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节小长假的第二天,我跟一个朋友到玄武湖公园划船,本来心情很好的,但被一件事搞得很气愤和辛酸。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在荷花仙子那个桥边看到一只脚踏船一直在那不动,我们都围着湖转了一圈回来了,大概一个多小时了,还看到那只船上的两个女孩用脚飞快地蹬着船,但是船只会在那随风乱转圈。其中有个女生满脸通红,就招呼我们说“你好,你们能帮我们把船托回去吗?麻烦了,这个船坏了,里面正在慢慢进水。”


我的同伴说“那你们快点打求助电话让快艇把你们船拖回去吧,我们的船太慢了,好像也快没电了。”那个女孩说:“已经给他们打过好几次电话了,都是过来转了一圈就走,说什么脚踏船本来就是自己踏回去,关键是我们的脚踏船坏了,根本不动,我们已经在这耗了两个小时了。”她一边说着一边都快哭了起来。我们就把她的船栓到我们船的后面拖着往前缓慢地移动。


没想到我们才走出没远,一个快艇飕的一下就飞过来了,冲着我们叫到:“谁让你们拖她们的!她们是脚踏船就让她们自己踏回去!”我觉得好无辜,怎么做了好事还莫名被骂了一顿,“她们船坏了呀,一直在那动不了,要不就你把她们拖回去,我们就不用拖了。”


“什么坏了!她们就是懒,自己不登,就等着人拖呢!”接着又指着船上的那两个女孩说道:“你们还投诉我?投诉去呀,我就偏不拖你们,你们尽管投诉吧!”


原来是这两个女孩船出了点问题,怎么也划不动,就打了求助电话,没想到,快艇一到这看到是脚踏船就很气愤地说“脚踏船给我打什么电话!脚踏船我一律不拖!”然后就飞快地开走了。女孩当然也很气愤,就给船上印的投诉电话打了电话,没想到刚打完一会,这个快艇又过来了,显然被激怒了,硬是在那拦着自己不拖,也不让别人拖,我们过去的时候正好这个快艇有什么事刚走开一下,所以这两个女孩就求上我们了。


那个开快艇的救助人员还在那对着两个女孩喊:“你们再投诉呀,投诉呀,我怕你们投诉!”两个女孩实在受不了,就又打了个投诉电话:“我们是刚才打电话投诉的,现在他不但不救助我们,还阻止别人救助,还在那嚣张地威胁我们,你们还管不管?是不是你们的投诉就是摆设?”没听到对方说什么,就只听到女孩气得哭了起来:“你们就是等人死了才救助是吧?我们的船都在湖心停了四个小时了,根本就出不去也不符合你们的救助原则?船都漏水了,非得等到整个船都沉湖底了,你们再过来打捞是吗?”不知道对方怎么说,女孩说完就气得挂了电话。


开快艇的在旁边嘟嘟囔囔地说道:“投诉完了?我看你们投诉完了有人来救你们没!脚踏船自己不踏还等着人拖!”然后就撞了下我们的船,说道:“不管你们的事,你们快点走开吧,不要拖他们!”我跟同伴都很看不过去了:“我们都看到她们俩很用力在登,可船确实就是不动,你现在不拖她们回去,我们拖回去,总不能就让人家被困在湖心吧!”


“你们多管什么闲事呢?你们干嘛要托他们呢,是他们懒,自己不想踏船,还动不动就什么投诉,你们不要拖他们!”


“我们今天就想做点好事,还不行?”说着就拖着那两个女孩的船走,那两个女孩在后面一边哭一边说谢谢谢谢。


过个十多分钟我们把女孩送到交船的地方,她们上了岸,就有两个大汉冲着她们喊:“你说我们船坏了,哪坏了?明明就是你们自己不踏船!还找人拖你们,懒得你们!”我们慢慢把船开走,只看到两个女孩又再打什么电话,但是后来又默默地走了,后面的两个大汉在那哈哈大笑,声音很大:“看她们还搞什么投诉,最后还不是灰溜溜走了,活该!”


我的心情一下子很沉重,虽然事情不是发生在我身上,但是真的让人觉得很悲哀,如果这两个女孩是某位领导的亲戚或者子女,或者自己本身就有权,他们还敢这么嚣张吗?会被扔到湖心四个小时,没人救助,钱还照收不误吗?再如果她们不是两个女孩,而是一伙五六个人高马大的彪形大汉,估计他们也不敢这么嚣张地侮辱、威胁与嘲笑吧?这个社会就只能采取这两种方法保护自己,一种是以权压人,一种是以暴治暴!其他人等就别想讲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