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的鬼子兵:杀人恶魔 作品相关 书前要说的话

方军0 收藏 1 7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4.html[/size][/URL] 我是中国陆军的退役军人,自以为多年的军人生涯已使我的心肠变得如铁石般坚硬。但当我步入日本社会,采访仍然活着的日本军老兵,听他们回忆在侵华战争中犯下的罪行,讲述中国同胞在战争中受到的苦难以及抗日将士壮烈殉国的情形时,常常悲愤得放声大哭,情不能禁。就在东京的大街上,在无数日本人困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4.html


我是中国陆军的退役军人,自以为多年的军人生涯已使我的心肠变得如铁石般坚硬。但当我步入日本社会,采访仍然活着的日本军老兵,听他们回忆在侵华战争中犯下的罪行,讲述中国同胞在战争中受到的苦难以及抗日将士壮烈殉国的情形时,常常悲愤得放声大哭,情不能禁。就在东京的大街上,在无数日本人困惑的目光中……


我想采访侵华日军也不是偶然的。我是老八路的后代,亲人告诉我,我故乡河北省满城县方顺桥村,在日寇侵华期间多次被烧成一片片火海。1942年,日本鬼子对冀中平原大扫荡时,我的故乡方圆数百里竟成了“无人区”。


我爹是活不下去才于1939年参加八路军的。一同出来参加八路军的18个人,到抗战胜利那一年仅幸存三人,足以想见当年的日寇是多么地凶恶猖狂,战斗是多么惨烈、残酷。


我叔父是共产党区长,被日本鬼子抓住后宁死不屈。日寇当着全村父老乡亲的面逼问他:“投降不?”叔父怒视鬼子,摇摇头。日本鬼子兵照着他的胸膛就是一刺刀。全村的乡亲们不忍看叔父死亡前最后的抽搐,都悲愤地低下头去。这一事件被乡亲们刻在村头石碑上,历经半个多世纪的风雨剥蚀,字迹依然清晰。


“日本鬼子是一伙什么样的人?我能否有机会面对面地采访他们?”我常这样想。1991年初春,我以留学生的身份乘中国民航客机降落在日本东京成田国际机场。机会来了,我想。


我在日本留学6年,从未回过国,主要靠在饭店送外卖的工作挣钱交学费。送外卖使我有机会走进成百上千个日本人的家庭,接触到各行各业各种类型的人物,其中就包括侵华鬼子兵。目前大约还有30—40万侵华日军老兵活在世上。他们大都老态龙钟,疾病缠身,行将就木。趁他们还活着的时候,抢救出他们侵华时的日记、照片、物证,了解他们对那场战争的看法和今日的心态,就成为我在日本留学期间的重要任务。


我先后采访的十几个侵华鬼子兵,在我回国前已有4人去世。如果我不去和他们交谈的话,许多罪恶和经过半个多世纪沉淀的深刻反思,将会随着他们离世而永远埋进坟墓。他们中有人曾向我阐述:已往的历史不能重写,侵华战争是不能纂改的史实;侵略中国的战争错误根源在于它的直接目的是为了经济掠夺,变他国为日本的殖民地;战争使人变成鬼,发动战争的人才是罪魁祸首;侵华战争从害人开始,以害己告终;我们的青春时代是罪恶的时代……但也有人却声称:我们在南京没杀那么多人;我至今都对八路军游击队非常不满;中国人不抵抗,我们不会杀人……


当这些七八十岁的日本老人,向我缓缓讲述那遥远年代里亲身经历过的事情,才使我真切地感受到日本军国主义者及其同伙在中国的土地上所犯下的暴行,罄竹难书;他们给中国人民带来的伤害和损失,非笔墨所能描述。当他们怀着忏悔、认罪的心情回忆这一切时,连他们自己都沉重得低下头,讲不下去。


在采访和写作过程中,我时常忍不住落下眼泪。我的泪是侵华日军老鬼子口中所描述的半个世纪前,他们用双手在中国大地上制造的悲惨景象;我的泪是半个世纪前中国人的屈辱;我的泪是半个世纪前中国人不屈不挠斗争中流淌的鲜血;我的泪是一个中国退役军人恨不能早生几十年去为国拼杀的心。


请读者原谅,我在书中展示了日本军国主义那么多的丑恶、秽行和血腥,让亲爱的同胞们污目,令他们难过得不忍卒读。我重提那段历史,只是为了让人们永远记住它,永远避免它;只是为了警示后人,勿忘国耻。


我祈愿在今后的世纪里,在我们祖国锦绣山河之上,永不出现类似的噩梦。


我希望中日两国人民以史为鉴,世世代代友好下去。


“愿梅花樱花共开,香袭后代;


铸剑为犁赞和平,同创未来!”


中国退役军人方军


1997年9月6日


写于日本首相桥本访华之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