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一件案件---尸蜡案(转)

逍遥自在有点难 收藏 29 25148
导读:[B]在博客里看到这样一篇文章,转过来给大家分享下,谢谢前辈的好文。[/B] 很久没有直接参与案件的侦破了,心里有些痒痒。记得刚从刑警支队调到另一个部门的那几个月,心里老是想着破案。睡觉的时候,惦记着夜半的电话铃声,吃饭的时候侧耳倾听,生怕漏掉从楼下传来的“出现场”的呼喊(我的同事就住我一栋楼),一个人静静地呆着的时候,想着分析推理正确后的骄傲和失败后的沮丧,好像一名吸毒人员戒毒时出现的戒断症状,生活和工作从无规律到有规律也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后来忙于新的工作,心态也就慢慢调整好了,但有了疑难的案件,

在博客里看到这样一篇文章,转过来给大家分享下,谢谢前辈的好文。


很久没有直接参与案件的侦破了,心里有些痒痒。记得刚从刑警支队调到另一个部门的那几个月,心里老是想着破案。睡觉的时候,惦记着夜半的电话铃声,吃饭的时候侧耳倾听,生怕漏掉从楼下传来的“出现场”的呼喊(我的同事就住我一栋楼),一个人静静地呆着的时候,想着分析推理正确后的骄傲和失败后的沮丧,好像一名吸毒人员戒毒时出现的戒断症状,生活和工作从无规律到有规律也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后来忙于新的工作,心态也就慢慢调整好了,但有了疑难的案件,我也参与分析,只是很少出现场,没有了那种具有冲击力的刺激了。


那是星期六的晚上,刑警支队的弟兄们打电话给我,想请我到湘乡去,那里发现一具女尸,先期进行检验的同行有了两种不同的意见,有的认为是碎尸案,有的认为是交通肇事案件,争来争去,谁也不能拿出充足的依据说服对方,只好请我去当个裁判。我很高兴,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他们。


第二天上午10点钟,我和痕迹技术人员一起乘车到了湘乡。下面是当地警方向我们介绍的情况:


湘乡市育塅乡虬桥村,有一条小河穿过,以前,政府清理河道时,将砂堆到离河不远的空地,慢慢形成了一个砂石山。后来,由当地村民清理河道,一些村民将河砂卖了,赚了些钱。近来河道已干,不再产砂,于是人们便瞄准了这里的砂山。在砂山采砂已有三四年的历史,靠近公路的砂山南边挖出了4个大坑,已不能再挖了,于是有人想从北边开辟出一个采砂场来。


2006年3月24日下午,采砂人在砂山北边选了块地,那地方杂草丛生。这个采砂人也真是“走运”,他不上不下,不左不右,一锄挖下去,偏偏就挖出了一堆滑腻的东西,仔细一看,有些像人的肢体,仔细辨认,果真是一个面目全非的人,不等将尸体挖出来,便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


埋尸体的地方离高速公路1500米远,离乡村机耕路100米远,附近比较偏僻,200米开外才有人居住。尸体是分两处埋的,一个坑里埋着胸以上部分,另一个坑里埋着胸以下的部分,两个坑相距只有1米左右。尸体埋得不太深,浅的20厘米,深的也只有40厘米。


死者是女性,30来岁。身高156厘米。尸体已高度腐烂了,头皮掉了,脸上的皮肤和肌肉这些软组织没有了,可以清清楚楚看到颅骨。鼻骨有骨折,牙齿完整。尸体身上穿了5件上衣,外面三件穿的都是毛线衣服,然后是一件毛线背心,最里面穿的是一件罩衣。五件衣服后背的中间部位全部纵行裂开,明显是剪刀剪开的。下身穿7条裤子,从外至里分别是:健美裤、外裤、牛仔裤以及4条健美裤。裤子的左臀部位有一个小裂口,裂口的纤维比较整齐,相应的臀部软组织有破损。


尸体分成两个部分,胸部以上部分和胸部以下的部分。胸部左边偏下一点的地方有5根肋骨骨折。骨盆有粉碎性骨折。死亡时间大约是2004年冬或2005年春。


周围有人反映,砂山上原来长满杂草,2005年10月份在埋尸体的位置出现过两堆新土。现在有两种不同意见,一方认为是碎尸案,另一方认为是交通事故,争论的焦点是:


1.臀部的裂口和裤子上的破口相对应,明显是锐器形成的,如果是交通事故怎么解释呢?


2.上衣的剪裂口,肯定不是死者自己剪的。为什么要剪衣服呢?交通事故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3.尸体断成两截,道路交通事故难以形成,如果是火车损伤,则损伤的程度更重。


听了他们的介绍,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必须解释清楚上面争论的焦点。警方为了防止案件定性错误,已投入了大量警力。警察们正在现场周围和公路沿线进行调查,走访。我很清楚,如果不自己亲自去看看尸体,单纯靠这些已知情况,是难以断定案件性质的,也不可能解释清楚这些焦点。于是我要求先看看尸体再说。好在尸体已经搬运到了市里一个医院的太平间。


2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7楼800828

到了太平间以后大家才发现都没有吃饭又不想花钱有人提议就把这个女尸吃了吧,于是大家一起动手吃的那个爽啊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