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九章 战略防御 第八节 反“绞 杀 战”06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6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URL] 在朝鲜的空战中,王海率领自己的大队先后与美机空战八十余次,共击落击伤敌机二十九架,荣立集体一等功,创造了中国空军单个大队歼敌的最高纪录,“王海大队”也成为了世界空军史上赫赫有名的“王牌飞行队”。王海本人共击落敌机四架、击伤敌机五架,这是中国空军至今为止的个人战绩最高纪录,王海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在朝鲜的空战中,王海率领自己的大队先后与美机空战八十余次,共击落击伤敌机二十九架,荣立集体一等功,创造了中国空军单个大队歼敌的最高纪录,“王海大队”也成为了世界空军史上赫赫有名的“王牌飞行队”。王海本人共击落敌机四架、击伤敌机五架,这是中国空军至今为止的个人战绩最高纪录,王海也成为中国志愿军空军的“射手王”,并被空军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特等功臣”的荣誉称号。王海上将回忆道:


“朱老总给我们讲话时讲过,勇敢加技术就是战术啊。中国人就是有这么一条,就是有觉悟,不怕死。”


在一次战斗中,王海大队与一支特别狡猾的美国空军大队交手 ——后来才得知,这个大队是美空军第51大队,这可是美国空军最顶尖的三支王牌战斗机大队之一。在与四倍于己敌机的激战中,王海大队在十五分钟内竟击落击伤敌机六架。王海也击落了一架敌机,他亲眼看着那个美军飞行员弃机跳伞后坠向大海……

三十多年过去了,年轻的大队长王海已经成为中国军队第一个飞行员出身的空军司令,军衔上将。

1989年4月19日,天气晴朗,阳光明媚。美国空军参谋长韦尔奇一行在王海上将的陪同下,来到位于北京西北郊区小汤山脚下的中国空军航空博物馆参观。

一行人在展厅内缓缓而行。当来到一架涂有美国空军军旗标志,编号为“0431”的飞机前时,韦尔奇停了下来,久久徘徊,不肯离去。中国陪同人员奇怪了:展厅内的飞机很多,他却为何如此关注这架飞机呢?于是就向韦尔奇的随行人员打听。

这一问才得知,原来这架飞机竟是韦尔奇在朝鲜战争中驾驶过的座机,在一次空战中被中国空军击落了。

巧合的是,当年击落他的我志愿军飞行员恰恰就是如今站在他身边的王海上将。弄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之后,人们都惊奇了:三十多年前的敌人,想不到在这里碰面了,历史可真是一个奇幻的魔方啊!

王海上将盯着韦尔奇笑道:“你们要是再来侵略我们,我还要把你打下来!”

韦尔奇连声道:“我们友好!我们友好……”

两位将军四手互握,四目对视,爽朗地大笑起来!

刘玉堤,中国空军又一个威名赫赫的好汉,空3师的战友们都习惯叫他大刘。在航校练习俯冲时,连单飞都没放的刘玉堤竟敢将飞机冲到距地面只有十多米的距离才拉起来!回到基地后,带飞的日本教官木暮哆哆嗦嗦地爬出座舱,操着一半日本话、一半中国话,瞪着眼睛冲刘玉堤吼道:“八格牙鲁,你的以后的不得了,一定是个大大的空中英雄!”

但这位来自河北沧州的好汉在第一次作战时却闹了一个笑话。

后来记者采访他时,刘玉堤说,第一次升空接敌时,他发现四架敌机在他的下方,他连想都没想,一推机头,就从八千米的高空猛往下冲:

“当我拉起来时,眼睛都黑视了,一瞬间啥也看不清。等我回过神来,再一看,人家根本没理我,早飞远了。我本来可以盘旋一下消消高度,然后再进入攻击的,可那时候没有经验,就是胆儿大,想揍他们呗。说来好笑,见我往下猛冲不要命的样子,连僚机都不跟着我了。”

尽管刘玉堤在第一次作战时闹出了“洋相”,但是这位从不服输并且又很善于动脑筋总结的飞行员,在以后的空战中进步可谓神速。

在接下来的一次空战中,志愿军空军二十四架战机与四十余架敌机相遇。担任大队长的刘玉堤眼见一群敌机黑乎乎的压了过来,就通过无线电告诉同伴:“准备战斗!稳着点,注意掩护!”

命令才刚刚出口,刘玉堤只看见大伙儿哗的一下从他的上下左右冲了过去,猛然钻进了敌人的机群里,紧接着满天就炸开了锅,到处都是交互缠斗的战机和炮弹划出的条条火光。刘玉堤心想,好小子,不是说稳着点嘛,咋都跑到前面去了,咱也别闲着,打吧!

此时,经历过磨炼的刘玉堤,已经学会了控制自己的心性。他耐心地寻找着战机,很快就咬住了一架敌机。

“我冲上前去,咚咚咚开了几炮,就见那架飞机猛地向下一沉,掉到了云里。我当时不知道已经把它打掉了,还纳闷呢,他奶奶的,咋老打不上呢?别瞎琢磨了,再追吧。”

他返身又咬住了一架敌机,那家伙是个“老油条”,左晃右摆多次从他瞄准具的死亡光环中逃开,不过却总是无法摆脱被攻击的地位。刘玉堤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咬牙一按机关炮的按钮,敌机一个翅膀轰地被炸飞,机身打着滚掉了下去。

这下刘玉堤来劲了,在敌人的机群中穿行,直到打光了全部炮弹,然后意犹未尽地转弯返航。

飞机落地,地勤人员围上来,七嘴八舌地问:“咋样,打下来了吗?”刘玉堤笑咪咪地答:“起码一架吧。”等射击胶卷冲洗出来,一判读,哈,击落两架,击伤一架,战果绝佳!

那天晚上,兴奋的刘玉堤喝了近一斤白酒。他没有醉,一个人嘿嘿地傻乐。初学飞行时的辛苦,钻研文化时的勤奋,对祖国人民的忠勇,奔向战场时的激情,生死对决中的危险,全部化在了香醇的美酒之中!!

1951年11月23日,美远东空军出动六批一百一十六架次战斗轰炸机袭击肃川、清川江桥铁路运输线。第7团副团长孟进率领二十架战机起飞迎敌,在肃川上空与五十架敌F-84战斗轰炸机遭遇。

“扔副油箱,一大队、二大队攻击,三大队爬高至八千米掩护!”孟进果断地下达了命令。

此时,敌八架F-84战斗轰炸机慌忙扔掉炸弹,转身向海上逃去,刘玉堤率一大队第2中队向敌机猛追过去。

刘玉堤眼疾手快,他紧紧地咬住两架敌机,先将敌长机打得凌空爆炸,接着又一直追到一百三十米的近距离,将敌僚机击落。刘玉堤的僚机王昭铭拦住想偷袭刘玉堤的其余六架敌机,一顿炮火将其驱散,一直追到了海上。当回到陆地上空时,他们却失散了。刘玉堤向左转升高三千五百米,继续寻找战机,在永柔上空又发现七架F-84正在轰炸我铁路线。刘玉堤掉转机头冲了上去,狠狠的一顿炮弹,又击落一架敌机,这架敌机连人带飞机,在朝鲜的山坡上摔得粉碎,燃起了熊熊大火。

油量不多了,刘玉堤准备返航。飞至清川江口上空时,却又发现五十多架敌F-84战斗轰炸机正在盘旋,看样子是已完成任务,正准备返航。已经打出感觉的刘玉堤立即冲了上去,盯住了最后两架敌机。追至一百五十米距离时,他迅速开炮,将敌僚机击落坠地。

敌人措手不及,慌张片刻,醒过神来,紧接着蜂拥而上,将刘玉堤团团围住。刘玉堤一个漂亮的半筋斗翻转,从敌机群中穿出,跃上八千米高度,扬长而去。

一次战斗击落四架敌机,这是迄今为止中国空军一次战斗个人击落敌机的最高纪录。

随后的12月2日、12月5日和8日,空3师接连参加了三次敌我双方多达三百多架飞机的大规模空战,并与美远东空军最先进的F-86型“佩刀”式战斗歼击机进行了作战,三天中共击落敌F-86战斗机九架,F-84飞机四架,击伤F-86战斗机二架。

12月8日,在双方三百多架次飞机的大空战中,刘玉堤的战机被数架敌机包围,在和敌人的缠斗中,刘玉堤击中了一架敌F-86型“佩刀”式战斗机,但他自己的座机也被击落。

幸运的是,刘玉堤跳伞成功,恰好落在了志愿军铁道兵后方医院旁边。早就在地面上观看这场大空战的陆军伤病员们听说过刘玉堤的空战故事,现在又见到刘玉堤本人,他们兴奋地高呼:“志愿军空军万岁!”争先恐后地把自己的英雄抬进了医院。

刘玉堤荣立了特等功,获“一级战斗英雄”荣誉称号。他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的战绩是,共击落击伤八架敌机,其中击落六架,击伤二架,是一位无可争议的王牌飞行员。

那么,王牌飞行员有何特殊意义呢?

在世界空战史上,有一个数字是耐人寻味的。据资料统计,在空战中被击落的飞机总数之中,有百分之八十是由百分之二十的飞行员击落的。这些王牌飞行员便是这百分之二十的飞行员中的佼佼者。

在后来1958年的国土防空作战中,已经是中国空军师长的刘玉堤击伤了一架国民党空军的RF-84型战斗机。几十年之后,那个心存疑窦的蒋军飞行员余建华专程在广州找到了已经退休的刘玉堤老人,他问刘玉堤:“当时您只要多追几秒钟,我就不是被击伤而是被击落了,问什么你不追呢?”

刘玉堤哈哈大笑:“空军不许我作战,我是偷偷上天打你的。那次我一上天,部队就不断的命令我落地,军令难违呀,最后实在被催得没有法子了,不过也好,把你打下来也就没有今天的会面了……”

自从广州见面后,两人经常有电话联系,余建华还到北京刘玉堤的住所拜访,相互赠送礼品,“冤家路宽”已成为佳话。

刘玉堤后来历任空军歼击航空兵第9师副师长、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等职,1988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12月8日的这场大空战,第7团共击落敌机七架,击伤一架,自身仅被击落一架。八比一!这是迄今为止中国空军团级单位一次战斗的最高战绩。其中第3大队副大队长赵保桐击落击伤敌机各一架。

赵宝桐是与王海并列的志愿军空军朝鲜战场射手王。在朝鲜战争期间,他也击落击伤了九架敌机,其中击落八架,比王海还多。赵保桐荣立特等功,获“一级战斗英雄”称号。他所在的中队击落击伤敌机十七架,被命名为“赵保桐英雄中队”,威名远播。

这一段时间年轻的志愿军空军顽强作战,连连得手,使美国空军甚为吃惊。美国空军参谋长霍伊特﹒范登堡在飞往远东视察以后感叹道:


“共产党中国几乎在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世界上主要空军强国之一。”


在新中国的空中骄子中,空3师7团(就是特等功臣刘玉堤和赵保桐所在团)副团长孟进是个元老级人物,在战斗中指挥得当,技术也是一流,可就是运气不好,团队战绩辉煌,他个人却总无斩获。虽然手下的飞行员们对自己副团长的空中指挥都没得说,从刘亚楼到刘震也都很欣赏他,但孟进却对自己很不满意。

1952年1月11日上午,孟进率空7团向平壤上空出击,击落敌F-80型“奔星”式战斗轰炸机三架,击伤一架。但孟进本人仍无战果。

下午,孟进再次率7团出击,击落敌F-86“佩刀”式战斗机三架,其中有一架是孟进击落。然而全团返航后,却发现孟进没有回来。

第二天,陆军部队在肃山附近发现一架坠毁的米格飞机,不远处还有一架敌F-86飞机残骸仍在燃烧。经确认,这架米格机正是孟进驾驶的座机。在整理烈士的遗物时,人们发现他的日记上有这样的一句话:

“一个英雄团队不能容忍一个没有战绩的人做他们的指挥员。”

一代空中英杰,碧血洒向长空,憾痛留给了后人。

至1952年1月14日为止,空3师在八十六天的轮战中,战斗出动二千三百九十一架次,进行大小战斗二十三次,共击落敌机五十五架,击伤八架;被敌人击落十六架,击伤七架。

2月1日,毛泽东主席看了空3师八十六天作战情况的报告后,非常高兴,在报告上亲笔批示:

“向空军第3师致祝贺!”

1951年11月16日,空14师米格-15歼击机四十架进驻大孤山机场,在空3师带领下参加实战锻炼。

12月13日,空14师第40团出动飞机二十二架,在空3师9团的十六架飞机掩护下,前往清川江上空参加战斗。在半途中,遭到敌人F-86机群的伏击,格斗六分钟,40团被击落战机七架;美机被40团击落两架,击伤一架。由于编队拉得太长,等第9团掩护部队大队赶上来时,敌人已经脱离了战场。

这是一场惨痛的失利战斗。

空军司令员刘亚楼亲自编写了这次失利战例,供部队学习参考,以吸取教训。

在总结经验教训后,我志愿军空军及时采取了新的战术。后来战斗出动,每次都避开或仅以少量兵力缠住敌人的掩护战斗机群,主力则直扑敌轰炸机群。虽然我方飞行员技术欠佳,尚待雕琢,但他们勇敢顽强,敢于拚命,常常打得敌人的轰炸机难以攻击地面目标,一看见米格机扑来就掉头落荒而逃。

由于屡次遭受打击,美国远东空军的士气受到了很大影响,同时,也为了加强在平壤以北的空中优势,于是,在1952年春季,美军又从国内征调了一批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校官级飞行员和“王牌”飞行员、“空中英雄”等入朝参战。这批“王牌”的飞行时间一般在两三千小时以上,技术高超,当然也都很骄傲,不把那些初出茅庐的志愿军空军飞行员放在眼里。

其中乔治﹒阿﹒戴维斯少校是美空军第4联队第334中队中队长,飞行时间超过三千小时,在二次世界大战中曾参加过战斗飞行二百六十六次,被誉为“百战不殆的戴维斯”、“特别勇敢善战”、“战绩最高的喷气机王牌驾驶员”,号称“空中霸王”。戴维斯到朝鲜之后,曾进行了五十九次战斗飞行,击落苏、中、朝空军米格-15战斗机十一架,杜-2轰炸机三架。我空8师在第三次轰炸大和岛时损失的四架杜-2型轰炸机,其中三架就是他击落的。至1952年2月10日止,戴维斯在他的飞行生涯中已经拥有了击落飞机二十一架的记录。他也是“联合国军”在朝鲜战场上个人战绩最高的王牌飞行员。

回过头来再说我方。自新年以来,志愿军空军司令员刘震就从观察中掌握了美远东空军每天早晨都要起飞三十多架飞机到鸭绿江以南活动的规律,而志愿军空军又一直没有在早晨打过空战,所以一直想出其不意地打一仗。但他估计苏联顾问克罗洛夫少将不会同意。 ——前一段时间,克罗洛夫认为志愿军空军基地应该进驻朝鲜北部,而刘震认为他的看法太冒进了,没有同意。

刘震思前想后,觉得志愿军空军进驻北朝鲜基地有许多不利之处:


一、如果白天敌人战斗机掩护轰炸机来轰炸我方机场时,我歼击机起飞迎战,如起飞机场被破坏,则只有飞回安东等地的机场着陆,而我方的米格战机有个“腿短”(即航程短)的毛病,打空战后往往油料不够,这是极端危险的。

二、如果夜间敌机来轰炸,我方因尚未掌握夜战技术,不可能起飞迎战,而只能坐以待毙,损失将会更大。

三、位于朝鲜北部的机场跑道一直修不起来,往往是上午修好了,下午就被敌人炸坏,晚上修好了,第二天早上又被炸坏,空军没有机场,怎能起飞作战?


综合以上理由,刘震坚持认为志愿军空军仍应以安东一线作为基地才是稳健妥善之策。

但克罗洛夫不同意,于是,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吵得面红耳赤,一直从刘亚楼那里吵到了彭德怀那里,正被繁忙的工作折磨得疲惫不堪的彭德怀耐心地听他们两人各自陈述完自己的理由,然后很客气地对克罗洛夫少将道:“将军的意见很好,但在朝鲜那边建基地有很多困难,是不是把基地先放在国内,等条件成熟了再进北朝鲜?”

性格直爽的克罗洛夫少将顿时泄了气。

实际上,作为志愿军空军的司令员,刘震又何尝不想把基地建在北朝鲜呢?但朝鲜北部连机场跑道都难以保证,又如何能保证志愿军空军长驻作战呢?用中国的老话说,欲速则不达啊!

2月9日晚,刘震瞒着克罗洛夫悄悄地对方子翼交代:“你回去准备一些点心,明天参战飞行员不吃早饭,吃些点心就上飞机,4时半以前做好一级战斗准备,等候命令。”

第二天,刘震在凌晨3点钟就进了指挥所。这一天,正是1952年2月10日。

凌晨五时,志愿军前方雷达站发现敌十六架轰炸机分作两批,在十八架F-86“佩刀”式战斗机的掩护下,正向铁山半岛飞来,企图轰炸军隅里附近的铁路交通线。

这十八架F-86“佩刀”式战斗机的编队长机正是戴维斯少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