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懂的三峡

三峡大坝固若金汤,可以抵挡万年一遇洪水 2003.06.01

三峡大坝可抵御百年一遇特大洪水 2006.05.22


三峡大坝今年入汛以来首次泄洪2010.07.10

质疑:汛期也要泄洪,我们还修这个水库有什么用 很多网友不理解,质问汛期三峡大坝为什么还要泄洪?越枯水,越蓄水. 越涨水越泄洪.泄洪你有理,旱期蓄水你也有理.



长江水利委:今年抗洪还不能全都指望三峡大坝2010.07.20



三峡大坝固若金汤,可以抵挡万年一遇洪水

2003年06月01日09:02新快报我要评论(15)

字号:T|T

新华社记者 施勇峰


今天零时,矗立在长江上的三峡大坝关闭泄水闸门,滚滚江流将在这里止住奔腾的脚步。


三峡大坝是否固若金汤?它能够抵挡来自峡江汹涌激流的冲击吗?


蓄水前,国务院验收组组织几十名专家在大量检查验收的基础上,对大坝进行了最后的鉴定验收。结论是令人满意的:已建成的三峡大坝质量满足了设计要求,大坝蓄水将是安全的。


质量至高无上


三峡大坝全长2.3公里,这座要用1800万立方米混凝土浇筑而成的大坝坝顶海拔高程


185米,大坝实际浇筑最大高度为181米,有60层楼房那么高。正常蓄水后的三峡水库库容为393亿立方米,坝上坝下有110多米落差。按照设计,三峡大坝必须抵挡万年一遇的长江洪水。如此巨大的落差和库容压力,要求三峡大坝必须具备钢铁般的质量。


在三峡工程工地上,随处可见“千年大计、国运所系”“对国家负责、对人民负责、对子孙后代负责”的大幅标语。在大坝施工中,进度、效益都要服从质量,质量可以否决一切。从2001年1月1日起,所有工程质量事故都被记入承包商的档案,对发生质量事故而又隐瞒不报的,将被取消在三峡的投标资格。


三峡工程建立了非常完善的质量保证体系。每个施工单位都有层层把关的质量自检机构。近千名质量监理分布在施工一线,对混凝土浇筑和隐蔽工程进行铁面无私的旁站监理。作为三峡工程的项目法人,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还聘请了国外的质量专家担任关键部位的质量总监。


为加强对三峡施工质量的监督把关,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从1999年6月开始,向三峡工程派出了质量专家检查组,不定期深入工地进行质量检查。由国务院直接派出质量检查专家组,这在重点工程中是绝无仅有的。到目前为止,质量检查专家组已经对三峡工程质量进行了9次检查和调研,向国务院提交了4份年度质量检查报告。这些在水利水电界威望极高的“泰斗”、权威,指出质量上存在的问题毫不客气,成为三峡工程最严厉的把关人。


水利“泰斗”张光斗教授,已是90高龄,在对三峡工程的质量检查中,他戴着安全帽,爬到几十米高的三峡大坝导流底孔,用手细细触摸底孔孔面。当他发现泄洪大坝14号导流底孔混凝土浇筑存在蜂窝麻面、汽泡等质量问题时,对设计和施工人员提出了严厉批评。根据张光斗教授和专家组的意见,三峡总公司立即组织有关方面对存在质量问题的部位进行了处理,并举一反三,对导流底孔混凝土浇筑质量进行了一次全面检查和修复。


工程合格率100%


三峡工程从1993年开工至今,已经对13万多个单元工程进行了质量验收。每年的质量验收合格率都是100%。对于一般工程来说,这已是不错了。但在三峡,合格已不是标准,优良率才是考核的标准,经得起历史检验才是三峡大坝质量追求的目标。


关于大坝混凝土浇筑,国家和行业有一系列质量检验标准。但三峡大坝施工,不以达到这些标准为满足。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参照国家和行业有关质量技术标准,制订了三峡工程《混凝土拌和生产质量控制及检验》等11个质量标准和技术规定。这些标准和规定高于国家和行业质量标准。为严把检验关,三峡工程专门设有测量中心、试验中心、金属结构测量中心和安全监测中心等监测机构,充分运用现代高科技手段对三峡工程质量进行全方位监测。三峡工程试验中心配备有国内或国际先进水平的试验检测设备。中心工作人员依靠先进的技术手段,制订了混凝土骨料、水泥、外加剂等9个方面的质量标准及检测、检验方法。高标准,严要求,使三峡大坝建设质量不断上台阶。1999年三峡工程优良率为80.7%,2000年为81.5%,2001年达到86.2%,2002年提高到91.9%。


保证不留隐患


作为全球超级工程,三峡大坝不仅浇筑量大,而且必须持续不间断地进行高强度施工。目前已建成的1.6公里左岸大坝是1999年2月开始浇筑的。在浇筑高峰的1999年到2001年,三峡工程连续3年保持400万立方米以上的高强度施工,最高年浇筑量达548万立方米,大大高于巴西伊泰普电站创造的年浇筑320万立方米的世界纪录。


大体积混凝土出现裂缝,是大坝浇筑很难完全避免的问题。作为世界上混凝土浇筑量最大的高坝,在连续高强度施工中,三峡大坝出现裂缝也是难以幸免的。2000年冬季,三峡大坝泄洪坝段出现多条裂缝。虽然这些裂缝是表面或表层裂缝,但仍然引起了三峡工程参建各方面的高度重视。针对裂缝的处理,国务院质量检查专家组提出,不留隐患应该是三峡工程必须遵守的原则。为处理泄洪坝段的裂缝,工程的设计单位———长江水利委员会和三峡总公司把国内17名知名专家请到坝上“会诊”,根据专家们的意见,采取了4道处理措施,做到万无一失,直到专家检查认定已没有隐患。


正是遵守不留隐患这一原则,三峡工程参建各方对大坝浇筑以来发生在坝身段、电站厂房坝段和升船机上游面的裂缝进行了认真细致的处理。


在蓄水验收前,三峡大坝海拔135米高程以下的裂缝处理已全部完成。正式验收前的安全鉴定和技术预验收都得出了一致的结论:这些裂缝处理后没有留下隐患,三峡大坝安全运行有保障。


即将下闸蓄水的左岸大坝只是三峡大坝的一部分,蓄水后三峡工程还将修建长约600米的右岸大坝。要建好让人民放心、对子孙后代负责、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大坝,三峡工程的任务还十分艰巨。


三峡大坝可抵御百年一遇特大洪水

2006年05月22日09:02新华网我要评论(6)

字号:T|T

新华社记者王璐、万后德、余国庆、姚力刚三峡报道


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总经理李永安18日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三峡大坝的建成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里程碑,可使三峡工程提前两年发挥防洪效益。三峡大坝今年汛期将有能力抵御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水。


修三峡的目地,就是防洪。防洪是最主要的,我们这次大坝到顶,最主要是提前发挥防洪效益,减少长江的特大洪水可能给中下游带来洪水灾害。


三峡大坝将于20日全线浇筑至海拔185米的设计高程。6月6日,右岸上游围堰爆破拆除后,大坝开始挡水。


李永安表示,根据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批准的2006年防洪调度方案,三峡水库今年汛期的蓄水水位不超过150米。这意味着如果遇到1998年那样的大洪水,通过发挥三峡水库的调蓄功能,可以保证长江中下游安全度汛。如遇特殊情况,经报国家防总批准,还可以继续升高水位,以控制长江干流水量,减轻长江中下游的压力。


三峡水库从2003年开始依靠围堰蓄水。今年汛后库区水位从135米升至156米,增加库容73亿立方米。这相当于目前长江的荆江分洪区的分洪能力。


李永安还告诉记者,三峡开始发挥防洪能力并非意味着长江防洪可以高枕无忧。长江干堤是抵御长江中下游洪水的直接屏障。


旱情告急三峡工程成焦点 环境影响研究仍为空白

2011年05月23日07:17中国经济网我要评论(4)

字号:T|T

■本报记者 李海楠 童彤


旱情持续告急三峡工程成焦点


事实上,当前有关三峡工程是否对区域生态环境、水文环境带来直接或间接影响的研究依旧是空白


近日,“鄱阳湖大旱、湖体严重‘瘦身’、湖底裸露”、“洞庭湖‘喊渴’、湖区早稻绝收、河塘干涸”等报道引来社会各界持续关注。


国务院常务会议于5月18日通过《三峡后续工作规划》和《长江中下游流域水污染防治规划》,在肯定三峡库区建成蓄水后综合效益明显的同时,也指出,其对长江中下游航运、灌溉、供水等也产生一定影响,并强调“要妥善处理三峡工程蓄水后对长江中下游带来的不利影响”。


一时间,围绕“三峡工程与当前旱情”的讨论不绝于耳,接受中国经济时报采访的相关专家认为,缓解下游旱情,加大下泻流量,作用关键且直接;其不利影响究竟多大,还需水利、气候气象、生态等多部门的联合实际论证,单纯定论“三峡蓄水行为对下游水文生态产生影响”有失偏颇。


焦点一:持续加大下泻流量缓旱情


据国家防总最新的最新统计,今年以来,长江中下游地区降水达50年来最低水平;当前,全国耕地受旱面积已达9892万亩,有497万人、342万头大牲畜因旱饮水困难。


5月20日,国家防总决定,自当日起至24日,三峡库区按日均出库10000立方米/秒左右控泄;25日至6月10日,将日均下泄流量加大至11000—12000立方米/秒,旨在进一步抬升长江中下游干流水位,缓解长江下游旱情、灌溉及航运压力。


长江水利委员会对长江水文的实时监测显示,22日14时,位于下游鄱阳湖入江口的湖口水情监测为:实时水位10.07米,流量3010立方米/秒,较前日有所上涨。


长江水利委员会防汛抗旱办公室副巡视员王井泉早前接受采访时表示,由于此前出现的“淡季用电高峰”让三峡用去大量水体发电,加剧了下游旱情。


对此,南京水利科学研究院水资源研究所水文基础理论研究室主任王银堂对本报记者分析认为,由于三峡工程兼具水利、水电的枢纽作用,其大体量发电用水客观上会造成下游“缺水”的现象,但并不是无水可用。


王银堂认为,当前降水对旱情影响有限,主要仍需通过三峡对下游江、湖水位的调蓄来达到让下游旱区“解渴”的目的。


据记者了解,此次通过的《三峡后续工作规划》明确要求,要妥善处理三峡工程蓄水后对长江中下游带来的不利影响,内容主要涉及工程整治、生态修复、观测研究三方面。


“自库区至长江中下游途径沿岸都应就提防工程、水情监测以及维护生物多样性保护予以重视。”王银堂强调,但这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和投入方能保障“不利影响”逐步消除。


焦点二:“三峡工程”影响几何


原中国水利学会水利史研究会、水利部减灾中心研究员徐海亮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三峡工程的影响,早在1998年洪水来袭、三峡大坝尚未建成时就已提及。他认为,单纯依靠三峡工程解决一切问题并不现实,应强调堤防及长江其他流域综合治理的重要性。


“这需要认清过程,即包括‘人对自然界认识过程’以及‘工程效应实施和发挥过程’。”徐海亮介绍,早在论证三峡工程之初,业界就已提出对航运、三峡库区以下河道、三峡库区环境、移民、库区滑坡等问题影响的担忧,此次主管部门集中强调“不利影响”非常重要,恰是对“过程”认识后的表现。


徐海亮认为,社会上诸多观点矛头直指三峡工程,这样的说法有失偏颇,尽管旱情频发是困扰三峡工程的突出问题,但还需要水利、气象、生态等多部门慎重进行研究论证后方能得出结论。


持同样观点的还有参加过“三峡移民区巴东组紫红色泥岩工程性质与地基和边坡稳定性关系研究”的专题负责人、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工程地质与水资源研究室研究员胡瑞林,他对本报记者强调,三峡工程是在经过一系列问题关系论证得出可行性结论的基础上实施的,但究其对生态环境、水文环境的影响,仍待研究论证。


记者了解到,由于水利部门职责限于工程本身,只被动接受气象部门的消息,不会考虑对气象的影响;反之,气象部门也尚未对地上工程与气象、气候影响展开研究,因此有关三峡工程是否对区域生态环境、水文环境带来直接或间接影响的研究依旧空白,接受采访的专家也呼吁,当前应就工程实施状况进行深入思考,为长远持续向好发展做好做足充分论证和准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