场上一片肃穆、寂静。上午10点,太和殿前受降仪式开始。会场上军乐队奏乐,礼炮齐鸣。全体肃立,为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将士默哀。日本代表团成员个个低头躬身,向中国谢罪。


“按大会程序,由孙连仲上将在日本华北军投降书上签字,接着由日军华北军司令官根本博中将在投降书上签字。紧接着,在众目睽睽之下,日军以根本博为首的5名将官代表双手捧着自己身上佩过的战刀来到签降桌前,先是向中国将军鞠躬示礼,然后恭恭敬敬地交出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战刀,放置于桌面上。


“最后,交出战刀的五名日本将级战犯立正站好,给中国军民致以最后的军礼,表示华北战区日本军队无条件投降。华北战区日军投降部队为第118师、独混第9旅及华北特别警备队,华北及蒙疆方面坦克第3师,独混第2、第8旅,第3独警队、第7独警队、独混第1旅、独步第2旅。日本军队无条件投降,这是侵华日军的必然下场,是中华民族14年来团结抗战的必然结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