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离去的时候,一定是痛苦而绝望的。


那双弹钢琴的手捅出的刀子,一定让她感受到了比死亡更深刻的刺痛;


那些为行凶者开脱的言辞,也一定让她在九泉之下亦难瞑目。


轻视生命,混淆是非,唾弃弱者,吝行善举:我们的社会怎么了?我们的仁慈心和羞耻感哪去了?


但愿她的离去,能唤醒我们找回丢失许久的道德感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