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仁义 收藏 81 24202
导读: 六十七年前,一场血与肉的拼搏,在桂林大地上演,两万五千多名抗日英雄,以自己血肉之躯,阻挡着十万日军的疯狂进攻,将一腔热血洒在美丽的漓江两岸、青翠的峰峦之间。 从1944年11月1日军发动大规模进攻开始,到11月10日桂林城陷落,整整十天,两万多国军将士浴血奋战,腥风血雨,鬼哭狼嚎,烈士的鲜血,染红了漓江之水,浸润着七星象山。 1944年4月,日军为了打通大陆交通线、摧毁中美空军基地、消灭抗战有生力量,调动了数十万军力,发动了名为一号作战的攻势作战行动,历时8个多月,经历了豫中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六十七年前,一场血与肉的拼搏,在桂林大地上演,两万五千多名抗日英雄,以自己血肉之躯,阻挡着十万日军的疯狂进攻,将一腔热血洒在美丽的漓江两岸、青翠的峰峦之间。


从1944年11月1日军发动大规模进攻开始,到11月10日桂林城陷落,整整十天,两万多国军将士浴血奋战,腥风血雨,鬼哭狼嚎,烈士的鲜血,染红了漓江之水,浸润着七星象山。


1944年4月,日军为了打通大陆交通线、摧毁中美空军基地、消灭抗战有生力量,调动了数十万军力,发动了名为一号作战的攻势作战行动,历时8个多月,经历了豫中会战(1944.4.17--6.15)、长衡会战


(1944.5.26--9.8)和桂柳会战 (1944.9.8--12.15)三个阶段,终将郑州到南宁凭祥的大陆交通线全线打通,使日军中国战场与东南亚战场连成一片。桂林保卫战就是桂柳会战中的主要战役。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日军一号作战计划,后来的战事发展与日军计划相差无几。


1944年 9月,衡阳战役结束,日军接着向广西攻击前进,驻守全州的国军第93军,未经有力抵抗即将其放弃,致使桂林门户洞开,至10月下旬,日军已逼近桂林近郊。


防守桂林的国军为桂林城防司令部(司令韦云淞,参谋长陈济桓,副参谋长覃戈鸣),下辖两个师8个团,兵力约两万五千人。


第31军(军长贺维珍,副军长冯璜,参谋长吕旃蒙)的131师(师长阚维雍,副师长郭少文,参谋长郭炳祺,副参谋长覃泽文),下辖第391团(覃泽文)、392团(吴展)、393团(陈村)。


第46军的170师(师长许高阳,副师长巢威、胡厚基,参谋长黄济),下辖508团(高中学)、509团(冯丕临)、510团(郭鉴淮)。


国军第79军的712团、第四战区炮兵第六团(22门炮)、总预备队两个营(由175师、188师抽来)。


围攻桂林的为日军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中将)的五个师团(3、13、37、40、58)和34师团的一个支队(针支队),兵力约10万人,后横山勇见桂林守军兵力薄弱,遂将第3、第37师团调离桂林,径直进攻柳州,所以直接围攻桂林城的日军约6、7万人,为守军的两、三倍。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桂林保卫战略图


10月31日,桂林城四周均发现敌踪,头两天,敌对我前沿阵地仅做试探性攻击,摸清我火力点,扫除阵前地雷。11月2日大规模攻击,因敌重炮尚未到达,进攻被我击退。但防守穿山阵地的一个排,擅自撤退,阵地失守,391团团长覃泽文下令将该排排长杨建枪毙于花桥下。11月3、4日,敌猛攻我猫儿山、屏山据点,经两天激战,防守官兵全部阵亡,两阵地于4日黄昏失守。5日,敌猛攻普陀山、北门及西线德智中学一带阵地,河东星子崖失守,黄英毅连全部阵亡,仅余一炊事兵回团部报讯。6日上午普陀山主峰被敌攻占,下午河东街失守,北门、西线山地均发生激烈战斗。7日,普陀山各山头陷落,余部及伤兵800多人退守七星岩内,7日晚国军将中正桥炸毁。8日,月牙山失守,敌猛攻西门、南门各阵地,不少阵地失守,晚上敌偷渡漓江,200多敌人攻进王城东面的盐街,与我军巷战,敌大部被歼。9日零时,敌从东西南北对桂林城发动总攻。东面,敌40师团两个中队强渡漓江,攻入盐街、东华门一带;南面敌37师团进攻将军桥一带;北面,敌58师团在坦克掩护下猛攻北门,重炮轰击省府一带;9日下午4 时,城防司令韦云淞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突围,第131师师长阚维雍在指挥部自杀殉职。伏波山晚上7时20分陷落,守军全部阵亡。当晚城防司令韦云淞、参谋长陈济桓,31军军长贺维珍、副军长冯璜、参谋长吕旃蒙,170师师长许高阳,副师长巢威等人向桂林西北突围,在侯山坳陷入敌包围圈中,陈济桓受伤拔枪自杀,吕旃蒙、胡厚基阵亡,巢威受伤被俘,韦云淞、贺维珍、许高阳等人逃脱。10日凌晨,七星岩内在团长覃泽文的带领下有数十人从后岩突围,其余800多人被敌用毒气熏死在洞内。防守北门的392团及城内余部仍与敌继续苦战,11时北门陷落,中午象鼻山陷落,13时老人山陷落,傍晚,整个桂林陷入敌手。


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所著《广西会战》一书载,截至11月11日正午,已查明:中国军队遗尸5665具,俘虏13151人;缴获150毫米榴弹炮2门、100毫米加农炮2门、野山炮14门,高射炮两门,火箭炮两门,迫击炮86门,机关炮20门,连射炮27门,自动炮3门,重机枪110挺,轻机枪359挺,步枪2737支,战马265匹,火车头5,火车货车厢35节,炮弹3万发以上,步枪子弹100万发,并有很多飞机零件及其他大量器材、粮秣。


六十七年过去了,当年的战火硝烟早已散去,作为世界著名旅游城市,如今的桂林市每天吸引着五大洲的游客纷至沓来,但有谁想到,在清澈见底的漓江河里,当年曾流淌着抗战烈士的鲜血,在青翠的叠彩山上,曾躺满国军将士的尸体,在绚丽的七星岩里,曾堆积着八百二十三具国军尸骸!


为了缅怀那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抗战历史,沿着当年守军的足迹,去探寻国人逐渐淡忘的记忆。




一、江东战场


桂林城四周石山林立,是个易守难攻之地,所以白崇禧夸下海口,桂林城至少可死守三个月。从桂林四周地形上看,北、西、南三面均有连片的卡斯特石山构成坚固的防御阵地,要攻下并非易事。东面有漓江作为天然屏障,江东有七星山等数个小山头可据守,但山头之间相距较远,易于各个击破,日军正是看到这一点,所以攻击首先从江东开始。


江东防御阵地北起猫儿山,往南1.3公里是屏风山,再往南1.4公里是七星山(普陀山)、月牙山,南面2.4公里处是穿山,整个江东阵地南北相距约5.6公里,防守这么宽的阵地仅有131师391团的两个营(一个营被抽出放在师部附近做预备队),2000人左右,团长覃泽文战前才由师副参谋长调来任团长。


攻击江东阵地的是日军40师团(宫川清三中将)234、235、236三个步兵联队(一个联队相当于一个加强团)和一个炮兵联队(独立山炮第二联队)。


江东防线最早失守的是穿山阵地,1日晚,排长杨建贪生怕死,未经抵抗即带领全排撤离,日军轻而易举占领了江东防线南桥头堡,致使月牙山,普陀山阵地暴露在日军攻击的炮火之下,加速了江东阵地的陷落,所以杨被枪毙是咎由自取。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从斗鸡山上隔江看穿山。穿山高148米,上有五个山头。日军攻击穿山,即从南面和东面开始,山南陡峭,易守难攻,东面坡度稍缓,但三个山头互成掎角之势,日军攻上山头也非易事。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穿山西北面近景。山势稍缓,守军即从此地撤退到月牙山。


覃团长将杨建临阵逃跑枪毙一事通报全团,大大激发了阵前士气,此后391团将士都能视死如归,顽强抗敌,战到最后一个人。

日军在北、西、南试探性攻击因地形险要无功而返,于是决心先突破我军江东防线,然后强渡漓江,从而直接攻击我城中核心阵地。这样,江东阵地北端的猫儿山和屏风山就成了敌人攻击的主要目标。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日军40师团由灵田经尧山北麓来到这里,遇到的第一个阵地就是眼前这座猫儿山(又叫辰山)。此山四周是农田或甘蔗地,距离漓江最近处仅400米,距离南面屏风山阵地约1300米,相对高度74米,东西长400米,南北宽250米。这是北面的悬崖,有利于防守。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猫儿山南面(从屏风山看过去),坡度较缓。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山虽不大,也有五个山头,山头之间地形复杂,山间多有岩洞,足可隐蔽一个营的兵力,可惜当时兵力不足,仅有一个加强排的士兵在防守。

敌40师团236联队从11月1日开始进攻猫儿山和屏风山,攻击强度渐趋激烈,3、4日日军在炮火的掩护下,轮番进攻,双方展开了肉搏战,4日黄昏,猫儿山守军在击退日军31次攻击后,除一名士兵从岩洞钻出逃生外,其余全部壮烈牺牲,日军也伤亡惨重。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唯一生还的士兵名叫宁快然,就是从这个岩洞钻出逃生。


在攻击猫儿山的同时,其南面1.6公里处的屏风山也受到日军猛烈攻击。屏风山也是一座孤山,高94米,分东、西两个山头。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从南面普陀山天璇峰上看到的屏风山(山脚下是桂林理工大学),屏风山左侧北面是猫儿山。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屏风山的东北面是悬崖峭壁,无法攀登。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两山头之间有一岩洞,国军据险而守,受到日军平射炮、火焰喷射器的猛攻,在日军数日攻击下,屏风山守军一个连全部牺牲,阵地于4日黄昏失守。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猫儿山和屏风山于相继陷落后,江东防线只剩下七星山(普陀山和月牙山)了。七星山东西长约1500米,南北宽约750米,山上十峰并立,最高峰天权峰,海拔277米,相对高度127米。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从解放桥西大楼上看七星山,左侧为普陀山,上有四峰(天璇峰、天玑峰、天枢峰、天权峰),右侧为月牙山,上有三峰(玉衡、开阳、瑶光),七个山头犹如北斗七星,所以称七星山,山下就是七星公园。

从北面的屏风山往南看过去,七星山北面全是悬崖峭壁,近处悬崖上的山峰是天璇峰,有亭子的山峰叫天玑峰,峰下岩口即著名的七星岩口。391团团部即设在岩口旁的四仙岩内。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七星山形势图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日军于10月30日已逼近七星山,在东面的园背村一带驻扎。从10月31日至11月4日五天时间对我阵地进行试探性攻击,摸清了我守军据点,并驱赶水牛将我阵前地雷引爆。11月4日晚敌军开始正式的大规模攻击。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这是战后日本战史中绘制的桂林东岸地区攻击状况要图。


攻击七星岩阵地的是日军40师团234联队的第一大队(铃木竹夫大队),攻击月牙山阵地的是敌235联队的第二大队(藏重雄次郎大队),每个大队(加强营)约400多人。在一个炮兵联队(团)的协同下,于4日晚开始进攻,遭到守军顽强抵抗,铃木大队用了整整三天时间、以死伤过半的代价后于七日黄昏才攻克了普陀山上的六个山头据点,将除七星岩之外的全部表面阵地占领。敌第235联队第一大队(黑须政之大队)从六合路插向河东街,试图趁机夺取中正桥(解放桥),受到国军月牙山守军和象鼻山炮兵的猛烈攻击,守军见中正桥难以守住,于晚上23时将其炸毁,敌军过江意图不得逞。攻击月牙山的藏重大队连攻三日,伤亡惨重,未能占领月牙山阵地。8日,铃木大队在攻克普陀山后腾出手来支援藏重大队,在两个大队的四面围攻下,我月牙山守军英勇抗敌,经一天血战,国军一个营全部阵亡,阵地终于失守。


下图左侧山头为月牙山,右侧为普陀山。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普陀山东南面坡度较缓,日军即从这里攻上各山头(左侧山头为天权峰,中间是天枢峰)。当年山上树木稀疏,防守据点容易被敌发现。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普陀山东端的星子崖最先受到攻击,防守这里的是黄英毅连,在敌铃木大队和炮兵的猛烈攻击下,我军拼死抵抗,经两天厮杀,全连官兵牺牲殆尽,仅余一名炊事员回到团部报告战况。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6、7两日,敌我反复争夺普陀山上各个山头。6日敌军一个分队约20人攻占了普陀山主峰天枢峰,覃泽文团长亲率一个排逆攻该山头,但进到距离山顶约20多米时,终因山势陡峭,无法再前进一步。 到7日下午,六个山头全部失守。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这是月牙山全景(从天权峰看过去)。在敌两个大队的猛攻下我军坚守到11月8日,月牙山守军战到最后一个人,阵地终陷敌手。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七星山布满岩洞,每个岩洞就是一个坚固的堡垒。这是位于天权峰下的老虎岩,当时有15名战士防守,与敌激战数天,最后全部为国捐躯。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团部和各阵地撤下来的残部退于七星岩中,与师部通讯联络中断,河西伏波山上的观察哨发现普陀山头上已看不见多日飘扬的青天白日旗,知道各阵地已经失陷。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七星岩口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七星岩又叫栖霞洞、碧虚岩,入口在普陀山西侧半山上,洞长约1100米,原来是一条地下河,河水下降后形成岩洞,洞内深邃、曲折,有四个出入口,这是进入岩口后最大的腹洞,高29米,宽47米。

当时岩内驻扎着野战第3医院及伤病员,团属卫生队、输送连、担架队、饲养兵驭手、防毒排等非战斗员和7日黄昏退入岩内的第391团团部及退守官兵近千人。

由于洞内生火煮饭,烟从各洞口冒出,被日军发现而加以封锁。开始时日军乡洞内喊话劝降,但守军不为所动,于是日军向困守洞内的我军发射烧夷弹炮,引起洞内建筑起火,北风把烟雾向岩内吹灌。9日黄昏,敌人丧心病狂向洞内施放毒气,除了团长和几个随从从后岩侥幸逃脱外,800多伤兵和勤杂人员被毒死洞内。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如今的七星岩,是桂林旅游的王牌景点之一,在彩灯照耀下,洞内的钟乳石、石笋、石柱五彩缤纷,绚丽多姿。但人们早已忘记,在这彩灯照射下的地面上,曾经躺着近千名烈士的尸体!


抗战胜利后,广西省局于1945年12月将牺牲洞内的烈士尸骸清理,共收得823具集中埋葬于七星山上博望坪,称为八百壮士墓。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每年清明节,烈士后代、学校师生和桂林市各界人士都会来到八百烈士墓前,祭祀英灵,缅怀那段悲壮的抗日历史。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1995年抗战胜利50周年,桂林电视台采访了还健在的覃泽文团长,向后人讲述了那一段难忘的战事。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覃泽文,广西融安人,毕业于黄埔军校南宁分校第五期,后进陆军大学学习,桂林防守战前从第131师副参谋长职位调任391团团长。


江东防守战从10月30日打响第一枪,到11月10日800壮士壮烈殉难,整整坚持了12天。391团全团两千多人,抗击了敌人一个师团一万余人的疯狂进攻,大部壮烈牺牲,生还者不到一百。


二、漓江防线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漓江从北往南在城东侧穿过桂林,200米宽的江面构成了保卫桂林城区的天然屏障,尤其是东江阵地全部陷落后,从叠彩山到象鼻山3公里的漓江西岸就成了保卫桂林市区的生命线。

在3公里长的防线上只有国军两个团的部分兵力防守。以中正桥为界,北面中正桥--叠彩山--北门由131师393团(团长陈村)防守,南面中正桥--象鼻山--南门桥由170师510团(团长郭鉴淮)防守,而攻击漓江防线的是日军第40师团三个联队加上师炮兵部队和工兵部队。


漓江防线兵力布置图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国军在漓江西岸设置了铁丝网、鹿砦、木栅、轨条砦等障碍物,埋设了触发式地雷,在中正桥附近有三个桥头堡,特别是伏波山和象鼻山阵地,各有一个连防守,居高临下,严密控制着漓江岸边,加上桂林11月1日以来连降大雨,河水陡涨,要渡河并非易事。


从伏波山顶往南看,可看到解放桥(原来的中正桥),江东(左边)为月牙山,远处漓江边可看到象鼻山。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从象鼻山顶往北看,可看到解放桥,远处(江左侧)可见伏波山顶,江的右边为屏风山和七星山。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日军从普陀山顶往西看到的漓江。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11月7日,江东普陀山表面阵地全部失守,敌40师团236联队直插漓江边,7日晚11时许,守军将横跨漓江的中正桥炸毁。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由于七星山北面阵地全部占领,日军没有后顾之忧,其渡河部队及炮兵、工兵全部布置于漓江东岸,只等总攻命令一下,即渡河攻击。

渡河攻击我漓江防线的日军第一批部队为40师团第236联队第3大队的11、12两个中队及第61工兵大队的20艘登陆舟艇。


这是日本战史书上描绘的渡河攻击略图。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日军对桂林城的总攻于11月9日凌时开始,其位于北门的12门100毫米加农炮和16门150毫米加农炮向我军位于王城、象鼻山、体育场、老人山一带的炮兵阵地和省政府急袭10分钟。敌40师团长宫川中将后来回忆说:“10分钟的野战重炮射击非常壮烈,好似万雷轰鸣不稍间断的猛烈射击。我出身于炮兵学校,也未曾见过如此情景。”于此同时,江东的40师团全部火炮和重武器也一齐向对岸开火,掩护两个中队20艘登陆艇抢渡漓江。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日军的渡河点位于中正桥到伏波山约600米长的地段,11中队在上游,12中队在下游,重炮急袭一停止,两个中队各乘坐10艘登陆艇一齐向对岸划去,在炮火的闪光中,守军发现了日军渡河船只,桥头堡、伏波山及岸边守军一齐猛烈射击,密集的交叉火力给敌人以重大杀伤,象鼻山炮兵阵地也以猛烈的炮火轰击江中敌船,有几艘舟艇被击沉,但敌人还是冒死前进,第12中队在10多分钟后第一艘登陆艇靠近西岸,并发射信号登陆成功,东岸敌人停止炮火掩护,而第11中队的登陆艇还在河中,我军山炮、速射炮、机关枪集中对其射击,敌第11中队死伤惨重。


象鼻山是漓江防线的最南端。山上有守军,山下有炮兵一连,山炮四门。封锁着漓江河面和南门桥一带。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山上筑有坚固的地堡数座。这是今天仍可看到的位于山顶上的地堡。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天亮后,只见漓江河面上漂满日军士兵的尸体,漓江河水也呈一片红色。

敌12中队在中正桥附近登陆成功,并围攻我三个桥头堡阵地,双方浴血激战,敌第1小队的2、3分队全部战死,我碉堡守军也战到最后一个人,三个堡垒失守,敌浸透入盐街,攻击东门,王城受到极大威胁,城防司令韦云淞悬赏五百万元夺回桥头堡,夺回沿河之线阵地的赏一千万元。170师副师长巢威率领预备营从南面,131师阚维雍师长也抽出师部特务连和搜索连从北面合力攻击,经过浴血奋战,终将桥头堡和部分沿江阵地恢复,但残敌仍在王城外侧被烧毁的民房内与我逐屋巷战。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这是战前的盐街码头,日军的登陆地段。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这是现在看到的原盐街一带河岸。


敌右翼渡河的11中队虽伤亡惨重,但余部在对岸炮火掩护下最后也靠近了河边,我伏波山守军和岸边守军以猛烈的火力封锁河岸,敌被压制在河岸下十多个小时动弹不得,直到9日下午4时才勉强前进了50米,接着与我岸边守军展开白刃战,敌两个突击队在第11中队长本山唯明中尉率领下,冒死向伏波山冲锋,本山在伏波山前被射中十多发机枪子弹而毙命。敌工兵作业队以长竹杆送炸药包的方法,利用山下的死角隐蔽接近伏波山半山上的碉堡,然后爆破,结果于当日19时20分攻占了伏波山,我守军伤亡殆尽,敌11中队也只剩下十几人。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当年的碉堡就筑在半山腰上,山顶上设有观察哨,竖着青天白日旗。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这是日本战史书上描绘的11中队伏波山战斗要图。


九日整个白天由于我江防阵地守军的顽强抵抗,以及象鼻山、王城、老人山炮兵阵地炮火的猛烈封锁,敌后续部队无法渡江,仅靠两个中队的残部约2、3百人在死死抵抗,我军虽也派出部队驱赶该敌,终因敌一用民房拼死顽抗而未能奏效。天一黑,敌复又开始大规模渡江,当晚敌236联队主力全部登陆西岸,第9中队由伏波山攻向中央公园(独秀峰),以香月则正少佐的第1大队则从伏波山进攻风洞山(叠彩山)。

城防司令韦云淞见漓江防线被突破,估计桂林很快就会陷落,于当天(9日)下午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突围。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如今的伏波山,屹立于清澈见底的漓江边,每天迎来络绎不绝的国内外游客。就在我重登伏波山,探寻当年硝烟弥漫的旧战场的时候,恰好遇到一个来自日本的旅游团,他们兴致勃勃,登高远望,将桂林美丽的山水尽摄相机中。他们也许不曾想到,在他们所摄的张张漂亮的画面里的漓江河面上,曾经漂浮着他们先辈的尸体,在青翠的伏波山麓,溅洒着两国士兵血红的热血!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伏波山顶看七星山。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从叠彩山到象鼻山,现在是桂林市区旅游的精华部分,传统的三山两洞一条江就集中在这一带。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从叠彩山明月峰往南看伏波山。


抗战胜利50周年,电视台采访还健在的31军131师393团副连长蒋震宇(龙胜县人)。当时该连防守伏波山下盐街一带,一度夺回失去的中正桥桥头堡。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原393团连长周慧敏讲述防守漓江边激战的情形。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漓水滔滔,象山傲立,抗日英灵永垂不朽!



三、北门屏障


日军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中将亲率58师团和一个坦克联队、军重炮部队沿湘桂铁路南下,陷全州、克兴安、攻灵川,于1944年10月下旬直趋桂林城北。

攻击桂林城北的为日军58师团(毛利末广中将)的两个旅团:51旅团(野沟少将)的4个大队攻击湘桂铁路西侧一带,沿桃花江向市区进攻;52旅团(古贺少将)的三个大队向铁路以东阵地攻击前进,锋芒直指北门。

从西边的桃花江到东面的漓江长达4公里的城北防线,仅有国军两个团的兵力防守:第31军131师的392团(团长吴展)防守漓江边、叠彩山、铁封山、鹦鹉山、老人山、蜈蚣山、飞凤山一线;第79军712团防守甲山口、桃花江、德智中学以及西面山地各据点。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从地形上看,桂林城北门一带,关山重叠,仅有北城门、湘桂铁路及桃花江三条狭窄的通道通向城里,其中392团防守的北门阵地和湘桂铁路一线均是险峻陡峭的石山,在我军将士的顽强抵抗下,日军虽倾尽全力,使用了重炮和坦克,猛烈攻击十多天,但始终不能越雷池一步,被我军死死钳制在北门外,是桂林防守战中唯一未被攻下的阵地。


这是战后1945年拍的桂林北门一带照片。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这是现在拍的北门照片。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城北通往城中的三条通道中,北门最险,左有鹦鹉山,右有铁封山,两山之间的隘口宽不足百米,历来是扼守桂林城北的重要关口。

左侧的鹦鹉山高119 米,四周全是悬崖峭壁,只有宽仅1米左右的山脊可通向山顶,山顶上筑有坚固的堡垒。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碉堡筑在约十多平方米的山顶上,日军曾发射数百发炮弹想将其摧毁,但碉堡始终屹立不倒。碉堡至今仍保存完好。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堡垒北面和东面开有射击孔。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北侧射击孔控制着北门外观音阁山东侧大道和观音阁山西侧开阔地。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东侧射击孔瞄准叠彩山和铁封山之间的开阔地及漓江河面。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鹦鹉山下的城防司令部指挥所遗址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北门右侧是铁封山,有东西两峰和东北侧一个小山头,西峰高99米,西、北、东是悬崖,南坡较缓,西峰顶上、东侧漓江边和两峰之间筑有数个堡垒。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从鹦鹉山看对面的铁封山,中山北路从两山之间穿过。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铁封山西峰顶上修有一个坚固的地堡。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地堡中央有一个插国旗的旗杆孔。在桂林防守的日日夜夜,这面青天白日旗始终不倒,日军曾向这面国旗发射100多发炮弹,一旦炸断,新的一面国旗又高高飘扬。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地堡内部,约十多平方米。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东西两峰之间筑有两个地堡,这是左侧地堡遗址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右侧几十米另有一个更加坚固的堡垒,全用整齐的大理石筑成。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工事深10多米。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右侧面还有一个岔洞。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铁封山东侧山峰下面临漓江边还有一工事。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工事内部。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铁封山下的第一三一师指挥部遗址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由于北门一带地形险要,所以城防司令部、31军军部和131师师部指挥所全部设于这一带,三个指挥部相距不到500米。这是宝积山下的31军指挥部遗址。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除了北门两侧的鹦鹉山、铁封山形成了固若金汤的防线外,北门外的几座孤立山头据点也发挥着重要的防御作用。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从鹦鹉山上北望。中山北路左侧是观音阁山和回龙山,右侧远处是虞山。当年日军在坦克掩护下沿中山北路进攻北门。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从虞山上看回龙山、观音阁山


北门外西侧的回龙山和观音阁山的顶部上均筑有工事。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回龙山上的工事较简陋,但该山四周几乎为85度的陡壁,日军无法攀登。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观音阁山有三个山头,西峰最高(118米),上有数个工事。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未完。。。)

4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3楼仁义

《1》

四、西南悲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侯山,桂林城西部第一高峰(海拔531米),1944年11月9至10日见证了桂林抗战史上最悲壮的一幕。


11月9日凌晨,日军从东南西北四面发起总攻,东线漓江防线被突破,虽然只是先头部队过江,但我军竭尽全力也未能肃清登陆的日军残余,9日夜敌必大规模渡江;西北甲山口也被突破,我军正在拼死守卫德智中学据点,以保证西南后撤通道的畅通;南面,敌37师团于6日开始攻击我将军桥,并向象鼻山、南门阵地前进;西南方向,日军针支队从临桂庙岭包抄,在6日也已进到三仁村、五里墟一带,正向西门逼近。韦云淞于9日下午4时在鹦鹉山下的城防司令部召集紧急会议,他认为如不趁早撤退,有全军覆没的危险,决定弃城突围,黄昏后除象鼻山、将军山,河东岸各据点不通知外,其余各阵地部队,只留少数部队困守阵地,大部在黄昏撤离阵地分向西方突围,突围后以两江圩为第一集合点,以龙胜为总集合点。

开完紧急会议,131师长阚维雍回到师指挥所,召集师直各处室主任、各直属连长和有关人员布置突围。他说:“目前战况危急,现在你们马上准备率所部突围外战,我要执行军令,完成我的天职,不能和你们一起出去。我死后,请将遗体葬在我家宅园内。”卫士杨霖超听后急切地说:“师长请换便衣,我领你从小路突出去。”众人亦说:“师长不走,我们也不走。”阚维雍以命令的口吻说:“你们突围出去,我不能走。”说罢,写下绝笔诗一首:“千万头颅共一心,岂肯苟全惜此身;人死留名豹留皮,断头不做降将军”。写毕,交与参谋主任钟其富,并将平日所背图囊交给卫士杨霖超,里面装着他的任职令、履历表以及日常用品,还有一条写有“大忠大孝,成功成仁”八个字的手帕,嘱咐杨霖超:“如我发生不幸,你将这些物件带到融县交给我妻子,叫她不要过分悲伤。儿女的教育费用国家必有照顾,要他们勤奋自修,切勿疏懒。”接着,又对其他官兵说:“我死之后,师长职务由郭副师长代理。”说完后,他以稍事休息为由,走进寝室,将灯熄灭,随即举起手枪,对准自己的右太阳穴,扣动了扳机,自戕殉国,时年44岁,履行了自己与桂林城共存亡的誓言,表现出了一个抗日志士的伟大民族气节。众官兵闻声冲入房内,但已抢救不及。大家悲泣不已,连忙用师旗包裹遗体,放入在城内找到的棺木,就近葬入战壕内。

第二天,桂林沦陷。日军入城后,将阚维雍的遗体重新殡殓,葬于桂林城防司令部,并立一木牌,上书“支那陆军阚维雍将军之墓”,对其忠勇精神表示钦佩。

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于1945年10月追晋阚维雍为陆军中将师长,国葬于桂林七星岩霸王坪,在东镇路阚宅基地建烈士纪念碑。1984年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追认其为革命烈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阚维雍 (1910―1944) 广西柳州人。毕业于中央陆军大学将官班第一期。历任国民党陆军教官、营长、团长、师参谋长和副师长、师长等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阚维雍将军全家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阚维雍写给妻子罗咏裳的遗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阚维雍小儿子阚培桐先生每年都要到七星公园三将军墓前祭奠英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46年3月,国民政府将其移葬于七星山上霸王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46年,在北门铁封山下原阚宅旁竖立了阚维雍烈士纪念碑(此碑解放后已毁)。


本文内容于 2011/6/7 21:33:37 被仁义编辑

4楼仁义

《2》

9日4时的紧急会议后,6时许,城防司令韦云淞和参谋长陈济桓率司令部人员向城外的骝马山临时指挥所转移,到达骝马山时,天完全断黑,这时敌也已逼近骝马山,于是临时指挥所向西突围,来到阳江边(今胜利桥一带),31军军长贺维珍从宝积山指挥所、170师师长许高阳、副师长巢威、胡厚基从隐山朝阳洞指挥所也来到江边,巢威组织人员临时搭一浮桥,冒着日军的枪林弹雨抢渡阳江,向侯山坳、两路口突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从侯山顶上看桂林城,红色为突围路线,在线路的周边,数千将士血染沙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西山公园附近桃花江上胜利桥,当年在此搭浮桥渡江突围,遭日军堵截,无数国军中弹落水牺牲,或被河水冲走。远处高峰为侯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韦云淞、陈济桓、贺维珍、许高阳等过阳江后 ,一路遭到日军的围追堵截,混战中大部队被打散。来到两路口,日军火力异常猛烈,我军无法冲过,于是韦云淞、陈济桓等折向猴山坳方向,试图翻越山坳向西突围,被早已在那里等候的日军针支队迎头拦截,韦云淞见无法通过,由向导带路,从小路走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两路口一带(今日机场路旁的唐家村、路口村),日军针支队在此设防拦截我西撤部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侯山坳远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侯山脚下的侯山坳东西长约800米,两侧高山耸立,只有一条小路沟通桂林城和桂林西部各乡镇。这是从西拗口往东看到的全景。


城防司令部参谋长陈济桓与副参谋长覃戈鸣率一支部队向侯山坳突围时陷入敌人重围,官兵奋起起反击,终因兵力悬殊,一部牺牲,一部被打散。陈济桓被击中手臂,鲜血直流,不能继续行走,于是从口袋掏出一张名片,借着敌人照明弹的亮光,用钢笔在背面写上“职口臂受伤,不能脱离阵地,决定自杀成仁,以免受辱”的最后遗言,盖上血指模后,将名片和怀表托付卫士黄鬃,嘱其交给31军军部,令其走开后举枪自击殉难。天亮后,日军从俘虏口中知其为中将参谋长陈济桓,遂将其尸体用毛毯包裹,葬于猴山坳畔,墓前竖一块木牌,上书“支那陆军中将陈济桓之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陈济桓(1892——1944),梧州岑溪人。早年加入同盟会,1922年任田南警备军营长,1924年任定桂讨贼军第一支队司令,1926年任国民革命军第七军第一独立团团长,参加北伐,1930年滇桂战争时为南宁城防副司令。后任第十五军第四十二师师长。1936年任中将参军。1944年日军侵桂,请命参战,任桂林城防司令部中将参谋长,1984年,广西省人民政府追认其为革命烈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从侯山坳西坳往东坳走约100米,路的右边,当年日军埋葬陈将军的地方仍保留有陈济桓将军的坟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46年3月,民国广西省政府将其移葬于七星公园霸王坪。


渡过阳江后,第31军少将参谋长吕旃蒙指挥所掌握的部队四面冲杀,与敌人展开肉搏,奋战至次日拂晓。终因敌众我寡,久战无援,身中数弹,在德智中学附近壮烈牺牲。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吕旃蒙(1905-1944)湖南零陵(现属冷水滩市)人, 黄埔军校五期/陆军大学十三期毕业 ,历任排长、连长、营长、团长等职。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被任命为陆军第三十一军少将参谋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位于普陀山霸王坪的吕旃蒙墓。1985年,湖南省人民政府追认其为革命烈士。



本文内容于 2011/6/7 21:33:09 被仁义编辑

5楼仁义

《3》

1946年3月29日,国民政府在市体育场为守城牺牲的陈济桓、吕旃蒙、阚维雍三将军及800壮士举行公祭大会。三将军墓亦移至七星公园普陀山半山腰的霸王坪,葬于800壮士墓之右侧。墓前建有纪念碑(蒋介石、李宗仁、白崇禧均有题字。文革中被毁,1982年重修)、纪念亭(亭名记忠亭)。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纪念塔上蒋介石的亲笔题词“英风壮节”。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纪念塔正面。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八百壮士墓前的纪忠亭。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纪忠亭后的墓地中间,三座陵墓一字排开。中间一座安葬着131师少将师长阚维雍;左边是31军少将参谋长吕旃蒙墓,右边为陈济桓墓。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2011年4月2日,清明节前三将军后代再次来到普陀山,悼念先辈英灵。阚维雍将军儿子(左四持花者),阚维雍将军妹妹(前排右二),吕旃蒙将军女儿吕玲(前排右三),吕玲儿子(后排中间,长相酷似桂林市长李志刚),民革桂林书画院副院长蔡发祥(吕玲儿子右)。


最后撤离北门的部队为131师的392团,在掩护城防司令部、31军军部和131师师部完全撤离后,除留少数部队坚守阵地外,团长吴展率领余部200余人,趁黑夜悄悄从铁封山、鹦鹉山及北门一带撤到阳江边,渡江后与西线之敌遭遇激战, 不幸中弹身亡, 以身殉国。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吴展, 广西恭城莲花镇人,生于1908年9月25日,1928年考入南宁中央军政学校第一分校第二期高级班炮科学习,毕业后在国民革命军第15军历任排长,连长,副官主任,参谋及营长等职,抗日战争爆发后,任陆军第31军131师392团上校团长。 牺牲后,1945年6月20日, 国民政府军委会追授吴展少将军衔,民国恭城县政府拨专款在家乡莲花瑞狮岭修建了纪念陵园“镜清园”, 园内有纪念亭、纪念塔以及衣冠墓。1985年11月1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追认吴展为革命烈士。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解放后,位于吴展将军家乡莲花镇的纪念陵被毁,2009年10月重建。


西南突围,遇敌围追堵截,损失惨重,防守司令部参谋长陈济桓、31军参谋长吕旃蒙、参谋龙祖德、170师副师长胡厚基、团长吴展、团副江有涛、营长甘若丹、梁胜周等将领阵亡,170师副师长巢威和131师参谋长郭炳祺受伤被俘。

突围时,桂林防守战的两个师中,131师因防守的东线、北线是日军的主攻方向,伤亡巨大;170师防守南线和西线,敌只是试探性进攻,所以主力尚存,但因该师士兵绝大多数是新兵,来不及训练就调来桂林作战,毫无作战经验,在11月9日晚的突围中,一遇敌人即溃散,由于侯山坳、两路口这两个通往西部的通道被日军堵住,被迫又退回城里,到天一亮,发现四周全是敌人,经半天激战,大部牺牲,另有一千余人成了日军37师团的俘虏。

西撤时,城防司令韦云淞、参谋长陈济桓走在在前头,在两路口被敌拦截过不去,返回侯山坳又被另一股敌人堵截,韦云淞找到一个向导,从西南方向的小路逃脱。31军军长贺维珍、170师师长许高阳率部尾随韦云淞、陈济桓突围,远远看到前面两路口处我军无法通过,而后面担任掩护任务的部队正与闻讯赶来的大批日军激烈交火,情急之下,不得不调转方向向南,想不到南面敌人的兵力较为薄弱,他们最终意外地顺利突围。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韦云淞(1889—1954),生于1889年,广西容县松山镇松山村人。毕业于广西陆军讲武堂工科。韦云淞是桂系老将,1930年率孤军三千守南宁,成功抗击三万滇军的围困达三月之久。桂柳会战时任第十六集团军副司令长官,任桂林城防司令。桂林失陷,韦云淞被撤职查办。1948年韦云淞被任命为广西禁烟督办,1949年冬,韦云淞赴香港寓居。1954年冬因胃病医治无效去世,终年64岁。



6楼仁义

《4》

韦云淞等将领丢下数千官兵不管,先行逃命,留在城里和各阵地的部队,没有统一指挥,但仍各自为战,许多阵地战到最后一个人。

北面的 敌58师团51旅团一部于9日晚上沿阳江东岸从西山西侧绕到隐山,10日晨占领老君洞(170师指挥所);南面敌37师团227联队从将军山绕到城西,于10日9时冲入西门; 10点25分,渡过漓江的敌40师团236联队香月大队进抵叠彩山半山腰,北门阵地受前后夹击,被迫放弃,北门外敌58师团52旅团一部于11点20分终于从北门进入城内;南面象鼻山阵地也于中午落入37师团226联队之手,守军全部阵亡;13时,老人山阵地失陷。10日下午,被困于城中的守军将士仍与日军进行激烈巷战,许多士兵战死或是受伤被俘,战到10日下午5时左右,枪声才逐渐平息,桂林完全陷落。

桂林一战,使这个美丽的文化古城变成一片废墟,放眼望去,断墙残壁,满目疮痍,偌大一个桂林城,没有一座完整的建筑,多数千年古迹毁于一旦,这就是战争的罪恶,这就是日本军国主义的滔天罪行!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战后的桂林城(从独秀峰往北看)。


1944年 桂林防守战 战场遗址探寻

中山路。


惨烈的桂林保卫战双方到底损失有多大?有四组数字可供参考:

一是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所著《广西会战》里所载:截至11月11日正午,已查明:中国军队遗尸5665具,俘虏13151人;缴获150毫米榴炮两门,105毫米加农炮两门,山炮、野炮14门,高射炮两门,火箭炮两门,迫击炮86门,机关炮20门,连射炮27门,自动炮3门,重机枪110挺,轻机枪359挺,步枪2737支,坦克一辆,战马265匹,火车头5个,火车货车厢35节,炮弹约3万发,步枪弹约100万发。

二是日军后来递交大本营的战报中说:“皇军在桂林之役中战死1万3千9百余人,伤1万9千1百余人,失踪300余人,其中阵亡9名大佐级别的联队长、31名中佐级别的大队长,近100名中队长和小队长,漓江之水为敌我两军之血染之为赤,此役我我一生中所经历到的最惨烈的战役,并非在于规模,而在于敌军之勇猛。”

三是韦云淞战后所写的《桂林防守军战斗要报》记载:桂林保卫战中,中国军队伤亡约9000人,日军伤亡 6000余人。

四是桂林市志所载:按12时横山勇发布的战报统计,中国军队阵亡6488人,被俘13151人。日军伤亡,没有确数,第五十八师团长官自述:战斗结束,每个中队只剩下50~60个士兵。

以上第一、第四组数据较接近真实情况,第二组数据有夸大之嫌,而第三组数据中国军队的伤亡数可能是有意缩小了(日军伤亡6000人可能较真实)。此外第一组数据中缴获坦克一辆值得怀疑,因为从未听说过中国军队有坦克参战。综合起来,中国军队伤亡在两万人左右,日军伤亡在5、6千人左右,逃出城外的中国官兵约3000人左右,这样的估计应该最接近事实真相。



7楼仁义

《5》

桂林保卫战的硝烟早已散去,67年前漓江边上那场血腥拼杀也已成为历史,现在的世界潮流是和平与发展,中日两国在历史上曾经是不共戴天的敌人,但愿这只是历史长河中一段短暂的不愉快记忆,两国人民的友好交往应该成为今后永恒的主题。

有鉴于如此,桂林市与日本熊本市于1979年10月1日结为友好城市,并在桂林西山公园建立了“桂林·熊本友谊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该馆于1989年7 月1日动工修建,由桂林、日本国熊本市共同投资人民币334万元,其 中熊本市投资5500万日元(折合人 民币154万元),佳林市投资180万 元。总面积1207平方米,一楼为常设展览厅,二楼为特殊展览厅。此外,还有庭园建筑面积1200平方米。友谊馆不仅展示了具有独特风格的日本园林建筑和庭园建筑,而且可以使人们进一步了解日本的文化。桂林·熊本友谊馆是为纪念桂林和熊本市建立友好城市11周年、熊本市建市100周年,由两市共同建设的。它标志着两市人民的友谊进一步发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也许没有多少桂林人知道,当年围攻桂林城的主力、屠杀了成千上万中国士兵的就是主要由熊本县人组成的第58师团!


回忆过去那段血雨腥风的岁月,是为了防止历史的重演,在和平的年代我们更应该牢记过去的苦难和耻辱,但愿我们美丽的家乡不再遭受战争的蹂躏和野蛮的践踏。




向英勇抗战的英雄们致敬!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6CB4ADj-LVY/


本文内容于 2011/6/8 9:44:29 被仁义编辑

8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