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茧 正文 折戟沉沙的公司

周于仲谋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size][/URL] 拂晓,咋寒还暖天气,身体和心一样难以将息,似梦似醒时辰,情与思绪怎堪回首故知?倦知了,困蛐蛐,乏田鸡,恐扰了斯人清梦,集体缄默不语;俊斑鸠,俏喜鹊,娇黄莺,哪管这人间是非,径自展喉高去。高楼下,池塘边,小院里,落叶依依,绿波碧碧,芳草萋萋,又见夏草破尘泥;故道上,长堤外,山岗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


拂晓,咋寒还暖天气,身体和心一样难以将息,似梦似醒时辰,情与思绪怎堪回首故知?倦知了,困蛐蛐,乏田鸡,恐扰了斯人清梦,集体缄默不语;俊斑鸠,俏喜鹊,娇黄莺,哪管这人间是非,径自展喉高去。高楼下,池塘边,小院里,落叶依依,绿波碧碧,芳草萋萋,又见夏草破尘泥;故道上,长堤外,山岗旁,晨露淅淅,稻穗奕奕,松柏离离,不知谁人披嫁衣?一夜“折腾”不果,仲谋昏沉如昔,忍把疲惫,洒满夏梦一地。起床,穿衣,漱洗,神情依然迷离,不得已,份内之事还得躬身亲为。

下楼,过早,起身,仲谋直奔七峰乡的工地。

短狭的乡镇大街上依然透着一股冷清的味道,稀稀朗朗的人群,或走,或停,或徐徐,或匆匆,或紧锁眉宇,或喜笑颜开。远处的山岗上,各色的牛群,或黄或黑,或白底而花斑,嚼不尽草原缓坡上芳草连天的凄凉,间有牧童一现即逝,小村庄,矮篱笆,高柏杨,皆掩映在氤氲的薄雾里,朦朦胧胧,飘飘荡荡。

一天的忙碌依然没有任何结果,唯有返程复命。

正如周总工程师所料,林老板如期爽约,追债的事情就此提上了公司的议程,,作为公司的业务经理及专业追债员,仲谋责无旁贷。

一个星期后,仲谋踏上了前往福州的火车。

入秋后的火车站里,人群还是熙熙攘攘,凭借着年轻力壮,仲谋快速上车并且马上找到了自己的卧铺座位,放下随身小包,静静坐下来。休息的空隙,仔细观察着周围的动静,对面铺上坐着位“猥琐哥”,上铺有个小姑娘在骚眉弄姿,其他人员倒没有啥异常。

火车马上离开了武汉,一路向东,疾驰而去,短暂冷清过后,车厢里的人群开始三三两两的搭话,仲谋没有开口,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这鱼龙混杂的地方,还是少开口为妙,不过很快,耐不住寂寞的小姑娘就开始跟仲谋搭话。

“帅哥,你哪里人呀?”

“湖北人,你呢?”

“哦,那咱们可是老乡,我也是湖北人!”

“哦!”

说实话,仲谋对眼前的小姑娘并无兴趣,这趟差事,并无必胜的把握,但一旦失败,结局可就是不成功则成仁了,公司的流动资金已然不多,这笔钱要是拿不回来,恐怕公司要就此倒闭,仲谋心乱如麻,哪有心情理会这些?站在车窗前,静静地观望,田野中的小屋一闪而过,窘迫的处境,如烟的往事,不禁令仲谋诗兴大发,随即自顾自地即兴赋诗一首:

一言二语难说清,三月桃花哀怨?四书五经读尽,六七年异乡飘零,八月仲秋泪濛濛,九曲十弯心欲乱。百思量,借问酒,千般无奈万般迷惘皆已付水东流。

男儿心,男儿心,恨不能——统帅万马千军,百战沙场,十步之内取上将之命,九阴真经护体,八面威风,七星阁斗破苍穹,六韬武略齐备,令那四海升平?若如此,实乃仲谋三生有幸,亦誓死不二矣。

去病,去病,真不知,何时才能如汝一样?马踏大漠,祭天封侯,彪炳千秋!

话音未落,上铺的小姑娘已经激动地鼓起了掌,仲谋笑了笑,转身回到铺前,小妮子不依不饶的跟下来,非要跟仲谋交个朋友,“苦”笑着,仲谋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一路无事,闲来无聊,仲谋跟“猥琐哥”也混了个倍儿熟,小妮子更不在话下,小哥长小哥短的一直黏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