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匪王 正文 第五章:卢氏行程

974910872gjh 收藏 0 6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1.html[/size][/URL] 第五章:卢氏行程 周福林压着土匪大当家回来:“匪崽,山上的土匪被我们杀的一个不剩,这个匪首交给你处理。”匪首大当家的破口大骂:“要杀要剐随便,爷爷陈长风皱一下眉头都不算英雄好汉。” 周福林惋惜的说道:“陈当家的确实是个汉子,只是不该招惹我的弟子。还伤了他的姑姑。”陈长风惊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1.html


第五章:卢氏行程

周福林压着土匪大当家回来:“匪崽,山上的土匪被我们杀的一个不剩,这个匪首交给你处理。”匪首大当家的破口大骂:“要杀要剐随便,爷爷陈长风皱一下眉头都不算英雄好汉。”

周福林惋惜的说道:“陈当家的确实是个汉子,只是不该招惹我的弟子。还伤了他的姑姑。”陈长风惊异:“我们出村就把她放了,是那个狗娘养的干的事嫁祸到我的头上?”

柴永波低沉的说道:“你没食言,我姑姑是被你们吓死的。”“这——嗨!早知如此我们不会拿她做人质。这位小爷应该知道,小姑娘太小我怕吓着,没想到那位大嫂如此胆小。”

柴永波喝道:“当年你在陈家沟一带一夜杀掉十几口,别想瞒哄我不知道你的底细。”陈长风哈哈长笑后悲愤的说道:“十几口?老子恨不得把他们剁成肉泥一口一口吃掉才解恨。我妹妹一个十六岁的姑娘被他们赵家三兄弟骗到府里,畜生们没一点人性,轮流强奸我妹妹不说,还把她肚子用刀豁开。小三子知道去年我在温县城里做的事,那一次就是杀的赵家跑脱的老大。”

柴永波沉默不语,周福林骂道:“该杀!弟兄们把陈当家的放了。”被松开绳索的陈长风没有离去:“大嫂因我而死,一命抵一命请小兄弟动手。”

柴永波叹口气:“我就是杀了你我姑姑也难活过来,算了吧,陈当家的走吧,我们还得商量送我妹妹回卢氏家乡呢。”陈长风起身说道:“既然事情因我而起,只要各位信任护送小姑娘的事由我来负责。”周福林看着柴永波:“匪崽,陈当家的是条汉子,你意下如何?”

柴永波躬身施礼:“陈当家的既然有此念头,我代表义妹谢谢你。师傅,义妹孤身一人,又是山高路远。弟子想亲自前去。一来护送,二来能认认门等以后有机会去会他们,请师父恩准。”

“匪崽,大帅回到开封后对你放心不下,命我前来接你。如果你不回去只怕师傅没法交差。”柴永波点头:“师傅留下几匹快马,再给我留两支步枪和足够的子弹,到卢氏来去也不过六七天时间。事情办完后我一定急速赶到开封,不然我实在放心不下。”

周福林知道柴永波是性情中人,任云芝也确实需要一个可靠的人护送,只得点头答应:“好吧,我给你留四支步枪、两个弟兄,子弹三千发。小王,拿一千两银子过来!”卫兵小王把银子拿过来交给柴永波:“请大人允许我和你同去。”柴永波小声说道:“咱两个站在一起,你是大人我是小孩。今后不许称呼大人小人的,只喊我兄弟。”

周福林笑道:“小王比你大四岁,是我从武汉兵工厂带出来的,枪法精绝是个百发百中的神枪手。”柴永波故意问道:“师傅,我把王哥带走你同意?”“让他去吧,这孩子武功底子不错,抽空给他指教一二。”“师傅,我想买一辆马车上路,一边赶路一边养伤。后天就起身你看如何?”

“嗯,和我想的一样,等会儿我得赶回开封,有啥事交给小王去办。小王,以后你就跟着永波,小李和你两人听从永波的指挥。”小王、小李高兴地答道:“一切听从柴大人吩咐。”

等人散去,柴永波低声吩咐任云芝:“妹妹,你在门外看着,就说我在休息让他们别打扰我。”任云芝听话的走出门外守候着。

柴永波站在床上往木梁上一看,知道够不着。他跳下床搬起吃饭的小桌放在床上,小手摸索一会儿,暗门打开。伸进开启的门洞里碰到好像金属之物,拿出来一看,啊!这是金条,成色十足的赤金。柴永波掏出火柴划着后伸向里边观看着,这是六把粗坚硬的檀木梁,三丈长如果完全像这样掏空能称多少金条?这些东西是如何放进去的,又是谁放的呢?

火柴将近燃尽时,柴永波看到一个金属小盒在金条边,他拿出来打开一看,急忙关闭暗们,把小桌恢复原样。脑子里在想着,康百万第十五代子孙康道平以南宋时期资政殿学士留耕道人王伯大的《四留铭》来告诫后人:“留有余,不尽之巧以还造化;留有余,不尽之禄以还朝廷;留有余,不尽之财以还百姓;留有余,不尽之福以还子孙。”凡事都要留有余地,人生在世,不要把福、禄、寿、财都享尽、用尽、占尽,把它留给需要的人。

根据这封书信判断,这三间瓦房肯定是康家老宅。为何庄园建成后没有把这批金银转移呢?房子为何又落到康任氏手里?一个个问题都是谜团,柴云波决定取走这批黄金,其它问题等以后再说。

四口板箱是小王、小李二人从巩义县城买来的,至于用途谁也不知道。柴永波用一晚上的时间才把东西取出装箱后上锁,装车的几个人都在猜着这么重的箱子里装的何物。

“出发!”柴永波喊来护庄队管事人吩咐照看房屋后上车启程,两挂大车在六匹神骏的马蹄声中向洛阳驶去。

陈长风带着小三子前边探路,小王、小李跟在车子后边担负着后卫警戒。

日行夜宿,三天后柴永波等人进入洛宁地界。已经可以下地活动的柴永波在洛宁县城西大街的旅社院里和小王、小李谈论着武功,陈长风走过来:“听你周师傅说小柴师傅武功枪法非常神奇,能不能让我开开眼界?”柴永波顽皮的:“和大当家的想必肯定是天上地下之别,陈家沟是武术之乡,小子正想领教,请大当家的指点。”陈长风正色的纠正着:“今后没有大当家的,陈长风是主人的奴才。”柴永波一本正经的回答:“这里没有主人、奴才,只有兄长和小弟。无论今天、明天、这辈子,愿认小弟留在这里,不愿认小弟请希尊便。”陈长风脸色大变:“这怎么使得,不分尊卑恕陈长风难以从命。”柴永波笑道:“那你当我的师傅吧,师傅在上,弟子这边有礼。”陈长风躲躲闪闪的急道:“不成!这样还不如认你做兄弟。”小王等人哈哈大笑:“大哥在上,小弟王志业、李小璐拜见大哥。”柴永波拉着陈长风:“这样多好,咱们四兄弟你是老大、我是老末,王哥老二,李哥老三亲亲热热的多好,现在我来领教大哥拳脚,请!”陈长风按着激动地心情和柴永波对练着,几轮下来,陈长风收起轻视之心,全神贯注的掏出真功夫。

小王在一边对李小璐说道:“三弟,你看四弟的功夫如何?”“大哥防守虽严,时间一长必定会露出破绽,我看好小弟能胜。”小王笑道:“岂是能胜,大哥这样玩下去肯定惨败无疑。大哥,再不进攻恐怕没有机会了。”陈长风后退两步收住陈氏太极说道:“二弟三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能进攻还会这么被动?其实我早已落败,四弟是想看我太极拳全部招数而没有下痛手。”

柴永波也不谦让:“大哥的太极拳确实不错,但真正交锋用于实战我觉得还有欠缺。要知道我也是家传武功,祖上相传的那几套五虎、四门、施土、天罡、地煞拳术套路在我五岁开始练习,父亲传给我有一套专治跌打损伤的药方更加神奇,有人负伤,只消一纸妙方,数帖草药,即能康复如初不留后患。我听说卢氏盛产草药,咱们这次若能采集到也不虚行一回。”

“难怪四弟有如此高明的功夫,伯父现在何处?”柴永波神情悲愤的说道:“死了,父母都被人害死的。我从军的目的就是练好枪法好为父母报仇,我的仇人武功枪法都很高强。”

“他是何人?四弟给我们说说,咱们去把他的老巢给剿了。”柴永波摇头:“他们有四千之众,没有十分把握我是不会动手的。真到报仇的时候小弟恳求哥哥们相助,四弟我先行拜谢。”

洛宁西关一条土道直通卢氏,从罗玲开始进入山区的道路十分难行。柴永波骑在马上吩咐着:“这里往西土匪多如牛毛,大家一定要小心谨慎。遇见小股杆子尽量不开枪用拳脚收拾,大股杆子给我往死里打,二哥三哥不许离开车子半步,启程!”

从上戈镇往西到河西向南直达卢氏县城,一路平安归来的任云芝心情逐渐开朗,眼看就要和爸爸妈妈相见自然高兴万分。任家沟位于官坡镇东十公里处,从卢氏县城往西南到五里川往西四十多里,来到这个只有十多户人家的自然小村。下车一路小跑走进一个农家小院喊着爸妈的任云芝惊动四邻,都来问候这个走出山外、见过大世面的小姑娘。

任云芝的爸爸是一个开朗的教书先生,他招呼柴永波进屋后慌着端茶倒水:“这里山高路险、穷山恶水不比中原条件,各位来到这里屈就一二。”任云芝羞涩的说道:“爸爸妈妈,这是我大哥哥,也是我的救命恩人。这几位都是大哥哥的结拜弟兄,一路多亏他们护送我才能安全到家。”

乡亲们都向柴永波透视着钦佩的目光,云芝父母更是不住的感谢。乡亲们帮着云芝母亲做好饭菜就要离去。“啪啪啪!”门外枪声响起,透过门窗看到外边灯笼火把映照着无数人影。

云芝的父亲任学义惊恐的说道:“土匪,你们来的时候被土匪跟踪。”陈长风问道:“别处有没有出路?乡亲们能从别处跑出去就好。”任学义摇头说道:“这条沟只有你们来时走的一条路,三面山崖峭壁,跑出去也难逃脱。”

柴永波掏出手枪推上子弹:“大哥,既然已是绝地,咱弟兄生死同心在这里大干一场。”小王、小李举起步枪:“对!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干吧大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