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一生洗不掉的污点:屠杀徐州几十万百姓

重返80年代 收藏 2 171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易中天在《品三国》中评价曹操是一个“可爱的奸雄”,近期热播的新《三国》中陈建斌饰演的曹操更是大放异彩。但在《品三国》和新《三国》中,都有意无意地掩盖了曹操一生最大的污点--屠徐州。


曹操的父亲和家人被陶谦的部下杀害之后,曹操怒了。


按照曹操的人生哲学,从来只许他对不起别人,不许别人对不起他(宁我负人,毋人负我)。得知老爹曹嵩和弟弟曹德等全家人惨遭杀害后,他二话不说决定起兵报仇。凶手张闿已经跑了,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陶谦跑不了,徐州更跑不了。


不久,即使放在中国五千年历史中来看,照样罪恶昭著、惨无人道的一幕出现了:


初平四年(193年),曹操击(陶)谦,破彭城傅阳。(陶)谦退保郯,(曹)操攻之不能克,乃还。过拔取虑、睢陵、夏丘,皆屠之。凡杀男女数十万人,鸡犬无余,泗水为之不流,自是五县城保,无复行迹。初三辅遭李傕乱,百姓流移依(陶)谦者皆歼。(《后汉书·陶谦传》)


……


每次读到这些内容,我都有种无语的感觉。


再多的言语也难以说清如此的罪恶,再多的辩解也难以掩盖这样的事实(曹操屠城还有多次)。


曹操是个争议很大的人物,尤其在当代,曹操少守拘束活出真性情的个人主义风格,符合很多人的口味,很受一些人的推崇。


但我们同时也不应该选择性地忘记曹操的罪恶。屠杀几十万人口,堪比南京大屠杀(如果以所占当时全国人口的比例来计算,则有过之而无不及),罪行令人发指。

曹操为报家仇可以理解,乘机攻城略地可以理解,追究凶手张闿的责任可以理解,甚至不论陶谦知情不知情追究他的连带责任也可以理解,但无论如何,责任是追究不到手无寸铁的徐州百姓头上的。不分男女老幼全部杀光,实在是罪大恶极。


我虽然读的书不多,明白的道理不多,但至少还分得清善恶,起码还知道滥杀无辜不是丰功伟绩,屠戮妇婴不是不得不为,而是十足的残酷和暴虐!


任何一个人,哪怕再贫穷,再愚昧,再落后,也不是生来被人滥杀的。


当然,我们不必因此就将曹操一生的所有作为全盘否定。应该就事论事,实事求是,在看到他的一些功绩的同时,也不必回避和掩饰他的罪恶,应当正视历史。


历史就是历史,任何矫情和掩饰,终究都是徒劳的。


有人将曹操称作“可爱的奸雄”,恕我愚钝,我实在看不出曹操可爱在何处。


对于当时的徐州人民来说,不论是惨死于屠刀之下的,还是侥幸逃出一条生命的,曹操对他们来说更谈不上可爱,而是深入骨髓的可怕,咬牙切齿的可恨。


担任徐州牧的陶谦对曹操就是又怕又恨。人民都快被杀光了,他还牧个什么?而且曹操要杀的人首当其冲的就是他。


第一轮大屠杀于兴平元年(194年)春天结束。停止屠杀的原因,不是曹操忽然良心发现要放下屠刀回头是岸,而是因为没有军粮了。任你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士兵们照样是不可能饿着肚子打仗干活的。因此,曹操只好带着军队回到根据地兖州度春荒去了。


徐州迎来了一段时间的安宁。


这是暴风雨到来之前短暂的安宁。


没过几个月,到了夏粮即将成熟的时候,可怕的曹操又卷土重来。


陶谦打不过曹操,只好满世界找人救命。


不用说,陶谦和大伙想到一块儿去了--想到了不久前见义勇为救过孔融的刘备。


陶谦不是傻子,他清楚曹操的军队不是没有多少战斗力的黄巾军,找一个平原相刘备救命还远远不够,他还满世界找别人。但前来救他的除了刘备,就只有青州刺史田楷了。


这一场战争,对于陶谦阵营来说是抵抗杀戮的正义战争。


令人遗憾的是,有正义不一定就有胜利。

此时,曹操手下已经是猛将如云,粗略统计有:夏侯惇、夏侯渊、曹仁、曹纯、曹洪、乐进、李典、于禁、典韦等人,另外曹休、曹真等几个年轻人正在茁壮成长着--看看这些名字就知道有多猛。高级谋士有荀彧和程昱。此外,曹操已经收编了青州军,兵力更加强大。


当然,最可怕的是曹操本人。在英雄辈出的三国时代,论打战用兵无人能出其右。


这时的刘备与曹操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的选手。


但刘备还是来了,义无反顾地来了。


输不丢人,怕才丢人。


失败算什么?大不了从头再来,再大不了成仁取义。如果失去了勇气,就失去了所有的一切,以及一切的可能。


出来混,就不怕死。没有勇气的人,根本不配掺和到血雨腥风的乱世中来,老婆孩子热炕头,才是你该去的地方。


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


搏击长空,不计生死,只为了心中的抱负。


刘备此去,是平生第一次对抗曹操,试图从曹操的屠刀之下救出受苦受难的陶谦和徐州人民。


遗憾的是,刘备与陶谦、田楷合在一起三打一群殴,却仍然不是曹操的对手。


曹操手下的青州军,是乱世中官军土匪化、土匪官军化的鲜明例证。青州军正是由当年陶谦赶出徐州的黄巾军组成的,是名副其实的“还乡团”,与曹操一样为着报仇而来。上下同仇,兵将同欲,战斗力极其剽悍。很快,曹操大军如蝗虫般席卷徐州,一路攻城拔郡,杀到了东海郡的郡治郯城(今山东郯城)。


不能再退了,郯城是徐州政府所在地。郯城一丢,徐州就大势已去。


既然来给人帮忙,就不能看着人家挨打不出力。刘备率军与陶谦的部将曹豹(这个名字比较好记)在郯城东边合力截击曹操,想给他来一个以逸待劳,希望能以此遏止曹操的攻势。


但战斗的结果了无新意,胜出者又是曹操。


刘备心有余而力不足,与曹操过招,他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每战必败的陶谦要抓狂了。当年项羽宁死不回江东,陶谦显然没有项羽的气概,他打算跑到老家丹阳避难,尽管这会给他的家乡父老带去灭顶之灾。


人间悲剧眼看又要上演。陶谦、刘备、田楷,个个有心杀贼无力回天,都不是这个时代的救世主。


历史的精彩就在于,时不时会有一些偶然在看似必然的时候出现,以出人意料的方式改变历史进程。


就在徐州人民快要绝望的时候,历史再一次出现了偶然,让一个男人意外地当了一回救世主。


这个男人就是吕布。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