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穿越 正文 038无本生意

lyhsnm 收藏 0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2.html[/size][/URL] 梁家寨的土匪在“六哥”带领下全部倾巢而出,被被杀、俘虏达九成以上,参与抢劫李庄的土匪,虽被龙崎的护卫队打得丢盔弃甲,但还是有不少漏网之鱼,特别是一些意志不坚定的土匪,侥幸地逃了出去。 活着的土匪狼狈地逃窜后,有的改为良民,也有的上街当小偷,也有个别土匪仍集结其旧部党羽,投奔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2.html


梁家寨的土匪在“六哥”带领下全部倾巢而出,被被杀、俘虏达九成以上,参与抢劫李庄的土匪,虽被龙崎的护卫队打得丢盔弃甲,但还是有不少漏网之鱼,特别是一些意志不坚定的土匪,侥幸地逃了出去。

活着的土匪狼狈地逃窜后,有的改为良民,也有的上街当小偷,也有个别土匪仍集结其旧部党羽,投奔其他山寨继续为匪,危害百姓。

只可惜刘营长的一连损失二十人,就连连长也被龙崎俘虏,刘营长这人虽然不理政务,但是快一个星期都过去了还没消息,连平时对他忠诚的王连长也失踪,下个礼拜上级领导就要下来视察工作,时间越来越近,让他如坐针毡。

小李过来一下,王连长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刘营长,我没注意,怎么他还没回来?

你问我,我问谁去?我就是不知道才问你,你去梁家寨看看,他们怎么回来也不归队,成何体统。

是!

小李是给刘营长身边办事的工作人员,刘营长叫他干啥就干啥,下边打杂的人不好混。他让去就去吧,这梁家寨都知道是土匪的老窝,我反正是刘营长的人,他们不敢把我怎样。

小李到了梁家寨一看:原来还是治安混乱,到处斗殴,吵闹不休的大院,可惜现在已是人去楼空,一阵大风吹来,还能听见树叶婆娑的声音,门窗嘎吱地响个不停。

这是怎么了?咋个人去楼空!

就在这时,从院内走出一个拄着拐杖的“江湖中人”,他手臂上的纹身可以看出,即使不是袍哥成员,也是组织中人。

年轻人,你有事?

我是刘营长身边办事员小李,他让我来问问你们当家的,王连长和兄弟们什么时候回来,不知你看到他们没有?

受伤的中年人一手拄着拐杖,另一手则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兄弟:是我们对不起刘营长,兄弟们全军覆没了。

全军覆没?

对,李家庄的佃农实在太厉害了,我们三百多人都不是他们对手,兄弟们死伤惨重,我们在山脚遭到猎户袭击,我和人数不多的兄弟,拼了老命才逃出来。

那我清楚了,我这就回去给刘营长汇报!

刘营长知道此事后,当即将茶杯摔了个粉碎,并痛骂着“六哥“这个饭桶,三百多人,三十多条抢居然打不赢区区几个佃农,真是岂有此理。

小李,你说这可咋办?

刘营长,我只是刚参加工作的实习生,你的事我不知道。

不知道?哈哈,有办法了,原来“不知道”才是最高明的回答。

不会吧?

你去把三连的冯连长叫来。

是!

冯连长,找你来说个事,我的人在李庄被伏击了,三十条枪,二十个兄弟,现在是一个都没回来,我问问你:你知道那里是谁的地盘?

我想想:这李庄不是姓李的地主吗?怎么,难道他…

恩,我怀疑这事是他干的,但我怎么想也想不通,他也有胆量袭击我们军队?

刘营长,要不我们连的兄弟进山一趟,到了李庄打听打听,没准他们是带着枪和土匪跑了,或者不干了。

什么,不会吧?(刘营长故作疑问,其实这才是他最想要的结果)

怎么不会,部队里经常有这样的事,有的部队还是整个师地进山当土匪,这有什么奇怪,难道他们被“六哥”连人带枪一起骗走了?

我也不知道,你说三百多兄弟进李家庄,不可能全被干掉了吧?

那营长意思是?

下个星期上级领导要下来视察工作,我们的人现在又找不到,你带几个兄弟进山看看,如果真没找到,赶快回来,我给唐军长报告这样写:我部一连王连长带着20个人和枪,跟走李家寨“六哥”进山做了土匪,后边剩下的文字工作,你来帮我弄弄。

高,这招实在是高,唐式遵就不会把此事怪罪你头上了,手底下的人要去做土匪,我们有什么办法。

恩,到时候我们就一问三不知,不知道。对了,还有个事,你今天就去李庄找找,打听一下兄弟们下落。

是!

大哥不好了,山里来了很多当兵的,他们都拿着枪!

张彪慢点说,别慌,他们一共有多少人?

30个。

哼,他们不是来找麻烦的,是来找人的,吩咐乡亲们怎么说,他们都明白没有?

都给乡亲们讲了,要是遇到有人问这里发生过什么事,我们都一个口径: “不知道,没听说”。

恩,这样就好,既然是外地人来了,那我们就准备接待吧。

大哥,那我们兄弟需要..?

是个问题,这一排排的房子都摆在那,这做如何解释?

要不这样,我们就说全是庄里请的佃农,帮你干活的。

好吧,就这样说,让兄弟们把家伙都藏起来。

小李,刚才我们在路上问过几个老乡,说这里没发生什么大事?

冯连长,我看应该没什么情况,应该多问问这的山上有没有土匪。

恩,有道理。

我去敲门,这地主家修的房子真多,难道又大量增加了佃户?

鬼知道,快敲门。

“咚,咚,咚”,有人在吗?

来了、谁在外边敲门?

我们是刘营长派来的,李庄主,快开门吧。

好吧,马上给你们开。

恩,不对,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李东打开大门,和冯连长不期而遇,两人都楞了好长时间没反应过来。

请吧。

你是?

我是李大全,这是我们老爷龙有才,欢迎你们来做客。

哼哼,原来真是你们?

让你的兄弟们都入屋坐吧,尝尝我庄上的好茶。

冯连长带着他的兵,跟着“李大全”到了食堂落座,看着很具规模的食堂,不禁让冯连长愕然:这哪是地主家的食堂,完全是一个加强营的饭堂。

很快有两个美女端上来的好茶,这是上半年种的好茶叶,今年刚炒制而成。

冯连长,一路辛苦,让弟兄们都尝尝吧。

这茶不错,是你们自己的?

对,我们自己山上种的,还让佃户们拿去卖,家家都盖上了瓦房。

龙崎,这茶叶上税没有?

这是我们自己种的,政府又没帮我们补助,干嘛上税?

好了,现在先不说这个问题,我们无事不登三宝殿,工作上的事希望你们能够配合。

好吧,什么事你说。

今天我等奉命调查,有一连的20名士兵在李庄执行任务时失踪,这是你的地盘,你怎么解释。

关于这个问题,现在李庄上下,都没有人听说有士兵在我们这里执行任务,不信你也可以向佃户们打听:如果真来了,我一定调查清楚。

你们庄对外来人口是怎么管理的?

本庄立下规矩:凡是外来人口,一律不能久留,一日内无条件离开本庄。

好吧,这算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附近山上有没有土匪?

好,这个问题问的好,土匪可多了,以梁家寨“六哥”为首的土匪就在附近山上,听说他们与官府勾结,专门做伤天害理的事,我庄,已通过廖专门专门向政府申报:组建李庄自卫队方案,目前正在审批中。也请你们放心,我们都是良民,不会乱来的。

附近山上真有土匪,他们在哪做座山?

这可说不好了,山上的土匪到处都是,他们来去无踪,居无定所。

好吧,土匪的事我们再调查,你是如何做的李庄主子,原来李家的人到什么地方去了?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也不知怎么回答,这家宅子主人以前姓李,但现在姓赵了。

哼,我看你这是强词夺理,八成是你们杀死了李家的人,来个“鹊巢鸠占,反客为主”!

冤枉,这你就误会了。

除非你能拿出证据!

老赵,你出来吧,最好把你“娘子”也带出来。

见过几位官爷,这夫人就是李家大小姐,她现在就是我娘子,所以这宅子现在姓赵了。

我靠,这样也行?

怎么不行,要是你认为你长得帅,你也可以找一个更有钱的主。

可耻、可耻呀,你们一个个大男人,居然用这种下三滥手段骗得李宅,实属下流、卑鄙、无耻,丢进我们男人的面子!

喂,冯连长别乱说,这叫自信,是吧小姐?

恩。

我受不了你的风言风语,说下个话题!

李小姐,去年我见过你一次,你不是说不是王公贵族非他不嫁,怎么你…

冯连长,现在我想法改变了,他就是我的老公。

啊,这样也可以?那你爹在哪里,婚姻大事乃父母之命,你们岂能儿戏?

冯连长,这你就不懂了,现在是新社会,不是大清皇帝主制了,男女感情重在两情相悦,只要两人愿意在一起,为何不能永结连理?何况,他们是在“有关部门”登过记的。

有何凭证?

你看,这本子上就有记录。看好了,这可是李老爷子留下的结婚登记薄,是政府认可的,还盖了公章。

名字在哪,我看看?

名字很多,今年的暂时没来得及登记。

哼哼,这下看你们还有什么要狡辩。

冯连长,这没关系,下半年的新婚人员没来得及登记是我疏忽,我这就用笔补上。

你、你们….

冯连长,还有什么问题吗?

好,这些就算是这样,我现在怀疑是你们谋杀李老爷。

有何凭证?

他不在这里,定被你们里应外合给害了。

李大小姐,你告诉他!

还是他说吧。

他是指赵大海,让你说你就说吧。

我?

随便说,不用怕。

“嗯,嗯”,老赵镇了镇嗓子,回答冯连长:我岳父、岳母乃上半年生老病死,我管理无方,不懂“业务”,庄上穷的只剩片瓦,其他佣人已各自散去。

听你说的倒挺凄凉?我们再去其他地方看看。

这个不方便吧?

哼,难道你们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好吧,那你们随便看,不许乱动我们庄上的东西,不然后果自负。

哼!冯连长带着他的兵,气恼地对李庄下边两排宿舍进行检查,发现里边住满了青年小伙,他们整齐的被褥、放成一排的鞋子,清洁的水泥过道,这让他不由得想起自己的宿舍,好像我们宿舍也没这么整洁吧?

龙崎,你解释一下:这宿舍为何人所建,他们是什么身份?

你说他们?兄弟们,你们告诉他:你们是干什么的?

打猎的。

异口同声地喊出打猎,声音很红亮,肯定比刘营长的军营更有气势,跟着冯连长随行的士兵恼怒了,用枪指着我们兄弟,让他们从床铺上下来,接受检查。

冯连长,给个面子,兄弟在山里混也不容易。

是吗,我也不容易,在下奉命搜查,例行公事罢了。

我再重复一次,别乱动我庄上的东西,否则后果自负。

哼,弟兄们,给我搜。

连长,这有枪……! 连长,这找到一把刺刀…..!连长,还有大量步枪子弹…..

冯连长的兵在宿舍里接连发现违禁物品,并厉声质问到龙崎:好你个龙崎,上次抢了我们营长步枪,害死我们几个为你“顶岗”的兄弟,你还有什么要狡辩?

来人,把他们枪给我下了!

龙崎,你不会开玩笑吧,我的兵可是拿着枪指着你们?

冯连长,别怪我没提醒你,请你回头看。

冯连长回过头,不禁胆寒,每个兄弟都被两只火枪抵着背部,万一要是走火,足以把我的士兵打成筛子。

别,别这样,龙庄主,你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们兄弟吧。

饶了你们?也行,把武器留下,把衣服裤子脱了,换上这些衣服。

这是民工穿的,我们怎能..

穿不穿?不穿你得死!

你们、你们这是抢劫,你们不能这样做。

我们抢你怎么了,抢你是给你面子,是我们的人帮你脱衣服还是你自己来?说话的空闲,龙崎已让兄弟们把冯连长和他的兵都了械,并把他们这些人与之前的“官匪”关在一起。

哎呀,王连长,怎么你也在这里!

这有什么办法,这李家庄的佃户太厉害了,打死打伤我们两百多人,俘虏的兄弟都在这,听他们当家的讲:要让我们下井挖煤。

啊!让我们去挖煤,有没有搞错?

唉,认命吧,到了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方,只求他们能一日三餐给我们吃饱,别再打我们就阿弥陀佛了。

怎么,他们还虐待你们?

可不是,这当家的还说了:让我们想办法找刘营长来赎人,我们哪敢,要是回去一定遭枪毙。

哎,未必,下星期上级领导就要下来视察工作,要是没了兵,我看他这营长也别想干了,我们答应他们条件吧。

你可知,他们的条件是每人要两条步枪,400发子弹来换?

不管什么条件,只要我们能出去就行,我可不想陪着他们这些“乌合之众”在这里挖煤。

吗的,你说谁是乌合之众?

哎呀,我不是说你,说你们..

也不是,我不是说你们,说你是乌合之众!

兄弟们,给我打死这个狗官。

哎哟,救命,打人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