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二哥的教书生涯 上樵山办学[蓝剑军团]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收藏 16 338
导读:[B][size=16]二哥的教书生涯 上樵山办学[/size][/B] 依靠干群 做好“普及教育”工作 高山办学 就地培养青年“民师” 1962年,又恢复了秋季始业。我服从组织调动,到樵山小学任教。8月底的一天,樵山大队派人帮我挑行李(衣物、被褥和书籍),带我过山沟、穿密林,一忽儿上,一忽儿下。向导叮嘱我放慢脚步,当心“五步龙”(蕲蛇,一种剧毒蛇)。大约走了两个时辰,总算钻出了山林,登上了山梁。翘首天高云淡,鸟瞰蜂峦起伏,远远近近山坡上,茶棵、苞谷、黄豆、番薯郁郁葱葱,一阵阵松涛此

二哥的教书生涯 上樵山办学

依靠干群 做好“普及教育”工作

高山办学 就地培养青年“民师”

1962年,又恢复了秋季始业。我服从组织调动,到樵山小学任教。8月底的一天,樵山大队派人帮我挑行李(衣物、被褥和书籍),带我过山沟、穿密林,一忽儿上,一忽儿下。向导叮嘱我放慢脚步,当心“五步龙”(蕲蛇,一种剧毒蛇)。大约走了两个时辰,总算钻出了山林,登上了山梁。翘首天高云淡,鸟瞰蜂峦起伏,远远近近山坡上,茶棵、苞谷、黄豆、番薯郁郁葱葱,一阵阵松涛此起彼伏。虽然是夏末秋初炎热天,可在这高山之巅却凉爽宜人。

一路来得快,到了一家农舍歇息。一位老太太忙迎我们进屋,两个一大一小孩子(程富国和程国富)赶忙跑到地里,喊来了他们的爸妈。这对夫妇头戴小箬笠,脚穿山袜,再套一双麻绳鞋;女的背着猪草进了猪圈,男的边拍身上的尘土,边说:“吴队长,请坐!请坐!”原来接我的人是樵山生产大队分管教育的大队长。经过介绍交谈,得知樵山前几年同样经历了惨重饥荒;由于地处边远缺教师,几十个孩子辍学几年了。

这家的男主人叫程世贤,四十开外,腿部走路有点瘸,说话态度好象很谨慎。后来,我和他交往密切。他早年在泾县一所外国教堂办的洋学堂读过书,后因兵荒马乱,被迫辍学回家成为山民。解放后,就为了一张学生时代的合影中有美国人,而被剥夺了文化教育的权力,求职无门。那天,他听了吴队长的介绍,对我的到来十分高兴。他说他正为两个儿子没学上犯愁。我们在他家吃了午饭。

樵山小学的校舍为余家祠堂,坐落在樵山岭北侧,也是樵山大队部所在地。我在吴大队长的关照下,走访了丁家、汤家、查坑、荷花坑、余项、团龙头等9个生产队长和部分家长,向他们宣传普及小学教育的意义。

由于学校瘫痪多年,课桌凳残破不全。在我的要求下,大队首先进行了课桌的修补工作,并决定凳子由学生自带;然后就是翻漏修缮。在大队书记查芳鑑亲自联络过问下,有30多个学生报了名。为了如期开学,书记还拍板先从大队预支代办费和办公费,到年底决算时扣除。

这位老书记有50多岁,家住查坑,是位老革命、老党员,原任泾县茂林区委副书记,因对浮夸风发牢骚,对大跃进有抵触情绪,被解甲归农。他在当地德高望重,前两年被支部选举为党支部书记。

这年的9月10日,学校恢复了上课。为贯彻党“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等各方面都得到全面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的教育方针,我认真拟订了课时表,开设了语文、数学、唱歌、体育和劳动等课程。人们每天都能听到从学校传出的琅琅读书声、嘹亮的歌声和做游戏、打球的喧闹声。

10月1日国庆节,学校举行了升旗仪式,发展了新少先队员;大队查书记在仪式上讲话,勉励同学们努力读书,说了他没有文化的困难。在查书记的主持下,大队经常召集各种会议,支持学校的工作。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学校呈现了良好的局面。学校边上是供销店,每天来购物的人和进城路过的人,还有县里来大队公务的人员,都称赞学校的新气象。

看到学校办得如此红火,那些没有报名入学的学生家长,纷纷前来替孩子报名,学生人数一下达到50多名,1—5年级都有。这样,师资和课本就发生了困难。我根据这种情况,立即写了《关于申请增加教师、解决学生课本的报告》,交生产大队呈报公社(此时招桃管理区已升格为新明公社)。10月底,学区推荐山外民办教师项莲芳前来任教;大部分课本通过新华书店调剂,少数由学生几人合用一本;将学生分成1—3和4—5两个复式班。

樵山地处泾(县)旌(德)太(平)三县交界之地,海拔1460米。这里,群山环抱,9个村落分散在山谷和山腰。有诗云:“云骑山巅悬崖险,山上数户如神仙。”尽管有此神仙般感觉,但我们毕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这里出门就爬坡不算,还因为饥荒刚刚缓解,人们的生活还很艰苦。这样艰苦的工作环境,项老师吃不了这份苦,在刚进入冬天时,她下山后再也没有回来。我一面承受1—5大班的复式教学,一面报告大队领导和学区。尽管上下都做了努力,还是山下的知青不愿上高山,山上又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实在没办法,时任新明公社主任、家住荷花坑的汪主任,通过樵山大队,让辍学在家的、只有初二学历的儿子顶替项莲芳,让他跟着我边学边教。

从此,汪时九和我风雨同舟共事八年整,由一个幼稚聪慧的青少年,锻炼成长为后来的新明乡教委主任。在那八年里,他跟我形影不离。开始教他学汉语拼音方案,接着教他掌握教学的五个环节、复式教学的动静结合和有关文化知识等基本功。他的家人把我当作自家人,我也经常在他家进出,象在自己家一样。

1963年元旦过后,寒假开始,到太平中学参加中小学教师“肃反”学习会。会上学文件,学毛主席著作。那些五十开外的老教师又经历一次考验,而我们这些在解放后长大的人,只要一学二听就行了,没有检举揭发的任务,倍感轻松,整个会议动态,比“反右”运动宽松多了。

这一年是三年恢复的第一年,散会后不能回家过年,必须回到学区学习普及小学教育的内容。当时,国家实行公办民办并举的“两条腿”办学方针,时间紧,任务重。我回到樵山后,立即向大队领导汇报了会议精神,并依靠干部和群众,深入各个生产队摸底调查,填写学龄儿童报表,经生产大队审定后上报公社和县教育主管部门。上级根据我呈报的情况,决定分批创办查坑、余项、团龙头、夹坑、豪家园五所民办村小。摆在面前的迫切问题,是办学经费和师资。樵山大队领导非常重视,召开了生产队长和会计会议,经过协商,民办教师的工资从大队公益金和公积金中集资,办公经费由办学单位(生产队)负担报销;民师工资参照山外标准,初中学历每月18元,高中学历每月24元,不提成上交。最棘手的是师资问题,山外人不愿上山,即使来也不安心,只能就地取“才”。

经多方了解,余项有一对年轻夫妇,丈夫因“右派”落难在家,高中文化,妻子初中毕业。我上门找到他们,他们态度冷淡。不久,男的被平反了,回全椒县新华书店恢复了公职。我和汪时九又多方打听,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有一位高考落榜生,正在其兄长郑克济家干活,名叫郑梦仙。于是,我俩经过专访,得到了郑梦仙同意;接着又聘请了高小文化的汪兴稼(其父原为私塾教师)和家住樵山的公社信用社余会计的老婆项四娣,从而解决了余项、团龙头和查坑的师资问题。

那个时代,社会风气正,谁要是贪污腐化,乱搞男女关系,一经群众揭发,就要受到群众专政,游街示众后再批判斗争,歪风邪气得到有效遏制。工作人员虽然工资低,思想观念却积极上进。我比他们年长,他们对我十分尊重,都能虚心听取我的意见。我们在一起讨论教材、教学、开展文体活动,配合农村中心任务搞宣传;办夜校,教青年民兵唱歌、表演节目。每到一个自然村,都受到山民的欢迎。我们很有成就感,因而即使翻山越岭,也不觉得有多苦。

我在各村混熟了,经常帮他们劈柴、摘茶叶、挖地、锄草、积粪肥,与群众打成一片。一些婆娘们喜欢打听我家情况,关心我有无妻室。我都如实地告诉她们:我家吃口多,劳力少,生活很艰难,我的婚姻不着急。每到民兵活动,姑娘们早早到学校打逗取笑;平日里打猪草借喝水解渴,独自来我的住处聊天。对于姑娘们这些举动背后的心思,我很清楚。然而,我在“婚姻主宰命运”和“救助弟弟为重”理念的支配下,坚决做到男女有别,决不含糊。我知道,稍有差错,将后悔莫及,因此,我采取与她们保持有礼有节的态度。

3月的一天夜里,学区召开公办教师会议,调整工资。当时,公办教师有11人,晋级指标却只有3个。会上,大家学习了文件,对照条件,结合每人思想表现、工作成绩展开讨论;然后,进行无记名投票,结果我以最多数票领先,当即填表,工资标准为每月33元加地区差1元共34元。这个标准,一直到1973年邓小平复出,才涨到每月38元。


本文内容于 2011/6/8 16:15:07 被对越反击战幸存者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清新自然的环境,单纯质朴的心灵,教书育人是为了让人有知识有道德有奋斗目标。-------清苦却充实!

75年我当五年兵退伍定为二级工,每月也是33元。比起刘老师来说是来得容易了点。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