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匪王 正文 第三章:夜宿康店镇

974910872gjh 收藏 0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1.html[/size][/URL] 第三章:夜宿康店镇 十四岁的柴永波加入张镇芳的卫队,每日里射击、骑马、练习武功不知疲倦。唐天放、张砚田、卢永祥、周福林几个顶尖高手用心指导下,柴永波脱胎换骨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 洛河滩上趴在地上正在进行步枪瞄准训练的柴永波回想着卢永祥的话音:“步枪的射击方式有两种,一个是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1.html


第三章:夜宿康店镇

十四岁的柴永波加入张镇芳的卫队,每日里射击、骑马、练习武功不知疲倦。唐天放、张砚田、卢永祥、周福林几个顶尖高手用心指导下,柴永波脱胎换骨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

洛河滩上趴在地上正在进行步枪瞄准训练的柴永波回想着卢永祥的话音:“步枪的射击方式有两种,一个是身体与步枪枪身保持垂直,还有一个是平行于枪身,即正身射击和侧身射击。古人云拳腿生风、气壮如牛,动若脱兔,静如处子。枪托抵肩,射手腮部贴于木托上,因而枪支晃动小,射击精度高。”

射击步枪训练多日的柴永波卧姿、立姿、跪姿的射击姿势按照这四个字去做。“左眼闭,右眼睁,通过缺口看准星,准星缺口平又正,三点一线毙敌命”

“你在嘟囔什么?”走到柴永波身旁的唐天放问道。“唐大哥,左眼闭,右眼睁,通过缺口看准星,准星缺口平又正,三点一线毙敌命这四句话用在步枪射击上对不对?”

“体贴实在、简单易懂。走吧,我有要紧事需要你和周福林去巩县一趟。”“和周师傅一起去巩县干啥?”“咱们招兵的任务已经完成,大帅近日去开封上任。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你们是打前站的。马匹都已准备好,回去收拾你的衣服行囊。”

“唐大哥,我不回去。”

“不回去?”唐天放惊奇的问道。

“大帅一口一个匪崽的叫我,如今我是兵。”

“哈哈哈!这是大帅喜欢你小兔崽子。”

“真的?”

“假的!你小子真不是好歹。大帅把张砚田、卢永祥、周福林几个各有特长的人抽出来训练你,从这一点你还看不出来?小子,好好干。自古乱世出英雄,心里别光装着报仇一件事。”

两个人走进帅府大院,正在院里吩咐周福林的张镇芳看见柴永波喊道:“匪崽,给老子滚过来。”柴永波都囔着:“我不是匪崽”走进张镇芳。

“嘿嘿!你老子是土匪,你又是土匪窝里出来的,你不是匪崽?绿林好汉里大英雄多的是,别他娘的不识抬举。”张镇芳笑骂着吩咐:“去库房支取五十两银子,骑老子的白马赶快滚蛋。”

唐天放伸出大拇指凑到柴永波身边轻声说道:“大帅的白马都给你骑,你卢师傅把心爱的飞刀放在你的屋里。记着跟着周师傅办好差事,直接到开封去。”

张镇芳提醒:“练武重要、社会阅历更重要。路上听你周师傅的话匪崽。”“是大帅!”柴永波立正敬礼一气呵成、绝不拖泥带水。

“匪崽有进步,回去收拾吧。”张镇芳不等他说话就带着唐天放直接进入正堂。柴永波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第一眼看到垂涎多日的飞刀。他抽出来用布一把一把的擦拭一遍插进皮套里系在腰上,把床上的被子捆好、衣服用具收入背囊走出房门。

张大帅的白马毛色美观,头部清秀,外貌悍威,胸深腰细,神经敏捷。闲谈时常常这样夸奖“走山路如履平地,过大河犹如蛟龙。”

从洛阳到巩县一百五十里,中午起身的周福林和柴永波赶到偃师县城。在酒店里用饭后从伊河北岸一路朝东不紧不慢地走着。

“救命啊!”前边山道上传出女子一声紧似一声地喊叫,柴永波一提缰绳越过自己的师傅周福林奋力向前奔跑,后边周福林无奈的催着马暗骂小子多事。

山道上迎面过来两个大汉夹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小女孩不停的喊着、骂着、哭着,但怎么也挣脱不了大汉有力的四只手。

“站住!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为何在路上非礼人家小姑娘?”两大汉一愣,看清对面是一个十四五的顽皮少年时破口大骂:“关你屁事?再不滚老子宰了你!”

柴永波跳下马松开缰绳,一步一步走到大汉面前:“松开!别惹小爷恼时剁掉你的狗爪子。”一大汉长啸一声问道:“路是你家的?”

“不是。”

“这姑娘与你沾亲带故?”

“没有。”

“狗逮老鼠多管闲事,是不是皮子痒痒了?”

“没有。”

“哈哈哈!你他妈的是个半调子货。实话告诉你,我们是趟将,是专门杀人截路的杆子。趁爷还没发火赶快滚蛋。”想起自己遭遇的柴永波两眼顿时发红,大汉笑嘻嘻的:“嘿嘿!就这胆量敢拦大爷的路,小子别哭,大爷没工夫收拾你。”

柴永波怒目双瞪:“听小爷的劝自己把两只爪子剁掉还能留一条命,不听劝别怪爷爷心狠手辣。”大汉一听抽出刀来:“我劈了你!”高举的大刀直奔柴永波头顶而来。柴永波掏出飞刀:“陪小爷练练。”只见袖子一动,“嗖嗖”两支飞刀直奔大汉双手飞去。大汉吃惊的同时横移一步躲过一支飞刀,刀锋直奔另一支飞刀扫去。没想到飞刀与大刀相遇,大刀竟然被小小的飞刀击落在地。

大汉愣神的一瞬间又有两只飞刀奔来,躲避不及的大汉一个后翻趴在地上。“不简单,能躲小爷四支飞刀也算本领不错,滚吧,今天小爷不要你的双手了。”

“我日你先人!今天爷爷不把你手脚剁了、眼珠剜了就不姓王。刘老二!放开那妞,先把这小子宰了。”刘老二答应一声放开女孩、拿起横跨着的步枪:“何必多费事,一颗子儿多省事。”柴永波一看刘老二子弹就要上膛,急忙打出飞刀。趁刘老二滚爬还未起来掏出腰间的盒子炮在大腿上一磕子弹上膛:“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来寻。爷爷今天收下你们两个小命,觉得冤屈到阎王爷那里告爷去!”啪的一枪刘老二脑袋开花、脑浆四溢。

姓王的土匪这时知道自己遇到的主非同一般,跪在地上扇着自己的脸求道:“小祖宗饶命,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触犯小爷爷,看在家里有八十老母的份上饶了我吧。”

“滚!”大汉一听小杀神让自己滚,起身就跑,爬坡的速度比起平常人不知要快几倍。在一边观看多时的周福林正想拦下,看到毙命的刘老二心生慈悲把伸出去的手又圈回去。

柴永波来到吓昏的女子身边:“周师傅快来救救她。”周福林过去一看说道:“别急,他是被你吓昏的。让我来,你把马拴到路边。”

等柴永波拴好马走过来时小女孩已经苏醒,周福林轻声问道:“姑娘,你家不远的话赶快回去,我们有公务在身不能耽搁。”

小姑娘两眼流泪:“恩人,我家离这里很远,我又是第一次出门,道路不熟。”柴永波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前边被杀的一男一女是你何人?”“我姓任,家父起名任云芝。那两个被杀的是我的乳妈两口,我家住在卢氏县的任家沟。”

“卢氏县?”周福林吃惊的问:“那你是回家还是到别处去?”“我从巩县康店镇姑妈家探亲回家的,不知道土匪怎知我们携带银两多,行至这里杀了我乳妈两口。”

“姑娘,我把你送回你姑妈家如何?”周福林想到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怎能千里跋涉回到家,不如顺路把她送到康店去。“多谢大叔、大哥哥好心,任云芝感恩不尽。”

掩埋云芝的乳母两口后,骑在马背上的周福林对另一匹白马上的两个少年说道:“匪崽,扶好云芝姑娘,路上走慢点。”柴永波顽皮的一撇嘴:“师傅,在别人面前能不能不喊匪崽两个字,我叫柴永波。”周福林骂道:“嘿!你小子还嫌赖不是?云芝姑娘不会骑马,磕着、碰着小心我剥你的皮!”

柴永波不高兴的说道:“师傅,我可是你的弟子,外人面前多少给我留点脸面吧。”“哈哈哈!小兔崽子害羞了,别磨磨唧唧赶路吧。”

柴永波一提缰绳:“驾!”白马一声长鸣跑起来。眨眼间已到巩义地界,眼看就要回到姑妈家的任云芝羞怯的问道:“大哥哥,你叫柴永波是吗?”柴永波一愣:“姑娘为何知道我的名字?”“你刚才说的。”“我说的?”“大哥哥不愿那位大叔喊你匪崽时说的。”

明白过来的柴永波勒住马一挠头:“还真是我说的。姑娘记性好、又聪明,不像我又笨又傻。”任云芝羞涩的低下头:“大哥哥是英雄、是豪杰,小女子能有大哥哥一半的本事也不会被人欺负。”

柴永波正是孩子的年龄,听别人夸自己是英雄豪杰,不由得眉开眼笑:“我是张镇芳元帅的护兵,我有四位师傅都是高手。后面的周师傅就是我的射击教练,有名的神枪手。”

“匪崽,不赶路在说啥?”周福林话音未落,柴永波一提缰绳就朝前跑。“不好!”迎面转弯处过来一个怀抱小孩、身背柴火的中年妇女一看高大的白马冲向自己,顿时愣在路的中央。柴永波猛的勒住缰绳,白马前蹄扬起。眼看落下的前蹄就要踏向妇女身上,柴永波只得狠命的用左手猛的一拍马头,白马向右偏出恰好让过路上愣神的女子。受惊的马匹前蹄一滑把柴永波、任云芝双双撂下来。

柴永波用力抱住任云芝一个翻滚,而自己的左脚小腿处被白马后蹄踩上。两眼噙泪、忍着受伤的巨疼,柴永波又是一个翻滚,终于避免白马失蹄后倒塌的躯体撞击。

“大哥哥!”从柴永波怀里挣扎出来的任云芝看到鲜血直流、两眼紧闭的柴永波昏迷不语,哭着喊着惊叫起来。周福林赶到跳下马一看,撕下身上白色内衣、取出背囊里的疗伤药品包扎起来。柴永波渐渐苏醒:“周师傅,那母子没事吧?”

“你小子,远远的我看非出人命不可,没想到你竟然能避免。放心吧,他们母子是一点事没有。你小子只怕得月儿四十躺在床上不能动,这便如何是好?”

“没事,腿好了我用心补出来,不会耽误练功。”周福林笑骂道:“到现在还想着练功,想想你去哪里养伤吧孩子。”任云芝接过去说道:“大叔,我姑妈家住在离此不远的康百万庄园下的村里,把大哥哥留到这里养伤,等你办事回来接他可好?”周福林答应:“走,到你姑妈家再说。”

康百万庄园座落于河南省巩县康店镇,背依邙山、面临洛水,是历史上全国三大庄园之一。寨外住宅区三间破旧的瓦房便是任云芝姑妈家,四十多岁的康任氏听罢亲生之女的哭诉忍不住掉下眼泪:“孩子,只要你平安就是万福,这位小哥为救你受伤,留在这里吧。”

周福林一看老实忠厚的康任氏,放心的对柴永波说道:“匪崽,好好养伤,等我办完差事来接你。谢谢这位大嫂,这一百两银子留下作为匪崽养伤的药费、生活费先用着,等我回来时再重谢。”

康任氏羞红面皮:“这位军爷,你们救我侄女的大恩我都未谢,何敢再收银两。”柴永波笑道:“姑妈,你不花留给小子我花,养伤可得吃好的是不是师傅?”

“别贫嘴,记住一天一换药,你小子带着三百两当我不知道?这一百两银子你敢动我回来时打断你的狗腿。”柴永波沮丧的说道:“记下了,师父偏心。”康任氏、任云芝看着淘气的柴永波呵呵直笑。

“这是一百发子弹,腿好点多练练枪法、拳脚。我走了,大帅的白马我骑走,这匹菊花青留给你。”周福林把子弹装进柴永波的背囊,出门翻身上马朝巩义县城方向而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